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红五月的前20天  

2007-05-19 23:28:00|  分类: 我的博客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五月的前20

 

以前我们习惯于称呼五月为“红五月”,因为五月有国际劳动节,因为五月的花是红色的石榴花。读大学的时候还写过挺矫情的作文,写语数楼前的石榴花和红色五月的关联,是杨朔《荔枝蜜》的套路。主题是我们应该怎样热爱劳动,用自己的汗水把五月的花浇灌得更加红艳。

长大成为了一个劳动者,每年的五月都辛勤劳动,已是身不由己。

因为一直从事编辑工作,工作日得坐班,下班后还要看清样,想选题。十余年来我的创作都是在业余时间完成的,每年的五一和国庆长假就是我集中精力写作的时间。今年五一的七天长假,我的目标是把拖了不少时日的一部中篇小说写出初稿。儿子住校,五一是他们放月假的时间,因为这个学期要参加中考,学校要补课,长假只能休息四天。老公想出门旅游,看我不能跟他去,就想带儿子去。我想,祖国大地上但凡有孩子要中考的人家,基本上从孩子上初二起就疯掉了,我曾经在网上下载过家长列出的孩子备战中考的作息时间表给儿子看,想激励他以此为榜样。不想儿子看了咋舌,还说如果把这样一份作息时间表带到学校去了,让老师或者其他家长知道了照章行事,他一定会被同学扁成残废。虽然家有中考生,我和儿子倒是不急不慌的。因为即便我着急,儿子不急,我也是无可奈何的,读书的事情全靠孩子自己领悟,自己自觉。再说,人生好比是马拉松,不在于你起跑多快,而在于你是否一直有能量冲刺到终点。我相信儿子的未来跟我们那个年代完全不同。我们只有依靠高考才能跳出农门,吃上国家粮,从而改变命运,儿子却完全不用为这个担心,选择他热爱的事情去做和有能力去做他所热爱的事情,这才是关键。但是,离中考只有四十多天,家家户户都在备战,我的儿子还去旅游,这怎么样也说不过去吧?儿子倒也同意我的话,没有跟他老爸去旅游,而是留在家里复习。老公只好邀了三五好友,悻悻而去。儿子在家里,每日上午、下午做一张试卷,但也没有耽误看美国大片《斯巴达三百壮》,没有耽误半夜里起床看足球。我自己呢,也好歹是把稿子写了个大概。

7号晚上乘火车去北京,参加中国作协在鲁迅文学院举办的第六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儿童文学班)。在鲁院的一周,参加开学典礼,听高洪波老师讲课,认识新朋友,到葛翠琳老师家拜访。用了两个晚上玩游戏,玩到凌晨两点。第三天晚上把游戏删掉,开始写作。把自己五一长假写的稿子全部否定,重新来过。这个过程痛苦不堪。

7号离开家,老公8号出差,辗转江苏,山东,12号下午赶到济南,心血来潮,突然乘大巴从来北京看我。因为按原计划,我14号得从北京回长沙,参加15~18号在湖南宾馆举行的湖南省民进第六次代表大会。从济南来北京火车只要二个多小时,汽车只要五个小时的车程,他于是就干脆来北京跟我会合一起回长沙。当时,我的稿子写得正在关键处,计划到14日完成重写的初稿。但老公大老远的来看我,我不能不领情吧?于是13日陪他和他的朋友,14日跟他一起逛颐和园。其实他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虽然逛公园,但一路上电话打个不停,把自己的手机打得弹尽粮绝(没电没钱),把我的也打得粮绝弹尽。我放弃自己的写作,好心陪他逛公园,他却如此这般,我忍无可忍;他也是满腹牢骚:我一边陪你玩,还一边工作,倒有错了?咱俩便在大庭广众之中恶语相向,一点风度也没有。彼此喊叫过后,倒都心平气和了。于是登万寿山,看颐和园,然后奔火车站,回长沙。

15日报到,16~18日开会,会议日程按排得很紧,白天开会,晚上还开会,连中午也没得休息。18日的闭幕式,一直开到晚上七点才结束。晚餐是省委统战部的宴请,少不得热闹非凡。过后,便是送民进中央的领导去火车站。诸事完毕后,我开车回家,长沙的所有道路都有电子警察,不管多好的道路,都限速50公里,胆子小的、被罚单罚怕了的车主,只敢把车开到40码上下,于是,满大街的车子都成了“慢慢游”。我住郊区,平时晚上开车,半小时能回家,现在不得少于50分钟。我的车动力性能比较好,一路上开得小心翼翼,像是使劲拉住一匹马的缰绳。一路开车一路上想,交警部门应该写一份告全市人民书,倡议全市所有车辆一律换成奇瑞QQ0.8的排量,最高设计时速60公里。因为如今在长沙城里,凡开设计时速超过60公里的车都是对资源的浪费。

回到家里,已近十一点半。《潇湘晨报》又让我做一份关于长沙的访问,发给我13个问题,我回答完毕,已是19日凌晨。

18日是儿子的生日。儿子15岁。这是15年来第一次儿子生日的时候,我没有在他的身边。

去北京的时候,园子里的黄瓜刚刚开始长蔓,开了不多的几朵花。今天早晨,老公已经把园子里第一根水果黄瓜摘了给我吃。看到黄瓜藤已经攀沿而上,手指粗细的黄瓜挂满藤蔓。辣椒和茄子、扁豆也都开花了,紫苏更是红了半个园子。蔬菜长势喜人。但园中的杂草长得更让人发愁。有一种革命草,据说是外来物种,来自美国,已经像美国文化在我国泛滥一样,革命草在我家的园子里业已成灾。这种草长到哪儿,根就生到哪儿。往地里去掏它的根,你根本无法掏到它的尽头。你把它挖碎在土里,似乎只要有一个小小的细胞,它就能长出新的草来。从今年春天开始,我便跟这种革命草展开了斗争,凡我看见的,我都要拔掉,但它每长出一蔸来,都呈散射状分布,每一小段都往地下扎根。今天我用了许多时间来拔这种草。但我知道,明天我回北京去学习,三个月后再回来的话,这种草已经又是遍布庭院了。

我和这种草的斗争就像是一个寓言,大有深意。

园子里的石榴树虽然不大,但没有辜负这个美丽的五月,开了朵朵红色的花。当然,最红的还是美人蕉,在灿烂的阳光下,大朵大朵的花,在肥绿的叶子中盛开着,让五月有种火红的味道。

                                                        2007-5-19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