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自己、关于儿童文学的一二三  

2009-09-26 09:42:00|  分类: 我的文学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我自己、关于儿童文学的一二三

             ——在湖南文艺界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汤素兰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文艺家朋友,下午好!我很荣幸能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在湖南文艺界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座谈会上发言。在这之前,我接到作协的通知,说我的发言不只代表我自己,还要代表女性作家和儿童文学,这让我感到责任重大。因此,我的发言不只是想说我自己,更想说说儿童文学,我发言的题目就叫《关于我自己、关于儿童文学的一二三》。

第一,  我和我们的幸运

首先,我想说,我能为儿童写作是幸运的。我曾经在2007年全国青年文学创作会议上作过一个发言,题目就是《做个幸福的人》。我是这样表述我的儿童文学写作的:

世间有万千种职业,有万千个行业,然而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能为少年儿童服务,因为我可以在每一天里,祝福新生命的生长,欣喜地看到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当我到学校去和小读者见面的时候,他们以为我是有魔法的,对我充满信赖。他们相信的其实不是我,而是文学。如果你曾参与过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的成长过程,给过他童年快乐和惊奇,让他在童年的某一刻与你的书相伴,你的生命感悟、人生理想曾经浸润过他的心田,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

其次,我想说,我们能在这个时代写作是幸运的。

我们祖国的这一个甲子,虽然没有经历战争,但意识形态上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令许多人今天想来都后怕。我不止一次听老作家们说过,你们是幸运的,可以自由地写,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我也是在文革中经历童年与少年期的,残酷的阶级斗争和思想改造、无限的上纲上线,曾经剥夺了许多作家的创作自由,扼杀了他们的想像力与创造力。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开始写作的时候,“儿童文学是教育儿童的文学”“童话写作要讲究物性,狐狸是吃荤的,你就不能写它吃素,狼是坏蛋,就不能成为好人”这些依然是儿童文学的基本原理。但是,随着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随着优秀的外国儿童文学作品的大量译介,我们如今的儿童文学创作真正迎来了一个百花齐放、多元共生的局面,我们可以尽情地写我们想写的,尽情地放飞我们的想像力,既可以尽情去创造神奇的幻境,也可以深入细致地解剖我们当下的生活。所以,能在这个时代写作是幸运的。

第二,  我和我们的责任

中国的儿童文学不像中国的小说或者诗歌,有丰富的艺术武库,有深厚的传承。中国的儿童文学是外源型的,是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随着人的解放、儿童的发现而诞生的。我们的第一本童话集是叶圣陶的《稻草人》,鲁迅说《稻草人》为我们中国儿童文学开辟了自己的新路,但从《稻草人》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作家对王尔德童话的模仿。一百年来,我们中国的儿童文学一直深受西方儿童文学的影响。当然,对世界上优秀的儿童文学资源的学习和借鉴是无可厚非的,它使我们的儿童文学从一开始就有世界的眼光和高度。但中国的儿童文学,必须有中国风格与中国气派。尤其在文学艺术的领域,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已经是大家的共识。因此,中国的儿童文学,在借鉴和学习西方的同时,也一直在本土化。只有通过本土化创造具有中国特色的儿童文学经典,我们才能说我们的儿童文学创作具有世界性。在中国儿童文学的本土化进程中,创造出中国的儿童文学经典,是我们这些儿童文学作家肩负的责任。经历过一百年的探索,尤其是经历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和改革开放三十年这两个儿童文学创作的高峰,我们也积累了自己丰富的儿童文学资源。现在是应该创造我们自己的儿童文学的经典的时候了。

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不只是要加快中国儿童文学的本土化进程,创造中国的儿童文学经典,更应该通过我们自己的创作,唤醒整个社会对儿童与儿童文学的关注与尊重。儿童文学是人类的物质和精神发展到较高阶段之后出现的文化奇迹,儿童文学不只是一种给孩子看的文学,它更是一种世界观。如果我们真正相信未来在孩子们的手中,真正相信一个人一生的根基要靠童年时代的身体和精神的发育来奠定,我们就不要轻慢儿童文学,把它看作是小儿科。如果我们相信这一点,我们就会更严格地选择和要求为儿童的写作,因为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是能与你相守到老的作品。

第三,  我和我对自己的期待

我已经为儿童写作二十多年了。也写了不少作品,有些作品还相当受欢迎,重印了十次二十次,发行了几十万册。我一直以为写作是自己的事情。但是,我的写作给我带来了许多荣誉,不只得到了孩子们的喜爱,还得到了专家和学者的好评,得到了政府的嘉奖。在今天,这个发言的机会,也是对我的努力的肯定。

我的写作一直是自发的,我很珍视这种写作的状态。我一直想写,并且一直想写得更好。其实我不太关心我的书是否很畅销,因此,我在当前这些写作儿童文学的作家中,可以说是跑到校园里去签名售书比较少的一个。有些作家长年在学校里跑,据说有的作家已经像梳辫子一样沿着中国的版图跑了好几圈。我很敬佩他们,他们的努力为繁荣中国儿童文学出版、为推动儿童的文学阅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我更关心我自己写出了什么,一部作品和另一部有什么突破,是不是写得更有想像力和独创性,在好看的同时是不是更耐看。我不太关心有多少孩子在买我的书看,我更关心一个真正看过我书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喜欢,并且获得了快乐,在心里留下了印象。我更关心我在二十年前出版的图书,在今天是否依然具有阅读价值。

我前天早上去体检。我排在长长的队伍里,跟着人流挪动。当我到达检查五官科的医生面前,把我的体检表放在她的桌上的时候,她看着我的名字,看了好久,然后又看着我,问我是不是那个写《笨狼的故事》的汤素兰,我说是的。她问:真的是的?我说真的是的。然后,在检查的过程中,她一直在说“谢谢你!谢谢你!”她说她的儿子正在看这本书,看了好几遍,她问我还有些什么书,在哪里能买到,然后又说“谢谢你!谢谢你!”当我走出医院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回荡着“谢谢你!谢谢你!”这句话,但这时在我心里回荡的这句话,不是医生说的,而是我自己在说。我要谢谢我的读者们!谢谢他们对我的心灵的呼应!

说实在的,我的作品不愤世嫉俗也不揭露黑幕,不像有些作家那样替小孩子请命,痛骂当前的教育或者反叛家长,也不像一些畅销书一样讨好现在的孩子,把流行的名词和电视的画面相结合,让他们哈哈直乐。但我用真诚的心描绘我所想像的世界、我所感受的生活、我所经历的人生和我对于生命存在的思考。当这样的写作能得到孩子们的回应的时候,我的心里对我的读者充满感激与尊敬。

我对自己的期待,我想用我曾经说过的话来表达,我曾经说过的话也是我一直想要说的:经过20多年的写作,我越来越体会到儿童文学是最不容易写好的,它要求作者有虚构世界的激情和悲天悯人的心怀,能洞察人性而有保持纯真,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生活的本质。只有浪漫、自由、充满神奇想像的作品,才能真正赢得孩子的心。谁能说自己用尽一辈子的努力,就能写出一部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呢?但是我已经出发了,就会一直朝着那个目标前进。

                                               2009-9-25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