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关于中国童话的笔谈  

2008-10-13 00:13:00|  分类: 我的文学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中国童话的多人笔谈

 

《中国儿童文学》2008年第3期发表了我与金波、周锐、冰波、王一梅、朱效文等童话作家关于中国童话的笔谈。中国童话作家谈中国童话的现状与希望,在有些沉闷的童话界,应是无比珍贵的声音。现将我本人的笔谈部分贴在这儿:

 

   1. 如何正确评估中国童话创作的现状?

对于中国童话创作的现状,我是持乐观态度的。我在《光荣的荆棘路——对新世纪中国童话的描述、思考与想像》一文中,已经谈过了自己的这个观点。我们总有一个毛病,当我们说起国家的形势的时候,总是说一年比一年好,在不断地进步,一年一个新台阶。当我们说起文学艺术的时候,我们总是会说这个衰落了,那个今非昔比了,一下子就会冒出许多的九斤老太来,恨铁不成钢地说着一代不如一代。关于中国的童话,我决不这么看。当然,我们和外国的经典童话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和外国的童话大家比起来,我们也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大师,当然,市场上出版的冠以“童话大师”之名的书又是另一回事。我们确实没有象安徒生那样在童话的深度与广度、高度上都达到了经典的作家,也没有像达尔那样能写出那么多部质量整齐风格不同的作品的作家,也没有像《夏洛的网》《时代广场的蟋蟀》那样的能长久感动心灵,具有多重象征意义的作品。但是,与我们自己的童话创作历史相比,我们童话作家的探索与努力都是难能可贵的,我们在自己一穷二白的童话园地里,建设我们的童话巴别塔,寻找与上帝——我们的读者的对话,寻求与艺术之神的对话。我认为我们的童话作家无论在内容上还是题材上,无论在表现手法上,还是在童话的风格和类型上,都进行了全方位的探索,与过去相比,我们当前的童话是大大丰富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还远远不够。比如,我们没有深入人心的童话形象,我们还没有借助于童话,达到哲学与人类意义上的集体的共鸣,比如像彼得·潘,成为人类永恒童年的象征,比如长袜子皮皮,成为儿童狂野想象力的代表,比如说小王子,成为一种对人类所面临问题的哲学思考。我们也没有在形式上取得特别的突破,比如说像《夏洛的网》《时代广场的蟋蟀》那种小说式的童话。我们也没有宏大的、足以让儿童逃逸其间的幻想王国,比如永无岛和霍格沃兹魔法学校。

从目前的童话作家和作品来看,我们还是缺少更有天赋的童话作家和更有艺术感染力的童话作品,而且童话作家们自觉的艺术探求做得不够。象安徒生那样的作家,他在创作童话之前,已经尝试过抒情诗、戏剧、散文游记、长篇小说等一切的文学形式,他一生游历,与世界上最伟大的文学家、画家、音乐家交朋友,他既熟悉奥登塞的鞋匠和洗衣妇,又了解王宫里的生活,他三十岁成名之后,就一直是欧洲各国国王的坐上宾。有评论家说过,“我们这个年代注定不会再有安徒生式的美丽故事,更不会有这样不经修剪和栽培的作家,因为我们的感官是被调教好的。”不仅因为我们的感官是被调教好的,而且我们也缺乏安徒生对于艺术孜孜以求的精神,安徒生把“象安徒生那样写”当作自己终生的追求,他说过,“多年来,我试着走过了童话圆周里的每一条半径,因此,如果碰到一个想法或者一个题材会把我带回我已经尝试过的形式,我常常不是把它们放弃掉,就是试一试给予他们另一种形式。”

我以为,制约我们现在写出更好更出色的作品的,是我们都觉得童话太容易写了。制作一个童话故事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一个好童话,真是非常难得的。还是说到安徒生,他说:“在诗歌的整个领域里,没有一种体裁能象童话那样宽广,无论是古老阴森的坟茔,还是儿童画册里虔诚的传说,它都可能吸取为题材,它可以容纳一切种类的诗……”但我们现在的童话作家,有几个人能这样来理解童话?更可疑的是批评童话,或者有话语权来评判童话的人,能不能够像这样来理解童话,以这样的尺度和标准衡量童话呢?

