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登红螺山  

2007-01-18 21:02:00|  分类: 我的博客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朋友大家好!到北京学习了十天。只有头一天写了一段文字。贴在这儿,向大家汇报。本来昨日应回长沙,但飞到长沙上空因为大雾与风雪不能降落,又返回了北京。今天回长沙后,大雪多有溶化,没有看到大雪后长沙的美丽,很是遗憾。
 

                                                          登红螺山 

  

其实之前登过一次红螺山。那是差不多十年前,在新闻出版署怀柔培训中心。培训中心紧挨着红螺寺。当时是夏天,每天早晚我都会爬一爬旁边的红螺山。感觉特别好。回长沙后怂恿很多人如果去北京一定要到红螺寺去玩,自己却一次也没再去过。

我是9号早晨到达北京的。之前接到通知,让我到怀柔聚贤山庄参加学习,为期10天。因为这些年常接到这样那样的会议通知,我一般都只记个报到日期和地点,就放一边了,不再细想。8号下午从长沙出发,坐Z18次。上车把东西放妥,便与对面卧铺的老太太笃定地聊天。因为这车是直达,中途不会停,也不会再上陌生人。老太太原藉长沙,现已入瑞典藉,是海外侨胞了。正聊得起劲,一个小伙子走过来狐疑看看我们,又走出去。过了一会儿,他又跑进来,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看看我的票。我倒挺大方,马上把票掏出来给他看。这才发现,我坐错车箱了。瑞典老太太已舍不得我走,我也将错就错,提出干脆和小伙子换车票。他倒也爽快,马上答应了。这事过去,车也开动了。包箱里只剩下我和老太太,我们接着聊。老太太是90年代出国潮的时候出国的,那时应该算是大龄洋插队。一算她的年龄,其实并不老,也就是五十出头,但看上去比我认识的许多五十多岁的长沙老太太要显得苍老。我的同事在她这个年龄大多已退休,每天也就跳跳舞打打腰鼓扭扭秧歌,一心享受夕阳红了。但她现如今在瑞典还兼着两份工作,白天在图书馆上班,晚上到中文补习学校教汉语。她原是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古汉语老师,现如今她当年的同事都是教授,在国内有很好的收入和生活。但她说不打算回来了,虽然她在国外读了两个学位,回来却不会再有她的位置。而且她的儿子在国外长大,回来的话已无法适应国内的生活。我看到很多人出国是为了孩子,现如今这位老太太出国后不再回来也是为了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

车到北京非常准点。有关工作人员在西客站接了我之后,就开车直奔怀柔。我问大约要多长时间,司机告诉我,如若不堵车,一小时差不多,如若塞车,就没准了。而我们从西客站出来的时候,已是八点,正是上班高峰。但运气异外地好,居然一路上都不塞车,九点我们便到了怀柔。进怀柔后首先看到路标上写着“红螺寺”,我惊讶,红螺寺就在这儿吗?是啊,聚贤山庄就在红螺山脚下,只是红螺寺在东北角,聚贤山庄在西北角。司机说。

我哑然失笑。笑自己的记忆力如此惊人地差,地理概念几乎白痴。

到聚贤山庄报到后,放好东西,才有心思看天空。阳光明澈。天空高远。聚贤山庄依红螺山而建,山高,山上有飞檐斗拱的亭台楼阁,蜿蜒的上山小道,这一切都吸引我。

于是中餐过后就试图去爬山。我住7号楼,楼前的坪地旁就有上山的路。路旁有一个温馨的提示牌——上山的台阶一共888级,山上建有两个亭子,第一个亭子海拔206米,第二个亭子海拔306米,爬山者请根据自己的体力,决定爬山的速度和高度。

888级台阶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我曾经爬过黄山,也上过五台山的黛螺顶。对于爬山我是酷爱,有朋友曾笑话我是看见山就会疯狂地扑上去。虽然有些夸张,但也说明了我对于爬山的喜欢。只是近几年爬山少了。因为工作忙,几乎没有特别出去旅行过,出差也在都市之间穿行,行色匆匆,根本没有爬山的时间、情趣和心情。

看到高远天空下明亮的阳光,还有高峻的山峰,山峰上白皑皑的积雪,我兴致很高。可是刚走了一百多级台阶,就被一个圆形的门洞挡住了去路,门上挂着一把黄铜的大锁。

只好返回来。找到服务员,告诉她下午我们没有安排学习,我想去爬山,能否把上山的那张门打开。

头天晚上在车上没有睡好。那个瑞典老太太打鼾。而且睡觉前窗帘没有拉好,半夜里醒来,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银白的月亮挂在寂静的平原上空,于是就一直看着那个月亮,看了许久许久。中午在房间看书,看卡尔维诺的《通往蜘蛛巢的小路》,卡尔维诺的文集买了许多年,每次打开来看,都无法集中思想,脑子里总在想别的事情,收效甚微。这次特意只带了一本他的书。看到书上的折痕,我知道自己是第N次开始看了。一口气看了三章,总算弄明白皮恩偷枪的原因和他的愤怒了。感叹孩子的世界和大人的世界是如此不同。大人无意间的举行,或许就是对孩子一生的伤害。虽然胡戈的《一只馒头引发的血案》恶搞得让人喷饭,但也说出了某些真理:一件小事真的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看得有点倦,小睡了一会儿。

二点五十分,再次去爬山。

上山的门打开了。

一个人爬山。记得我采访陕西洛川的民间艺人杨梅英时,听她说:黄河越过越胆小,深山越钻越胆大。但于我来说,一个人爬山,也只止于爬北方冬天的山。山上的树木不多,灌木丛脱尽了叶子,走到山脊上,视野非常开阔。山下老远的人都能看见山上的你,你也能在视野所及范围内把山山岭岭上的一切尽收眼底。而且天空中金黄的太阳,像一个温暖的依靠,给我信心和胆量。

