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金波老师的讲稿  

2007-07-23 12:46:00|  分类: 我读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五,7月20日,金波老师给我们讲了极有价值的一课。我向金波老师索要讲稿,希望能有更多年轻的同行们从中受益。

 

 

诗意·情调·语言

    金波

目前,创作的多元化,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但不是让我们去模仿某一个“样板”。多元化还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比较的平台,让你从比较中去鉴别。鉴别就是思考。从思考中确立自己的个性化写作,而不是跟风。跟风是淡化、消减个性的写作。

目前的创作,不乏跟风的作品,缺的是有个性的作品。关于有艺术个性的作品,我思考了几个问题,和大家交流一下,谨供参考:

 

诗意:

诗意是最具个性化文学样式,一个人的文学素养,也常常在诗的趣味上表现出来。我认为儿童文学应当是与诗的气质最为接近的。经典的儿童文学固然有一个有趣的情节,但感人的还有诗意。情节可以慢慢被淡忘,但诗意的感受是会永远铭在心中的。我们读《去年的树》,短短的几百字,却让我们为对友情的忠贞不渝永远被感动。

“诗的气质”是启人思考的底蕴,是感动读者的力量,也是令人回味的艺术品格。它是文学作品的灵魂。

我们可以不写诗,但应当有诗的兴趣。诗的兴趣可以让我们敏锐地感受生活,细致地体验感情,发现高尚的审美趣味,以及提高想象、联想等艺术表现力。关于培养诗的兴趣,著名美学家朱光潜论述过:“一个人不喜欢诗,何以文学趣味就低下呢?因为一切纯文学都要有诗的特质。一部好小说或是一部好戏剧,都要当作一首诗看。诗比别类文学较谨严,较纯粹,较精微。如果对于诗没有兴趣,对于小说、戏剧、散文等等的佳妙处,也终不免有些隔膜。不爱好诗而爱好小说、戏剧的人们,大半在小说和戏剧中只能见到最粗浅的一部分,就是故事。……爱好故事本来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如果要真能欣赏文学,我们一定要超过原始的童稚的好奇心”。(朱光潜:《谈读诗与趣味的培养》)儿童文学给小读者的也绝不只是“原始的童稚的好奇心”,还应当留下感动他们,让他们思考的诗的气质。

“诗起源于在沉静中回味起来的情感”(英·华兹华斯)阅读儿童文学也应当唤起我们“在沉静中回味起来的情感”也许因为我是一个“儿童诗人”,每当我被生活感动,它总是以诗的灵感激发起我写诗的冲动。昨晚我去玉渊潭公园散步,看见从黑树林里走出一只白色的猫,它不惧怕游人,反而停在路上,等待游人走近它,和它打招呼。那幅美丽的夜景,那个和谐的情境以及我被激发起来的幻想,都让我很感动。回到家里我写了一首十四行诗。(诗略)我想,这首短诗所表现的思想感情,可以成为我今后一篇童话故事的“灵魂”。

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才能和修养,最终不是体现在知识上,甚至也不只是编织一个曲折引人的故事上,而是诗意。那是一种形象的感情,一种艺术化的思想。这要靠作家深入地体验,被深深地感动过,同时深刻地思考过。

 

情调

有人曾把小说中的故事情节比喻成“枯树搭成的花架,用处只在撑持住一园锦绣灿烂、生气蓬勃的葛藤花卉”。这葛藤花卉在我看来可以是诗意、情调。情调是作家所要表现的感情的某种特质,某种情绪体验。我们可能都有这种情绪体验:一种颜色、声音、气味,都可以给我们带来回忆,带来某种情绪:愉快、兴奋、忧郁、厌恶……等反映。在文学中常利用情调感染加强艺术效果。

我们在阅读文学作品的过程中,常因作品所表现的情调,以及描写这种情调所构成的语感,让我们沉浸在整个阅读的审美快感中。

优秀的作者善于营造情调,优秀的读者常被情调所感动和吸引。

情调的营造需要敏锐的视觉。我看黑夜里的猫,首先被黑白颜色的反差所吸引,继而想象在黑夜舞台上所展演的幻剧。那是一种奇幻神秘的情调。

细腻的感受也很重要。感受比领悟更重要。你面对两棵树,一棵树上有鸟巢,一棵树上没有:“鸟巢,是大树的/另一种风景/鸟巢,是大树的/另一种生命//鸟巢让沉默的大树快乐/鸟巢让大树的生命鲜活//”(《鸟巢》)这是我对两棵树的观察,以及感受到的“情调”。“相约着/我们去江南/漫步田间/看三月菜花//菜花汇成海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春天来了/于是,那些菜花/也笑出了声音//”(《看三月的菜花》)这是一种明朗鲜亮的色泽,表达的是一种欣欣向荣、勃勃生机的情调。我还曾写过一首诗《在校外,我遇见了老师》,灵感也是来自于中学时代记忆中温馨的情调。

