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奇迹花园、皮皮公主及其他  

2009-08-08 14:27:00|  分类: 我写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奇迹花园、皮皮公主及其他

汤素兰

 

在《奇迹花园》即将出版的时候,我特别想跟读者说说关于这本书的一些事。

首先,为这本书写的第一个故事是《夏夜舞会》,但现在你在这本书里读不到它了,因为觉得不够好,删去了。而现在你读到的这本书里的第一个故事《会飞的房子》反而是我最后写的。

2005年春节,我告别我的童话《小朵朵系列》中那个童话作家住的十三楼,离开那部经常停在十二楼半的电梯,从城里搬到乡下。从那天开始,清晨我的耳朵里满是鸟声,夜晚我的书房里回荡虫鸣,坐在书桌前便可以看日升月落,数天上繁星。我想我要写点什么,为这些虫鸣,这些鸟声,这些繁星。

于是,有一天,我跟湘子说,我想在你们刊物写个连载,好不好?

湘子说:好,让周静来作责任编辑。

周静是一个年轻的编辑,也是一个年轻的童话作家。我读过她的长篇童话《牛角洲旅馆》,写得很好,她是懂童话,并且会写童话的。

一个好编辑对作家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俗话说,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责任编辑是你和读者之间的桥梁,作家的作品,都要先经过编辑之手,才能到达读者的手中。编辑的回馈和反应,会影响作家的写作,尤其是连载作品。对一个不太懂行的编辑,作家难免会应付,而对于一个懂得作品的人,你总是愿意写得好一些,更好一些。因为一般来说,懂得作品,也就懂得作家。

《奇迹花园》最后能成为今天的样子,我是要感谢周静的,同时,我也要感谢湘子。湘子极其吝惜《小学生导刊》的版面,一般连载也就两个版面,最多四个版面,但他这一次慷慨地给了我六个版面,让我想怎么写就能怎么写。

正是这样的宽容和好,让我不敢马虎,总希望读者读过每一个故事,都能有点快乐,有点趣味,有点幻想,读过和没有读过,有点不一样。读这个童话和读别的童话,有一些些不同。

其次,要说说皮皮公主了。

我住的小区,因为远在城乡结合部,生活不方便,入住率本来就低,好些有钱人买来房子,只是为了保值或者周末度假。加上据说当年开发商是“空手套白狼”,水暖、建材、通讯、公共娱乐等等一切设施,都没有付钱,而是拿房子抵债,因此,小区的房子闲置几年、杂草丛生依然无人问津的随处可见。这种房子就成了猫的乐园。猫和狗不同,猫是神秘、独立而骄傲的,狗是忠诚、热情甚至谄媚的。没有人的照顾,猫可以独自活下去,离开了人,狗无法生存。

与我家相临的一栋房子一直空着,直到有一天,这空房子转手卖给了另一个主顾。新主人很快就带来了施工队。某一天中午十二时8分,鞭炮响起,施工队正式破土动工。

那天是星期六,我老公在家休息,邻居家破土动工,热闹非凡,礼貌上是要去看一看,说几句好话的。于是,他穿双拖鞋,踢拖踢拖去了,回来的时候,我听到他的踢拖踢拖的脚步声,还有……喵呜,喵呜的猫叫声。

他抱回来一只漂亮的小黄猫,说是在邻居的空房子里找到的。黄猫还只有两三个月大的样子,全身是绒绒的焦黄色,褐色的眼睛明亮,坚定。我立即想起《长袜子皮皮》中那个独自住在威勒库拉庄,有一箱金币的小姑娘皮皮,于是为她取了个名字叫皮皮公主。

老公想收留皮皮公主。但皮皮公主喜欢她的威勒库拉庄。她总是跑回她的别墅去,又总是被正在装修的民工轰出来。有几次,我看见她站在房子外面的假山上喵呜喵呜地对着那些忙碌的民工抗议。她一定很想收回自己的威勒库拉庄,可是,她毕竟太小的,不是那些五大三粗的民工的对手。

我有好久没有见过皮皮公主了。有时候想,如果那个满脸雀斑的长袜子皮皮的威勒库拉庄也像中国的好多旧房子一样,有一天强制拆迁,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的呢?可惜写故事的童话外婆林各伦去世了,长袜子皮皮的新故事我再也读不到。

前些日子,我开车出门,在小区的马路上看到三只小黄猫在玩耍,他们和一年半前见到的皮皮公主一个样子,我肯定它们就是皮皮公主的孩子们,只是不知道皮皮公主如今住在哪一栋空别墅里,做骄傲的女王?