有什么样的文学批评,就会有什么样的文学艺术。看上去作家的写作与批评是不相干的,但是,儿童文学的写作是一个很寂寞很清贫的事业,荣誉的金翅鸟是作家们都想追求到的,于是就有了评奖,有了评论,自然也就有了为评奖和评论的写作。一次评奖或者一个权威发布的评论,往往就像风向标,能影响很多作家的写作。

所以,为了有更好的童话,我们期待更有质量的童话批评。

2.什么是童话?中国童话有哪些特点?

要给童话一个定义是很难的,但我们在阅读作品的时候,都能明白什么是童话,什么不是童话。前几年有一种趋势,就是从童话中分离出一种“幻想文学”,而学者们提到的大多数幻想文学经典,在我们原来的概念中,无一例外都是童话。比如《爱丽斯漫游奇境记》《神秘的衣橱》。

童话要有诗意,我认为这是童话的本质。要有幽默,看着让人感到快乐。要有来自民间的坚定的信念,比如正义战胜邪恶,智慧胜过痴愚。童话是将幻想凝聚到现实生活的形象上,用奇妙的虚构来达到人间的目的。

说起中国童话的特性,我想从《稻草人》开始,到《大林和小林》《下次开船港》《宝葫芦的秘密》《没头脑和不高兴》,一直到《我的妈妈是精灵》,都有一种强烈的“载道”在里面,有一种作家想要表达的教喻在里面。“文以载道”是中国文学的精神,童话也概莫能外。大多数中国童话都表达了作家的使命感,作家对于儿童“教育”(当然,这种教育是广义)所自觉承担的责任。

但是,中国童话没有能在中国丰富的民间文化和灿烂的神话传说资源找到养份,尤其我们在读到《魔戒》《哈利·波特》和《鬼磨坊》这些大作品的时候,当我们看到英国和德国丰富的民间文化资源在现代的作品中找到新的突破口时,我们是应该反思我们的童话创作的。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虽然是一句老生常谈,但也是真理。

目前中国童话的中坚力量和有鲜明特色的作家,还是周锐、冰波他们。郑渊洁早期的作品也有鲜明的个性。我们在点数高质量的童话作家作品的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这些作家和他们的作品。更年轻的一代写作者,作品的数量虽然多,但是,有鲜明个性特色和个人风格的作家还是比较少。

也有许多人说童话衰落了或者说童话会衰落。那是因为他们太不了解童话,不了解童话旺盛的生命力。我们今天读《绿野仙踪》和《柳林风声》会毫不困难,今天读《汤姆索耶历险记》和《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就需要加以更多的时代背景的交待。就算“再过二十个世纪,当你看见有人阅读《爱丽丝漫游奇境记》而嗤嗤的笑,或哈哈的笑,我们都不以为奇。世界上不会被时间淘汰的东西并不多,在这不多的东西当中,有一件是优秀的幻想作品。杰出的幻想作品,永远都是孩子们特别贵重的财宝呢!”李利安·H·史密斯在《欢欣岁月》中写的这段话,给了写作童话的人以更多的信心。

   3. 中国童话创作面临哪些误区?

在这些年的童年文学中,校园小说一枝独秀,尤其在杨红樱的马小跳系列取得了销售业绩上的巨大成功之后,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儿童小说。而且,中国的文学传统,也素来以小说为正宗。评奖自不待言了,无论哪种评奖,小说都是大头。在作家们的普遍认识里,也认为是写出了长篇小说,才能称为一个真正的作家。这种集体的意识或无意识,对于童话的繁荣和发展,是一种制约。

另一种制约来自于童话太容易发表了。这些年儿童报刊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报刊对童话稿件的需求量特别大,而报刊为了降低成本,对童话作品支付的报酬又并不高,这种巨大的需求和普遍的低报酬,驱使童话作家们“制造”更多的童话,而非“写作”更多的童话。一个作家在忙着写而没有时间思考如何写的时候,艺术上的创新和突破又从何谈起呢?

4.关于图画书及如何看待图画书的阅读与推广?