作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我认为应当有一种“母性的情怀”。“母性的情怀”,这不是一个性别的概念,而是儿童文学作家的一种气质,一种童心的气质。许多儿童文学名著,最初都是父亲讲给子女听的。

我还特别情大家注意《小银和我》(西班牙·希梅内斯)的序言曾这样写道:“写这本书是为了……我怎么知道是为了谁?……”他还说:“我从来没有给孩子们写过什么,将来也不会。”但他也认为“无论什么地方,只要有孩子,就会有一个黄金时代”。他还把孩子看作“从天而降的精神之鸟”。因此,这本不是给孩子写的《小银和我》出版不久,即被译成英、法、德、意、荷兰、希腊、希泊莱、瑞典等文字,同时也出版了盲文本。在西班牙国内,自1937年起,几乎每年都有再版。所有西班牙语系的国家,都选它作为中小学的课本,因而成了一本家喻户晓的作品。

我还建议大家仔细读一读《小王子》的赠言,也能说明这个问题。

有一些书,的确不是刻意为儿童写的,却可以成为儿童喜爱的文学。为什么?因为这些作家热爱孩子,获得了那只“从天而降的精神之鸟”;这些作品展示了人性的真实、深度、广度,特别是通过儿童可以感受到的情调,使它们成为儿童文学的经典。

 

语言

俄罗斯著名作家普里什文,曾经写过这样一段对话:

 

晚餐时,两位姑娘坐到我的桌边。“为什么在您的书里有一种让人觉得亲切的感觉呢?您爱人类吗?》一位姑娘问。“不,”我回答,“我不是爱人,而是爱语言,我总是和语言接近,而和语言接近的人,他也就接近人的心灵了。”

 

一个作家要善待自己的母语,一个儿童文学作家还要担负起“培养学生热爱母语的思想感情”。

文学创作就是写语言。语言的表现是艺术本领的表现。

诗的语言具有凝炼、精微,繁复多叠的美。其实,优秀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小说、童话和散文,都应当是纯正的语言。过去我们常说“语言是表达思想的工具”。这是没错的。但作为文学语言,这就不够了。语文教学改革,在谈到语文课程的性质时,提出“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文学是提高人文素养的重要课程,语言是绝对不能忽略的。儿童文学虽然不都是语文课的辅助读物,但儿童文学是小学生的课外读物,它与语文教学有着相同的作用,这就是“熏陶感染,潜移默化”。所以语言在儿童文学创作中,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我们常常谈起“可读性”,其实,这不仅汉是有一个曲折有趣的故事,它也包括语言,而且语言的“可读性”是至关重要的。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这个重要的艺术特征不能忘记。但是,有一些作品由于写得匆忙,或者语言功低不够,常常把日常语言和文学语言浑为一谈,不加提炼地把日常语言用于文学作品中。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把时尚语言当作时髦语言用到文学作品中,这种语言不经过提炼,也不是文学语言。文学语言终究不是实用性的语言,而是具有审美性的语言。

“一个作家的风格总得走在时尚前面一点,他的风格才有可能转而成为时尚。”“追随时尚的作家,就会为时尚所抛弃。”(汪曾褀:《小说笔谈》)“走在时尚前面一点”,“才有可能转而成为时尚”,这也道出了文学语言不能照搬日常的时尚语言。汪曾褀在《用韵文想》一文中还说过这样的话:“我觉得一个戏曲作者应该养成这样的习惯:用韵文来想。想的语言就是写的语言。想好了,写下来就得了。这样才能获得创作心理上的自由,也才会得到创作的快乐。”选段话道出了提炼语言在听觉上的重要性。把要写出的文学语言,先变成心灵的耳朵听得见的语言,这样写出来的,才是纯正、生动又悦耳的语言。

上面谈了儿童文学创作的个性问题:诗意是儿童文学的灵魂,是追求的一种文学境界。情调是作家的一种文学修养,也是作家对生活的心灵感受。作家在心灵上要有“敏锐的视觉”,要善于用形象的方法把那种难以言传的感觉和“情绪体验”传达出来。文学语言既是基本功,又是永远的艺木追求。作家对待自己的语言,绝不能掉以轻心,要有“警惕的听觉”,让语言构成儿童文学的一种不可缺少的艺术魅力。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