在《奇迹花园》里,我也写到了一只猫,但不是小黄猫,而是黑猫几凡。其实,在这本作品里要写些什么,我在写之前并不清楚。《黑猫几凡的星星》最先是我写的一个短篇,是为另外一本短篇童话集写的。有一天,周静那边催稿子了,我又没有写出合适的,就把那篇《黑猫几凡的星星》发给她了,于是,在奇迹花园里就有了这只黑猫。有了这只猫以后,于是又有了另一篇《黑猫几凡的鱼果》。故事总是发生在主人公的身上,有了主人公,才有故事,这也是合符逻辑的。

在故事里你读到的只是黑猫几凡,但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只小黄猫——皮皮公主。将来有一天,我要再写一写她的故事。

再其次,我还要说说其他。

近两三年来,我常常是在鸟鸣声醒来,迎接新的一天。我是山村长大的,按理说,应该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然而我的童年时代,正是农业学大寨、开荒造林、大利兴修水利的时代,也是灭四害、滥用剧毒农药六六六、一零五九、DDT的时代。我是眼见着麻雀没有了,蛇没有了,豺狗和岩鹰变成了山林最后的传说。所以,我并不识鸟音。所以,我虽然很想写一写各种各样的鸟儿的故事,尤其想写出鸟儿的歌声,可是发现自己并不能如愿。第一个困难是我使用电脑写作,那些带口字旁的象声字,在字库里根本找不到。第二个困难是,鸟的声音是有旋律和音调的,文字如何表现音阶的高低、曲调的舒缓与急促呢?有一天读到郑振铎的散文《蝉与纺织娘》,写他夏天在莫干山避暑,夜晚听山中虫声,写得那样交响嘹亮,独奏清越,合唱雄浑,实在让我佩服之至。想学,却依然学不来。所以,在这个奇迹花园里,鸟儿的独唱与合唱,虫子的鸣声,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它们的声音,依然只是整日在我的书房里,在我的耳畔,由我独享了,真是遗憾。但是,在我写这整部作品的时候,鸟语与虫声,始终是作为背景音乐而存在的,希望细心的读者能感觉到它们。

在这本小书即将出版的时候,编辑小吴打电话给我,提议请位名家给这本书写个导读。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用了”,因为我知道现在名家因为太有名,所以都太忙了,即便人家迫于情面,虽然勉强答应写篇导读的文字,但并没有时间把这书稿完完整整地读一遍,如果是这样的导读,还不如一个字也不写,就让读者自己去读。但小吴从销售与读者阅读的角度,坚持说还是请人写一篇比较好,我说,一定要写,那我自己请一个人写吧,于是,我就给看云打了电话。

看云是网名,她的本名薛瑞萍,从事小学语文教育,关心儿童阅读的人,大多都知道这个爱读书,爱学生,爱思考,爱说真话的草根名师。当时看云正在外地参加活动,她说她从没有写过什么导读文字,我说我不催你不逼你,你把稿子看一看,你读过以后,如果你愿意把这本书介绍给你的学生,你再写。

大约一周以后,我接到了看云的电话,她说看完了,是打印出来看的,很喜欢。

于是,她写了《我只知道,我只希望》。

看云说过,美丽的文字是写给耳朵的,所以,她写完后,想在电话里朗诵给我听。但我当时正在外面吃饭,那地方很吵,不适合听看云的朗诵。我晚饭后回到家里,打开邮箱,看到看云的文字,已是深夜十一时。我先把这文字朗诵给自己听了,再迫不及待地发给责任编辑。

这天正是立秋。下午有爽爽的微雨,夜里风清月明,没有暑热。

晚餐时,有人告诉我,今日立秋十二时三十四分五十六秒,如果按西元排列,正好是123456789,百年一遇。而在这样的立秋,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朗诵,这样的回顾一本书的写作因由,对于我也是平生第一次,是四十多年才遇的。

                                          2009-8-7,立秋日,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