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火焰的圣迹——怀念彭燕郊老师  

2008-04-02 17:57:00|  分类: 我的散文随笔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微雨和晨雾中,沿着陌生的路,我独自开车去阳明山殡仪馆参加彭燕郊老师的追悼会。脑子里不停地想起八年前和朋友们去湘潭大学参加彭燕郊老师八十华诞厩创作六十周年座谈会的情景。在当日同去的那一帮写诗的朋友中,还有江堤。2003年,江堤英年早逝。如果他九泉有知,今天一定会象我们一样赶到铭德厅,送彭燕郊老师最后一程。

初识彭老师,不是因为现代文学史上的七月诗派,而是1990年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在报纸上读到他写的《无色透明的下午》《德彪西月光语译》,那些繁复明亮的诗句,一下子包裹了我,让我永远记住了这个诗人和他的诗句。

他象是一个奇迹。劫后余生,火中涅槃,在诗歌的领域卓有建树,那个话题可以留给理论家去评说。而对于我们这些从事文学的后来者,他更像是一朵火焰,一个方向。他的存在,让我们相信一个人真正可以一生坚持一个梦想。

记得他很久以前就谈到过自己的年龄和死。他说“老而不死是为贼”,他笑谈死的时候,我们的感觉中,死对于他是非常遥远的事情。

去年1215日,长沙公益小书房旗舰店启动,我的导师蒋风先生从金华来长沙。下午,我陪他去省博物馆看彭燕郊老师。房间里如我多年来每次所见的,到处是书。当时,他的文集已编辑出版,送给我们每人一本《坚贞的诗路历程》,这是关于他的评介文章的选集。我觉得这书名取得真好,是他一生对于诗的写照。

两位老先生说起文坛当年的轶事,如数家珍。彭老师甚至记得1940年流离于金华时,当时金华日报上的启事。我们惊叹他记忆力的同时,也惊叹他的身体和精神。他的茶几上放着苏菲·玛索主演的全套电影和历届奥斯卡获奖影片的DVD,我知道看电影听音乐是他的爱好。蒋风先生邀请他春暖花开的时候,再回金华看看,陪他去登八咏楼。彭老师爽朗地笑笑:“好啊。”我见过许多老先生,都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出远门。彭燕郊老师似乎没有这个担心,他脚步轻快,笑声爽朗。去年他还去广州参加了一个诗歌活动。

我们告别的时候,他把我们送到停车场,我从汽车的后视镜里一直看着他在挥手,他瘦小的身影,他白色的头发在寒冷冬日的天空下,是时间长河中的一段记忆,是历史博物馆里一件活的瑰宝。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些意识到了的朋友们是有福的,曾经分享了那个智慧的大脑中那些永不停息的思索,那个激情喷涌的胸腔里那些动人的诗句。

那天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彭老师家的茶叶不够好。所以,我回家后特意托人买了一盒狗脑贡茶。在我喝过的绿茶中,我个人是最爱狗脑贡的。我准备在下次去看他时带给他。有一天跟龚旭东、邓湘子聚在一起时提到这事,旭东说,彭老师不喝茶,他家的好茶一顺手就送人了,他最多就喝点弥猴桃汁。湘子说,那下次我们就给他买点弥猴桃汁去吧,由我来扛。现在,茶叶还在我车子的后备箱里,湘子的弥猴桃汁当然也没有买。这个我们准备下次再去看的老人,已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

记得在他八十华诞的时候,我代表年轻的朋友们作过一个简短的发言,其中有这样的话:

“花朵即使在夜间开放,也被你看见了,并且一一说出了她们的颜色;虫子即使在瓦砾下歌唱,也被你听见了,并且一一谱出他们的曲调。任何时候,你都让我们看到新生活的开始而不是结束。你对真善美的执着,是一个赤子对于人类家园的守护。你对假丑恶的痛恨,是人世间良知的证明。因为你的诗,让我们懂得,惟有无尚的美德才配得上阳光……”

当我回头再看时,我觉得,我们其实并没有读懂他。就像今天,在向他的遗体告别时,我看着他静静地躺在花丛中,他的唇像婴孩一般红润,我相信有歌在那唇边飘唱出来,像潘神黎明的芦笛一般令人沉醉,却没有几个人能言说它的美……

灵堂中悬挂着他的照片,他微笑的面影,他空阔的前额,这个美好的人,上帝要把他带走了,他思索了一生的问题,是否找到了答案?

去年岁末去广东参加儿童文学论坛时,我带去了彭燕郊老师的诗《一朵火焰》,我跟朋友们说,这个88岁的老诗人现在还写诗,依然才思敏捷,依然像年轻时一样爱世间一切的美丽,他自己就像一朵火焰,总是发出温柔的、恬静的、越看越亲切的光。

我的朋友们受到感染,说:我们也要做一朵火焰。

今天来参加追悼会的人很多,大家都是因为对这位老先生发自内心的崇敬而来的。追悼会上没有哀乐,而是遵照彭老师的意愿,播放贝多芬第五交响乐的第二乐章。这样的一个告别,就像彭老师的女儿所说的,她亲爱的爸爸一定会当成一次特别的聚会。

是的,这是一次特别的聚会。是灵魂的聚会。是诗心的聚会。是爱戴与崇敬的聚会。是真理和人格力量胜利的聚会。我的朋友左汉中先生走出灵堂时跟我说:“来参加一次这样的追悼会,便是一次灵魂的洗礼。”

回来的路上依然一个人。雾散雨停,阳光出来了,是明亮的春光。我想起了韩国诗人金良植咏兰的诗句:

由光和水和土真诚的合作,

在这料峭的寒风中

花开后的芳龄腼腆地散去。

庸俗的贪婪或者嫉妒,

真是令人羞愧得紧紧地闭上眼睛。

来自于尘土的花,在开放后归于尘土了。尘归尘。上帝啊,这一朵火焰,这缕恬静亲切的光,你要小心地护佑他,让他永不熄灭,好让我们尘世中的人仰望星空时,找得到方向。

                                            2008/4/2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