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贫血的童年阅读生态  

2008-09-10 14:54:00|  分类: 我的教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贫血的童年阅读生态

——从100份学生试卷谈起

 

一个学期的儿童文学课程结束,在考试的时候,我问了学生一个问题:你童年时代阅读过哪些儿童文学作品?哪些作品让你印象最为深刻?

共有101一个学生回答了这个问题,其中一个是韩国留学生,她的答案不计入统计,但大陆的这100位学生的答案惊人地相似。按提到书名的频率统计,前四名分别为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贝洛童话。但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在答卷中我并未看到《贝洛童话》的书名,然而大量学生提到了《小红帽》《灰姑娘》《林中睡美人》等作品,其实这三篇作品都属于贝洛童话,是其中最精华的篇目。在四部作品的得票率基本上都超过了80%

其次出现频率较高的作家作品分别为:《木偶奇遇记》(22)、《彼得·潘》(14)、《爱丽斯漫游奇境记》(11)、《葫芦娃》(11)、郑渊洁(9)、《小王子》(9

中国作家作品被提到的还有《西游记》、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叶圣陶《稻草人》、郑春华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和本人的《笨狼的故事》(这可能是因为本人是他们的老师的缘故,也可能因为那本书初版正好是十余年前,这些孩子的童年阅读开始阶段。)

在印象最深的作品中,按学生提到的频率排名分别是《白雪公主》、《丑小鸭》、《拇指姑娘》、《灰姑娘》、《卖火柴的小女孩》、《小红帽》、《豌豆公主》、《皇帝的新衣》和《阿拉丁神灯》、《神笔马良》。其他国内的作家作品,郑渊洁的《皮皮鲁和鲁西西》《舒克和贝塔》、张天翼的《宝葫芦的密秘》也分别有学生提到,一个学生说自己童年阅读印象最深的是《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还有学生提到了我的《住在摩天大楼顶层的马》和《我想做一片绿叶》这两个单篇作品,估计学生是在某些选本中看到的,并且根本不知道作者是谁。

这份书单基本上反映了中国儿童十年前的阅读生态,以及十年前中国儿童图书出版的一个状况。

答卷的是大一学生,十年前他们正在上小学,刚刚开始学习自主阅读。这一阶段的阅读其实对心灵的养成最为重要,但是,由于学生对读物缺乏选择的机会和鉴别的能力,很容易逮到什么就读什么。从他们的读物来看,真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作品很少,他们所拥有的只是一些“准儿童文学读物”。

准儿童文学读物是指民间故事、民间童话这一类儿童读物,它们最早的存在并非为了儿童。比如《格林童话》,是语言和民俗学家格林兄弟为了研究语言和民俗的需要收集整理的德国民间故事,后来才成为儿童读物。民间故事与作家原创的作品不同,它们不注重于抒写个人的思想情感,而重于写一般的类型,重道德说教和劝善,传递人类传统文化意义中通常具有的价值观念和社会正义感,反映普通民众的生活愿望和理想。它们是艺术儿童文学的先行。它的人物形象和故事都是“这一类”而非独特的“这一个”。直到安徒生童话的出现,才开始有了成熟的文学童话。安徒生童话之所以在文学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就在于安徒生的独创性,在于他将自己独特的人生感受、生活际遇变成了诗。

作家的创作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每一分钟,每一个在无意中说也来的字眼,每一个无心的流盼,每一个深刻的或者戏谑的想法,人的心脏的每一次觉察不到的博动,一如杨树的飞絮或者夜间映在水洼中的星光——无不都是一粒粒金粉。我们,文学家们,以数十年的时间筛取着数以百万计的这种微尘,不知不觉地把它们聚集拢来,熔成合金,然后将其锻造成我们的‘金蔷薇’——中篇小说,长篇小说,或者长诗。”正是作家创作的无数朵独一无二的金蔷薇,丰富着人类的精神生活,滋养着人类的心灵。然而民间故事对于儿童阅读的意义更多的在于伦理道德层面,而非精神生活层面。

民间故事在叙事上简洁、平实,从人物的出场、细节的呈现、心理的活动、情节的推进方面都砍去了一切多余的细枝末节,由最低限度的必要因素所构成,因此单纯易懂。而我们的短平快的出版行为中,出版者为了逃避版权方面的责任,为了最大限度降低图书的编写成本,把本来已经简化得不能再简化的《格林童话》《贝洛童话》《一千零一夜》再次剥离,只剩下一个简单的故事梗概。原本艺术价值极高的《安徒生童话》,因为其二百年来的广泛流布,几乎演变成了民间故事。加上无数出版人前赴后继地改写,将一个文学的巨人斫成侏儒,再风干榨压成可怜的骷髅。我们在市场上可以见到成千个版本的安徒生童话,而真正从原文翻译过来、保留了原貌的,只有任溶溶、叶君健和林桦的译本,它们分别属于浙江少儿、浙江文艺、中国少儿等几家出版社。但我们的读者百分之九十九购买的是书摊上面那些面目全非的安徒生。

从学生印象最深的作品来看,几乎是清一色的王子公主的故事。或者是突然拥有宝物,倾刻之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故事,如阿拉丁的神灯、神笔马良的神笔。我们抛开价值取向和性格养成这些问题不说,最起码的问题是作品中的人物类型太单一了。成长是需要榜样的,除了王子公主和魔法宝物外,孩子还能以谁为榜样呢?

学生的答卷为我们提醒了一些问题:

家长选择儿童读物时缺乏有效的指导和起码的鉴别,花大把钱买回去的儿童读物,其实就是一句《增广贤文》或者民间谚语,比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灰姑娘》;“是祸躲不过”——《林中睡美人》。孩子虽然花了时间阅读,但最后能在心灵上产生的共鸣的东西很少,长大了能回味的东西更少。读一本《永不长大的孩子》和读一本《贝洛童话》给孩子带来的阅读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孩子们除了读《格林童话》之外,还应该更多地读一些作家创作的文学读物。

读物的内容太过单一,孩子们选择的读物基本上是民间故事和童话,科幻作品,动物小说,儿童小说几乎没有提及。神话传说和诗歌更是不见踪迹。

贫血的阅读导致的后果必然是心灵过早在被僵化与规范,直接影响他们感受生活,感受自然的能力,也影响他们对于儿童文学的理解,影响他们将来长大以后为自己的孩子选择读物的眼光和眼界。

当然阅读并不是儿童心灵成长的惟一需要。比如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小时候从来没有过儿童读物,但也并不影响我们心灵的自由成长。然而,我想表达的一个意思是,与其说用一些被改写得一塌糊涂的所谓“名著”给儿童阅读,不如就让孩子什么也不读,将身心完全交给大自然或者自己的幻想,或者听长辈讲那些有限的民间故事。在现场的讲述中,民间故事会变得精彩可感起来,敏感的童心能跟着故事进入幻境,体会惊悸与喜悦。

小学老师依然是儿童阅读最有力也最重要的推动者,应该提高小学老师的文学鉴赏素质,让她在推荐孩子读《安徒生童话》的时候,还应该懂得推荐读哪个版本,让她知道安徒生、格林之外,还应该知道更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作品。如何能提高小学老师的素质,昨天在听解放思想动员报告会的时候,某个专家说:教育的关键在于娘和小学老师,如果我们每年能送一千个小学老师到美国去进修教育,教育的现状不改变才怪呢。然而这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还有多少教育局长没有作过环球旅行,怎么就能轮到你小学老师出国进修呢?

                                                 2008/9/10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