这些年,图画书的宣传和推广几乎成为了一种潮流与时尚,一个小学老师或校长,一个幼儿园老师或园长,甚至于一个年轻的妈妈,如果手上没有几本图画书,如果说不出几本图画书来,就是特别老土和落伍了。其实图画书不过就是儿童读物中的一种形式而已,只是众多的儿童读物中的一种,而且也并非一定就是最好的那种。

图画书的推广对于繁荣儿童文学,扩大儿童文学的影响,让全社会更多的人来关心儿童阅读,关心儿童读物,无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也导致了一些人在选择儿童读物时候,尤其是儿童文学读物的时候,以为所有的儿童文学读物都应该是图画书那个样子的。尤其是童话应该写成那些经典图画书的样子。

儿童,尤其是幼儿的启蒙教育,都有自身发展的规律,所以,我们才有幼儿园的教育大纲,我们才需要有幼儿的教育专家、心理研究专家去研究幼儿的认知规律,语言发展形成的规律。现在的绘本作家和图画书推广专家,有专门知识的人实在太少了,以为一个情节变化快,有画面感,有“感动”的故事,就是好故事了。我曾看到过一本知名的图画书,画面中是一个雪人把自己做眼睛的炭取下来给老婆婆放在炉子里取暖,先不说把眼睛取下来这件事情的残酷和极端会为孩子们造成什么样的心理影响,单说画面里的老婆婆家里,有柜子,有椅子,有桌子,哪样东西不能当作冬天的木柴放在炉子里取暖呢?这样的故事连生活中的基本逻辑都缺失。

童话是语言的艺术,图画书是语言与画面结合的。图画书最多,最繁荣,也是不能取代童话的。而且,对于孩子们来说,看纯文字的童话故事,从母语本身领略到艺术的无限性,对于心灵的成长与丰富,对于想象力的开启,或者是更加重要的。

而且,众所周知,图画书和图画故事,也只适应于比较低龄的孩子。给能自主阅读的孩子推荐更多的图画书,不只是家长经济上的浪费,也是孩子知识的浪费。

我最近读了舒伟的博士论文《中西童话研究》,他提到一个观点很有意思,他认为把童话看作是纯粹的幼儿文学,把童话与成人文学艺术割裂开来的做法只能降低童话的艺术水准,最终给童话带来毁灭性的危害。我是部分同意他这个观点的。我们的儿童文学越来越儿童本位了,越来越明确是给谁写的,这是对儿童最大的尊重,也是儿童被发现的必然结果,但它带来儿童文学的解放的同时,也可能会让一些人认为儿童文学是“浅”的,简单的,可以忽略艺术性的。如何在保证童话的文学性的前提下,让作品做到儿童本位,这是一个创作的难题,需要对童话艺术规律的深刻把握,也需要作家对世俗生活的洞察,同时需要作家有真正的孩子气的表达。

关于童话创作的问题,我想再一次提到诗意。童话的本质是诗。诗的情感,意像,语言,意境。诗化的象征主人公。但是,今天的有些童话,在越来越娱乐化与儿童化的进程中,离诗越来越远了。有的变成了理性,如寓言。有的变成了讽刺与幽默,有的热闹夸张得越过意境,而变成漫画。

5.对中国童话创作发展的前景的判断与展望

我认为中国的童话创作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和灿烂的前景。会有优秀的作家和作品出现。这并非盲目的乐观,而是基于对现实的认识。

现在,儿童得到了前所未来的重视,我们的时代,越来越人性化,越来越富裕,人们对儿童的关注就会越来越多。儿童的精神文化需求也会越来越被全社会所重视。

童话的创意,是许多儿童文化事业的基础,动漫,玩具,影视,儿童衣服鞋帽……巨大的市场需求会吸引众多优秀人才来参与儿童文化事业的创意工作,或者就能诞生真正经典的童话形象,会出现真正的童话大师。

我对于未来一代的作家也很有信心。比我们更年轻的作家,受到的教育更国际化,知识面更宽广,他们的价值观上,更具有普世性,他们的也更具有个性,而普世性正是童话的价值体现,个性正是作家所追求的。一个优秀的童话作品,必定是没有国界、能受到全世界儿童欢迎的。为什么我们的宝葫芦需要迪斯尼改编过才能广受欢迎,是因为在对待宝葫芦的态度上,我们从前的观念太过僵化了。

而且,中国童话的起点本来就不高,经过一代又一代作家一百余年的努力,按事物发展的规律来说,如果事物真是螺旋式上升的,那么,童话的前景也应该是越来越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