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紫鹊界  

2008-07-06 23:43:00|  分类: 我的散文随笔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鹊界

听穿红色条纹针织衫的小导游说,紫鹊界原名纸钱界,因为明代朝廷官兵在此地杀了不少瑶民和苗民,人们为了祭奠他们的冤魂,在山上烧化纸钱,因而得名。后来又叫纸鹊界。紫鹊界的名字,是近年开发旅游,由专家学者们取的,取紫鹊高飞、紫气东来之意。

头天黄昏初入紫鹊界高大的牌楼,看到紫鹊界三个字时,不禁浮想联翩,觉得这三个字有无限寓意和诗情。现在听导游这样说,我倒觉得紫鹊界不如纸鹊界更有渊源含义。但是,一个地方一旦开发了旅游,关于地名就会附会很多的说法,这些说法随了年深月久,就变成了真正的传说,后来的人也就信以为真了。比如我们早晨在紫鹊界半山腰往下看到的背冲梯田,现在那个观景台改为了八卦阵梯田,从山上往下看,那一片梯田形如八卦,于是附会了官兵进入梯田,围剿瑶民,迷于八卦阵的传说。

我的导师韦苇先生从浙江来长沙,想去娄底看看从事儿童文学研究的李红叶。我跟红叶联络,觉得老先生大老远来,也该看看娄底的山水。红叶便推荐了新化的大熊山,据说那儿是原始次森林,风景独好。当日我们到达新化的时候,红叶才告诉我,大熊山那边修路,我们的游览临时改为梅山龙宫和紫鹊界梯田。

先去梅山龙宫。梅山龙宫是钟乳石的溶洞。进洞走了一会儿,我觉得那些飞龙、神仙、八宝莲池的造型,特别面熟。心想天下的溶洞大概都是一样的吧,这辈子游过的溶洞也不止一个两个了,看看哪儿都差不多。走了一会儿,需要改乘船只,又觉得仿佛从前也曾这样走过的。需要乘船的溶洞,最有特色的是金华的双龙洞,那是需要人躺在船上才能进的。据说某一次某人太胖,腹部凸出,被生生卡住了。

跟着人流在溶洞里穿行半天,直到看到一片奇特的钟乳石倒影,我才十分确切地肯定自己是曾经来过的。那是几年前的夏天,只是那个时候,这个地方还不叫梅山龙宫,当时溶洞也没有完全开发,里面正在施工,照明还不太好,我和几个朋友在里面胡乱走了一通。

从梅山龙宫再去紫鹊界,紫鹊界离新化县城虽只有五十公里,但因为修路,多处路段的路基都并未打好,车子颠簸得厉害,外面尘土飞扬,我们花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

当晚我们住宿在半山腰的紫鹊界梯田民俗演艺中心,据说那儿原是一所小学和当地村支书的住房,老板将毗邻的两处房子用杉木的回廊和走道连接起来,就成了一个不错的宾馆,能同时接待上百人住宿。

我们到达的时候,已是薄暮时分,从山间抬头仰视或俯首下瞰,两万余亩梯田尽收眼底。田垅间散落着三三两两的板屋,炊烟在屋顶袅袅升起,挽起裤脚扛着锄头的农民从山坡上下来或从山坡下往上,走向自己家的板屋。

板屋是此地特有的建筑,为框栏式的结构,先将柱子立起来,再在柱子之间安装上木板。这种房子一般为两层,全是杉木,绝对环保,且经久耐用。板屋前面的木板墙上,除开了窗户之外,还有三块或四块窗户大小的白色方块。导游问我们为什么这些房子前面都有几块白色。因为是远看,我以为是窗户。但导游告诉我,那并不是窗户,而是特意刷成的白色。她告诉我,因为山上野兽多,白色在夜里会反光,可以防野兽,而夜归的人,看见那些反光的白色块,就知道那儿是自己的家。

白天山下暑热。但晚间山上清凉。夜里从山上往下看,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灯光散落在远处近远,有灯光的地方就有人家。

夜里很安静。我睡得沉,但醒得很早。五点多起床,想看看日出,但我走出住所,走向东边的观景平台,看见太阳已从遥远东方的山脉升起丈余高了。从山上看日出,看见太阳是从山下往上升起的。

晨风拂面,些许的山岚雾气在梯田间盘绕,若有若无。这个季节,梯田里禾苗翠绿,远看一片青葱,近看,禾苗还未能够封住田间的白水。一丘丘梯田,都笼着一圈嫩绿的边。那一圈嫩绿,便是梯田的田埂。田埂上长了各种各样的草。对于城里的人来说,那些草只有一个名字——草,对于生长在农村的我来说,那些草有自己的名字:鱼腥草,路边姜,辣蓼花、酸龙杆……当然也有一些,儿时认得,现在却叫不出名字了,就像在故乡碰上多年不见的小学同学,张开嘴,却叫不出名字。