山脚到山腰处,有人工种植的柏树和罗汉松,在冬天冷冽的风中依然坚守着一种沉着的深青色。上山的路上,台阶修整得很好,像现在一切的路径,不再是麻石砌就,而是水泥浇筑。每一级台阶上的花纹图案各不相同,是当日筑路的工人捡了山中各色的石子嵌在未干的水泥上拼成的图案。有的写了数字,字母,有的拼了花草树木,还有牛、羊、大象、小鸟等动物的图样,但只是像形而已,图案显得特别稚拙。也有一些是朴素的文字——一生平安,怀柔欢迎你、步步高升等。能想像当日的工人一边劳动一边拼这些图案的心情,有喜悦,有关心,也有体贴。因为水泥的台阶如若没有卵石拼的图案,易滑。几百级的台阶,没有一级的图案是相似的,这种随意的创作,也成了今日山中的风景,让爬山的人生出许多联想来。

山中朝阳的坡面雪已融化,只有背阴的坡面和灌木丛下面还有积雪。到了第一个亭子,人工种植的树林没有了,只有原始的灌木丛。脱尽了叶子,枝枝丫丫伸展在满山坡金黄色的茅草中,很有几分张牙恣肆。随处可见一种结红色果子的灌木,红果满枝,鸟雀在枝条间跳跃啁啾,发出蠷蠷唧唧的声音。我虽长在山里,但却并不能近山识鸟音,只识得麻雀、乌鸦和喜鹊、燕子数种鸟儿,其他一概不识,因此叫不出这山中鸟儿们的名字。但想来这山中的鸟儿是幸福的,因为有果子可吃。我如今住的房子前有一棵杨梅树,是开发商当年栽种的野杨梅,起初我们不识这树。四五月杨梅挂果的季节,每日清早就会被鸟叫声吵醒,才知道原来是园子里的杨梅果实累累,吸引了无数鸟儿来啄食。

爬到第二个亭子,才发现我刚刚爬的只是一个小岭,远处还有更高的山顶,山顶上建有一个更大的亭子。但修整的台阶就此结束,888级台阶已然走完了。通往更高的山顶的路是人们在灌木丛踩出来的小道,乱石嶙峋。愈往上山愈陡峭,山中空无一人,聚贤山庄已在远远的山脚下。但我没有犹豫,依然往上爬,我想站在山顶上,看山那边的景色。

太阳还温暖明亮,离西边的山峰还有足够的距离,我估计可以有时间让我爬完这整座山。然而乱石中的山道格外难走,杂草灌丛时而没过头顶,挡住视线,时而牵扯衣角,勾挂裤腿。偶尔一只大鸟扑楞楞从脚旁的灌木丛中跳离开去,吓我一跳。我爬山的速度慢了下来,全身发热,开始冒汗。我只得每爬一段便稍稍歇息片刻。但我不敢耽搁太久。北方的天黑得早,我不想等天黑了,自己还陷在山中。

终于到了山顶。山顶的亭子里供奉有一尊巨大的弥勒佛,大肚能容、笑口常开的弥勒佛坐在高山之巅,看着山下芸芸众生。

站在山顶远眺,能见到远处的怀柔水库和雁栖湖,在冬日的阳光下闪烁白晃晃的光波。我在山腰时渴望看到的山的另一面,依然是绵延不绝的黛色山岭。有另一条小路通往另一个山峰,峰顶有一凉亭,远远能望见亭中置有石几石凳。那些石几石凳虚席以待。或许在夜晚有仙人从月色中下来,在那儿与山中的精灵共酌吧?

天高云淡。空中有两道白色的飘带,横贯天宇,那是两架飞机刚刚飞过留下的痕迹。

已过下午四点,太阳逼近西天,我不能再在山中留连,得下山了。

最保险的办法是从原路返回。但我不想从原路返回。上山的时候便看到西侧相邻的另一个山岭,有一线台阶从山脚沿了山脊蜿蜒而上,我想沿那个山脊下去,也能走到山脚下的。于是,沿了西侧的那一线山脊往下走。

西侧山脊上的台阶是仿长城的秦砖砌成。西侧山脊更陡,山脊两边全是峭壁悬崖,深深的山谷里阳光照射不到,有厚厚的积雪,显得阴冷异常。山脊上的风削在脸上,有些生疼。

空中突然传来远处寺庙里的钟声,钟声回旋震荡,仿佛群山在低沉应和。而恰在这时,一只老鸹哑叫着,飞过山岭,消失在夕阳苍茫之中。我静立片刻,心里陡地生起一种苍凉。

下山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又看到青葱的树林。树林里有一块大理石碑,上面写着:红螺世纪林。看来这山脚下的树木,是世纪之交的时候人工种植的。历经六七寒暑,才长成一人多高、碗口粗的一片林子。这时从林子里飞起一只羽毛锦绣的野鸡,咕咕叫着从山坡滑翔而下,姿态优美。想起家乡的树林里,猎野鸡的人总是先捉了一只野鸡,让它在山里咕咕叫,作为诱饵,诱惑另外的野鸡前来。据说野鸡这种生物是特别容易上同伴当的,只要有一只野鸡咕咕叫,周围的野鸡就会闻声而来。说不定这只野鸡也是在赴同伴的聚会。偌大的山中,只有我一个行走的过客,猎捕野鸡的人应该是没有的。

我的判断没有错。走出树林,我便到了山脚下的红螺山庄,与我住的聚贤山庄毗邻。

走出从红螺山庄,绕回到聚贤山庄我的住处,回首望时,夕阳紧挨了西天的山顶,向我露出这一天最后的灿烂。

                                                   2007-1-9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