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1998)">以前的读书笔记之<木头自然的芬芳>(1998)  

2007-04-13 12:17:00|  分类: 我读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头自然的芬芳

——萧萍和《春天里的浮雕》

   萧萍为我寄来这本书以前,我只是认识她。她是一个有奇特大眼睛的女生。她的脸轮廓分明。我们相聚在《SISEME STREET》的写作研讨会上。这个会是梅子涵老师召集的。因为这次写作的特殊性,我没有能非常顺利地完成分配给我的写作任务。我从心里感觉到有些对不起梅老师。

萧萍是梅老师的学生。一同参加写作的,还有好几位也是梅老师的学生。

第二次见到萧萍是在今年夏末的北戴河。我和她同时被邀请参加由中国作协和《儿童文学》举办的第二届青年文学讲习班。萧萍迟到了两日。应该承认,刚到那儿,我对这个讲习班是有些不习惯的。我所住的房间,是我这么些年来出差在外所住的最差的房间。那时的北戴河还有蚊子。同房间的女人是一个执着的文学爱好者。她对于自己的年纪大总是絮絮叨叨。对于是放弃写作还是坚持有些患得患失。她夜里打鼾,这让我睡不好。同去的另一些人,我以往似乎既没见过他们的名字,也没读过他们的作品,这让我有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

我自忖:难道我已经是难于交朋友的人了吗?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看见了萧萍。她穿一条红底碎花的真丝裙,外面有一件针织的花边外套。裙子在胸前打了一个结,这使她看起来有些丰满。当然,她本来就不是那种纤细的人。她可以称得上健康结实。健康这个词总能让人和明朗、质朴等词联系起来。因此,从一开始,我就能感觉到她身上的质朴。这是我所喜欢的。

有些弄文学的女性总把自己弄得很贵族的样子。有些因过于敏感而特别离群索居,仿佛每一刻都在沉思。萧萍不是这样。

她和章红住一个房间。章红的外型是那种江南的小女子。但性格却格外率真。

看到她们俩,北戴河的日子阳光灿烂。

我们一起听课。在我的记忆中,无论多么枯燥的课和报告,我都从来没有打过瞌睡,我想,这一定是我的一项本事,它使我看起来是多么认真啊。但有一堂课,我发现她俩毫不客气地睡觉了。是坐在椅子上睡。两个美女歪着脑袋,坐在椅子上。睡相看上去是种可爱的纯真。下课的时候,萧萍直言不讳的说:“我听了一上午,就不知道他究竟想讲什么。他说讲5个问题,我看一个问题也没讲清。他自己就根本没看懂《玩笑》!”

我们都轻松地笑起来。

我想,她是一个真实的女子。

直到我接到她的书。只看了她的自述,我就迫不及待地要往下读。在草草地翻过一遍之后,我已知道我是多么喜欢。我匆匆地给她写了一封信,表示我的喜爱。同时,我对梅老师写了一封信,表达我的嫉妒。我怎么能不嫉妒呢?这是多好的一套书啊,它可以让你真实地讲述你自己。

在这个时代,到处都充满了浮躁的声音。甚至包括我自己,也常常会有好多打算。有时午夜梦回,也会突然想起有一件事得马上干,否则就来不及了,或者,冷不丁明天走到街上会被汽车撞上,变成植物人,想干什么都干不成了。许多人都活在这样一种心态里,甚至于这个时代就活在这种情绪里。

然后,我们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春天的江边,柳笛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

年轻的心思,在一个大起大落的时代,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一个人来说,却是一些大事情。春天里的大事情。要高考了。有男生对自己写信了。有一个年轻的男老师站在讲台上,你不得不看他了。你的笔记本不小心遗失了,里面有一朵压干了的雏菊,还有一段诗意的文字,记录着一个不平常的黄昏。在一切的一切,在那个春天,都是多么的重要啊!

萧萍和她的朋友们的“花季小说”就是这样的一种笛声。春天里别样的声音。你可以忽略它。但如果你碰巧听到了,你会不由自主地被它吸引,你会听好久好久,并且好久好久之后,你依然不会忘记。

有深厚学养的萧萍无疑是可以写出许多技巧来的。她或许在写的时候,也打算来一点技巧。因为这毕竟是她的第一本书。书出版以后,她或许还会出名。“出名要早呀”,张爱玲就这么说过。但在写作中,萧萍忘了技巧,她被她的人物牵扯着,她不得不说呀说。

萧萍的学问给她带来的最大好处是,她在动笔之初便选择了一种恰当的说话方式。怎么说故事,这非常重要。选择好了,便成功了大半。我们在这部故事中可以看出,萧萍真的太喜欢说了。她是如此珍爱她曾有过的春天,她是如此渴望我们每一个人关心潇,简单,若琳,瀚,------

最为重要的,我觉得萧萍在向我们倾诉一种理想,一种浪漫,一种美。这些东西是在那个春天,那一个又一个春天漫入潇,若琳的骨子里的,也浸入萧萍的骨子里,这影响将持续一生。

这故事的最迷人之处,你是无法再分辨究竟谁是萧萍,谁是潇。它让你坚定地相信,这个故事说的是真的,这个潇就是萧萍。

因此,读过了这个故事,你无法不喜欢萧萍。因为,它朴素而简单,就像“木头自然的芬芳”。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