紫鹊界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有人说,梯田的开发像征着人类生活的无奈。因为生存的需要,人们不得不向并不适合种植的山坡索要土地和水田,于是开凿了梯田。但像紫鹊界这样的梯田是人间的奇迹,是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证明。据说在新化有28万亩梯田,紫鹊界一带有8万余亩。我们所见到的还只有两万余苗。这儿的梯田里没有水塘,没有水渠,却能做到天下大旱此地无忧。因为在紫鹊界,山有多高,田有多高,水就有多高。这儿的山海拔1600米,梯田集中在海拔500米至1200米之间的3050度的山坡上。梯田有的细长如带,一排只能插三五棵禾苗,有的一头宽大如箕,另一头细小如柄,还有小得像脚板的。因为每丘田都小,又排列在高高山坡上,耕牛在这儿是用不着的,农人用一把板锄翻耕水田。这儿虽然看不到引水的渠与蓄水的山塘,但梯田里贮满白水,天旱亦能无忧,全然仰仗这儿独特的生态环境和土质。关于这儿的生态,有这样的说法:山顶戴帽子,山腰系带子,山下穿裙子。山顶森林覆盖,植被丰富;山腰梯田,层层叠叠,似巧手绣出的腰带盘绕其间;山脚大片稻田,翠滴田畴,绿漫溪渡,似宽阔的裙摆。而这儿的土质,是岩石风化后的沙壤土,很松软,透水性和保水性都很好。山顶涵养的水份,顺着松软的沙壤土质浸润而下,似人身上的毛细血管,形成了天然的灌溉系统。因为自然环境好,当地人还告诉我们,这儿种出来的稻子和庄稼,吃起来特别香甜。

紫鹊界所在地名叫水车镇,当地有一道菜是冻鱼,用当地的水煮新鲜的鱼,不用放油,就用白水煮,等它凉了,自然就形成了鱼冻。中午我们在镇政府的食堂里吃到了这道菜,冻鱼不油腻,也没有腥味,含在嘴里就化,味道确实很鲜美。

说到紫鹊界的吃,这儿还有一种糁子,是一种只适宜于高寒山区生长的植物,苗杆看起来和玉米相似。颗粒有点像小米,但小米煮熟后是金黄的,糁子煮熟后颜色像高粱,是深红色的。有一道菜是糁子粑粑和当地土鸡合蒸,你吃过后准想再吃。另一道很有特色的菜是将当地的土鸭剁碎,与米粉、辣椒合成糊,如果人家不告诉你这是“米鸭”,你肯定猜不到它是什么。

紫鹊界上建有多处观景平台。从每个平台上,能看到梯田的不同风景。站在紫鹊界上极目远眺,眼前是开阔的,俯首细看,你能看到千百种的草木花树,看到田陌与庄稼。如果你愿意,还能与劳作的农民攀谈,问问收成。或者有农妇在路边贩卖家里制作的柴火腊肉或自家园子里结的黄瓜、李子。也有拖鼻涕的小孩子好奇地围着看,样子调皮又腼腆。那天我们就看到了一对兄弟,和他们合影时做尽了怪样子,最好玩的是那个哥哥,大约十岁吧,脚上穿了两只不一样的鞋,而且两只鞋都穿反了。

我们是头天黄昏时乘车到紫鹊界的,第二天早餐后又乘车下山。其实,我以为到紫鹊界最好是步行爬上来,穿行于梯田之是,可以和梯田亲密接触,你看到的就不是整个紫鹊界的梯田,而是一丘一丘的梯田了。等爬上山顶,来时的路尽收眼底,从微观到宏观,从一丘丘梯田到漫山遍野两万余亩的梯田,这种观感一定会让你难忘。至于来的季节,我想四时各有不同,春天,水田注满了水,定是银光闪烁的;夏天,田畴翠绿,满目青葱;秋季,稻穗金黄,丰收在望;冬天,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我想,没有哪一季紫鹊界不是美的。

新化的山歌也很有名。在紫鹊界上听小妹唱山歌也是享受。有一首著名的山歌曾经唱到过人民大会堂:

郎在高山上打鸟玩,

妹在河边洗韭菜,

哥哥叽,

你要韭菜拿几把,

你要攀花夜里来。

莫穿白衣白裤莫拖鞋,

扛只小小锄头做招牌。

要是哪个看牛伢子碰到你,

你只讲千丘田里看水来。

……

在千丘田里劳作是辛苦的,但也充满着期待与喜悦,充满了纯朴的智慧和蓬勃的生机。就像这首民歌所唱的,“有心做个无心意,神仙下凡实难猜”。2000余年前苗瑶人在紫鹊界开垦梯田的时候,何曾想到在今天,它已经成为了我们的自然和文化双遗产。

因为游览紫鹊界,听说明代官兵对苗民的杀戮,我回来后便查阅了历史资料,才知道明代正德年间,新化县紫鹊界山地苗民李再万因不堪官府盘剥,于正德三年(1508)聚众起事,拉开了一场遍及新化、安化、溆铺、桃源、湘乡、宁乡等地,长达70多年的反抗斗争。我的老家是宁乡,我家正对面一座大山,当地叫红光大山,小时候我母亲说,因为朱元璋在这儿杀人太多,血光把整座大山都映红了,故名红光大山。我一直不明白朱元璋远在京城,干嘛跑到我们那穷乡僻壤杀人,到今天才明白,相传被朱元璋杀害的那些人,应该就是聚集山林起义闹事的农民了。这是我游紫鹊界的又一收获了。

                                               2008/7/6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