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故乡的月亮  

2007-08-28 00:58:00|  分类: 我的居家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标题的时候,这首歌就在脑海中飘:“故乡的月亮,那弯弯的忧伤,穿透了我的胸膛……”不由得让人有笨狼般的牢骚:电灯已经有人发明了,宇宙飞船也有人造出来了,这个时代,要有点创意真不容易啊!

好在故乡的月亮不只是弯弯的忧伤。

有三个多月没有回家看父母亲了。于是星期六回了老家。星期六是825日,农历七月十三,七月十三的月亮,浮在群山环抱间的湛蓝天幕上,是将圆未圆的美丽。

按我们乡下的风俗,七月半是接公婆的日子,这里的“公婆”是泛指一个家族业已作古的祖宗,七月十三接他们回家,奉敬他们酒水鱼肉,七月十五夜里烧大把纸钱,再送他们上路回阴间。记得小时候,七月半是乡村的重要日子,每到黄昏,路边上都有人在烧纸钱,有人在嘤嘤地哭,看着大人蹲在岔路口烧纸钱,一阵风吹来,黑黑的纸钱灰烬漫天飞舞,似乎有鬼影幢幢。站在那样的黄昏,我的双手会不由自主紧紧抓住最近旁的一根竹子,牙齿会因为害怕而咬得格格响。

如今回到乡下虽然免不了也要在祖宗的神位前烧纸钱,祈求祖宗保佑家宅平安,但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看看父母亲身体是否健康。

我和老公是一个村子里长大的,两家相距不过500米,回他家就是回我家,回我家同时也就是回他家。

托祖宗的福,双方的父母身体都还不错。只是我父亲早两个月感冒了,现在还偶有耳鸣,眩晕,他说估计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我还是坚持等天气再凉点接他到长沙检查。我父亲身体一向很好,几乎没有生过病,不像我母亲,一年四季如果哪天没生病,倒是很意外的事情。正因为这样,这些年我很重视父亲的身体,虽然没有病,每年也会带他到长沙做个体检,防范于未燃。看上去是孝顺,其实于我是很自私的想法:怕万一哪天父亲有什么病没有及时发现,自己后悔。

我家里只有父亲和母亲两个人,不像我老公家里,还有大伯和大嫂跟我公公婆婆住在一起。而且我们每次回家,都约了小叔子全家一起回,所以每次回家,我们都在我老公家吃住,一并把我的父亲和母亲请来,省到两处开餐。我老公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公公,以往每次只要看到我们回家,都眉开眼笑地忙前忙后,又是杀鸡杀鸭,又是拉网捕鱼,恨不得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统统塞给我们。然而这次虽然一样的忙忙碌碌,脸上却很少笑容。平时爱说话的他,也突然变得寡言。大家正琢磨有什么事,终于从婆婆的口中知道原委,原来是有人给他算了个命,说他只有七十五岁的寿命。这事情就像是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里,让他很是忧伤。老公和小叔子听后,一笑置之,让他不要相信算命的胡说八道。但从他的角度想想,他今年已经七十一岁,如果四年后就要和儿孙们再见,能不忧伤?不过算命先生的话确是不能当真的,记得我十五岁的时候,有算命先生说过我满不了十六岁,而且据说当时有许多不祥之兆,比如有一个草垛就曾经无缘无故绕我们家屋子飞之类的。我如今已平安过了四十二年,而那个算命先生大概早已作古了。

吃晚饭前,跟母亲一起去看了姨娘。两个月前姨娘惟一的儿子在攸县铁矿上丢了性命,只剩了孤儿寡母三代三口人。矿上按最高标准赔偿,一共也只赔了二十万,这其中还包括了姨娘一直到八十岁的赡养费和她孙子直到十八岁的抚养费。姨娘家的土砖房子早已歪歪倒倒不能居住,拿到赔偿金后,由立舅作主,在我们村子里买了栋二层的水泥楼房。如今乡下有好些人在外打工,找到了称心的工作后,就不再回来,家里原来建的房子闲置着,便以较便宜的价格卖给别人。房子还算不错,上下两层有八大间,还有杂屋和家具,只要了四万元。四万元要建一栋这样的新房子是万万不可能的。我问母亲:分到姨娘手中的抚恤金不过六万,花了四万买房子,她往后的生活怎么办呢?母亲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她还有三个女儿呢,到时候靠女儿呗!”然而在乡下,根深蒂固的观念是养儿防老,如果将来要靠女儿,全看姨娘的造化了。

姨娘领我楼上楼下看她的新家,显然她对能拥有这样大的一栋房子是满意的,我也觉得她住在这儿,比孤身一人住在别处强,因为至少在这儿还有我母亲和立舅可以照顾她。姨娘想的却不是她自己,姨娘说:“唉,我要这么多屋干什么呢?我给他们买的呢。”她说的他们,是指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子。然而母亲悄悄告诉我:她儿媳妇不许姨娘去看孙子,也不许孙子来看姨娘,连电话都不许姨娘给她孙子打。姨娘却还指望他们能一起住,真是奢望。

一只很小的黄狗趴在屋角的水泥坪里,一直瞪着小小的眼睛看着我们,估计是姨娘入住这儿后养的,偌大的屋场,又靠近山边,是应该养只狗。但它怯生生不敢靠近,也不敢叫出一声来。我离开的时候,回头看着那个可怜的黄狗,看着站在坡上抹眼泪的姨娘,想哭。

夜里坐在月光下,看天,看山,听虫声,听不远处河水的潺潺声。屋旁两年前砍伐的泡桐树,树根处又长出新的树干,此时新树已高大挺拔,在月光下成为风景。山里的夜晚凉爽,裸露的肌肤在夜空里感到凉意。想起童年时有过许多这样的夜晚,躺在月光下的竹床上,爷爷奶奶坐在旁边说话,用莆扇为我驱赶蚊子。看着头顶的星星,看着无垠的夜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日醒来,不是在屋外的竹床上,而是在屋里的蚊帐中。

在这样的夜晚,爷爷奶奶也已经回家了吧,或者就坐在我的竹椅旁,在听我们闲聊呢?这样想着,我于是微笑着侧转头,看看身后。身后是一地月色,远处,是黑色的山影。山中的坟地,是爷爷奶奶最后安息的地方。

                                                   2007-8-27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