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江湖老猫  

2008-01-08 10:05:00|  分类: 我的散文随笔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不爱养狗,但喜养猫。

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一只灰猫,机警灵巧,常看见它在房梁上走来走去,或者把抓来的老鼠当玩具玩。把老鼠放在屋子中央,灰猫退后几步。浑身发抖的老鼠小心地动动胡子,开始逃跑。灰猫一个箭步扑将上来,用爪子狠狠拍一下老鼠,打得它晕头转向。老鼠装死,一动不动了。灰猫又退后数步,前腿趴伏,弓起身子,做出准备随时捕猎的样子,耐心等候。良久,老鼠回过神来,又开始逃跑,灰猫再次扑跳上前……

这样的一只灰猫,一直是健康活泼的,不想有一天早晨,听得它哀哀嚎啕,似乎极其痛苦,我立即联想到自己肚子疼痛时的哀叫,非常同情,便坐到它的旁边,用手给它捋毛,爱抚它,模仿小孩子生病时大人安慰我们的一切动作。母亲看到了,把我狠狠骂了一顿,喝令我远远离开那只猫。长大些我才明白,原来灰猫并不是生病,而是“叫春”,含有诸多暧昧不洁的意思在里面,难怪母亲要骂我了。

有一年,弟弟从贵州回来,贵州的亲戚送了一只漂亮小白猫给他。因为极其可爱,在回湘的火车上一直有人缠着他,想重金买下。弟弟无论如何不肯,因为父母爱猫,他已打定主意将这只小猫送回乡下给父母养。

白猫是洋猫,蓝眼睛,洁白的皮毛,高贵优雅。在偏僻的乡下实属罕见。白猫也自始至终保留了它的高贵,基本上不与乡下那些模样猥琐的土猫为伍。父母对白猫也极疼爱,主要表现在伙食上特别讲究。父亲经常骑了自行车到十多里外的镇上买了泥鳅鱼虾喂养它。于是,这白猫的毛色越发好看,精神越发抖擞,跟主人也越亲近。母亲爱搓麻将,呼朋唤友在家搓的日子和出门到别人家搓的时候一样多。白猫不像一般的乡下猫,常偷偷潜入别人家里小偷小摸,它从不离开家里,然而但凡母亲出门,它必送上一程。我家出门约五十米处,有一小山头,出门的小道在这那儿折上大路。白猫每次都把母亲送到山头拐弯处,用湛蓝的眼睛目送她至看不见为止。不管母亲搓麻将什么时候回来,白猫总会在山头处接她。

因为如此重情重义,母亲越发爱这猫了。

然而不幸的是,有一天白猫死了。母亲估计白猫是吃了中毒的老鼠而丧命的。白猫因为长期有鲜活鱼肉吃,抓老鼠并不积极。但是,乡下人家老鼠多,有些邻居便下老鼠药毒老鼠。老鼠中毒后行动迟缓。白猫大约是看到了这样一只老鼠,立即想到自己身为猫的使命,便抓来吃了。结果,丧了命。

但这只白猫一直活在母亲的心里。它永远蹲坐在山头拐弯处,用湛蓝的眼睛目送和迎接母亲的身影。

白猫之后,母亲养了一只黄猫,是乡下的猫,头小,身子大,毛杂色,模样丑陋,无法入画。初来时,黄猫并未表现特别处。黄猫是母猫,以乡下母猫自由恋爱的方式怀了身孕。母猫产仔后,也像乡下母猫一样哺乳、带养孩子。在小猫可以独立生活的时候,几小猫陆续被邻居领养去了,但母亲留了一只,想自己喂养。但不久便发现,那只小猫怕母猫怕得要死。起先是黄猫不许小猫吃东西,看到小猫吃东西便一爪子打下去,不管轻重,常常打得小猫喵喵叫。母亲只好在开饭时间里,单独喂养小猫。黄猫发现以一计不成,便又生一计。只要看见小猫,便疯狂追赶,不许其归屋。终于,小猫只得流落他乡去了。

一天夜里,母亲听得房门外啪啪响,打开门一看,是黄猫和一条差不多跟黄猫一样大小的鱼,鱼还在地上啪啪跳动。母亲惊异极了,只听说过猫会钓鱼,这回终于亲看见到了,真不知道它是如何把这么大一条鱼弄回来的。母亲很高兴,立即收下了鱼。自此之后,母亲发现凡黄猫弄回家的鱼,都吃掉了大半,只把一半截鱼头摆在门口,让主人知道它又抓到了大鱼。

黄猫还是抓鸟的高手。这我亲眼见到过。屋前的坪里晒了稻谷,鸟雀们飞来啄食。黄猫匍匐在墙角,一动不动。小鸟刚开始时怕有危险,颇为警觉,啄一口谷粒跳一下,啄一口谷粒跳一下,随时准备逃走。慢慢地发现自己并不被打搅,便丧失了警惕,头一下一下连续啄食,大有放开肚皮饱餐一顿的架势。这时黄猫闪电般冲上去,把小鸟抓个正着。

去年,母亲打电话跟我说,黄猫又下了小猫,其中一只黑猫浑身乌黑,一根杂毛也没有,很是漂亮。我让母亲把小黑猫给我留着,我下次回乡下的时候带回城里。等我回家,小黑猫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母亲说,一定又是黄猫把它赶走了。但黑猫出去几天又会回来的,因为母亲对黑猫百般好,黑猫记得这个家,常常会不顾危险偷偷跑回来。

然而我在家里呆了三天,也没有看到黑猫回来。倒是又看到了黄猫神勇的一面。

我们从城里回乡下,父母亲自然很重视。每日大鱼大肉款待。肉香随了炊烟飘出好远。村里的狗闻到肉香便会跑来,涎着脸讨要肉骨头吃。一日我们在堂屋里吃饭,大门开着,一条大狗跑到门口。黄猫本来蹲在桌子底下,一小口一小口地享受给它的猪肝。突然见它“呼”地一声冲出门去,大狗吓一跳,退出去丈余远。看清楚不过是只猫,大狗心存侥幸,还不肯走。黄猫毛发竖立,再“唬”一声,声音发出的同时,黄猫身子已经冲到了大狗的鼻子跟前。大狗立刻夹起尾巴,落荒而逃。

母亲买了一些小鱼养在水缸里,水缸上盖了盖子。黄猫三下两下,就把盖子打落了,把爪子伸到水缸里抓鱼,一抓一个准。

它做这一切都是在我的注视这下进行的。它神态自若,完全没有偷盗者的惊惧与愧疚。抓到了鱼便坐在我的面前,一小口一小口,从尾部吃起,吃得优雅淡定。

晚餐前母亲在坪前的水沟边剖一条大鱼,黄猫蹲在她身边。母亲先是把鱼鳍剁下来给黄猫,接着又把鱼的内脏给它。黄猫端坐着,细嚼慢咽,好像母亲是专门为它在剖鱼一般。

黄猫已经上了年纪,从皮毛和脸上,都能看到沧桑的痕迹了。但当它坐在水缸前的时候,好像水缸就是它的。它举起爪子,又企图打落母亲重新盖在水缸上的盖子。母亲跟它说:“刚才已经给你吃了两条小鱼了,够了。”黄猫收回爪子,跟母亲走进厨房。

母亲在灶屋里忙碌,黄猫跟我们一起坐在火塘边。我们第二天要回城里,黑猫看来今天是不会回来了。“黑猫真漂亮,可惜你们看不到。过几天应该会回来的,我给你们好好养着,你们下次回来再带它走。”母亲说。

黄猫眼睛盯着燃烧的火焰,不置可否。

                                                        2008/1/8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