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光荣的荆棘路  

2007-09-26 16:43:00|  分类: 我的文学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荣的荆棘路

——对新世纪中国童话的描述、思考与想象

汤素兰

 

                              1

我想写一篇关于当前中国童话的文章,这个愿望由来已久,然而,当我真正着手来研究它们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我可以借鉴参考的材料是如此之少。并不是童话的标本少了,而是我们的评论家、研究者这些年似乎不约而同地忽略了童话的研究。于是我查阅了童话网上童话论坛的所有帖子,我又发现了一个奇怪地现象,真正有价值的讨论很少,我们的讨论还停留在这样一些的问题,比如:成人要不要读童话?童话是写给儿童看的还是写给成人看的?作家要不要把自己的人生经验写进童话里去?我们为什么写不出哈利·波特这样的作品?然后就是普遍的一个声音:中国作家失去想象力了吗?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如此缺乏想象力呢?

在我认真阅读2000~2006中国童话作家们的部分童话作品之前,我也抱有同样的观点,我认为中国作家真正缺乏了想力,我们的童话这些年如此凋落,是作家的创作出了问题。但是,当我认真读过众多作家的童话的时候,我认为,我们的童话进入新世纪以来,出现了许多好作品,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童话想象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张扬,作家队伍日益壮大,出现了一批年轻的、有写作实力、有超凡想像力的作家,他们在童话创作方面作出的探索,是具有开拓意义的,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向度。

朱自强先生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的现代化进程》中,粗略地勾勒过一个中国儿童文学的现代化坐标,这个坐标由“从走向儿童本位的儿童观”、“从教训走向解放、娱乐”、“幻想力的解放”、“从短篇走向中、长篇”、“从诗走向‘散文’”等五个方面构成。其中说到,表现幻想力的童话是作为文学的最高形式,童话作品的不断出现促进了儿童文学的发展。为了将一个庞杂的现象叙述得颇为有条理一些,我的思考部分借鉴和依托了这个理论坐标。

                                2

提到新世纪的中国儿童文学,我们不能绕开的话题是《哈利·波特》、畅销书和校园小说。自从《哈利·波特》2000年被介绍到中国以后,它同时也给出版社、书商和读者带来了一个新的大陆——原来中国的童书市场如此之巨大,向来不被看好的儿童文学读物,也可成为超级畅销书。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的空前繁荣、杨红樱的炙手可热,其他儿童文学作家的图书印数跟着上扬,不能不感谢远在英国的罗琳和她的《哈利·波特》系列。然而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哈利·波特》明明是一部童话,(当然也有人称它为奇幻文学,或者幻想小说,或者别的什么什么,但从本质来说,《哈利·波特》其实就是一部童话作品,过多地纠缠于概念和分类没有什么意义。)它的到来引发了中国童书市场的繁荣昌盛,却并未带来中国童话的畅销,而是造就中国儿童小说的春天,尤其是系列校园小说的畅销。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现象。

中长篇的系列快乐校园小说,成为了新世纪以来儿童文学的主打形式,畅销书的运作模式支配着中长篇儿童小说的创作、出版、发行的全过程,儿童小说的类型化倾向日益严重,终成为病症,成为制约中国儿童文学走向多元共生繁荣的痼疾。但是,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我们倒有幸看到,童话反而逃过了这个劫难,在不被重视,在出版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些年童话借助于杂志而生存,真正出现了一批有价值的、优秀的短篇童话,在中长篇童话中,也出现了金波的《乌丢丢的奇遇》、王一梅的《鼹鼠的月亮河》、冰波的“阿笨猫系列”、葛竞的“魔法学校系列”、汤素兰的“笨狼的故事”系列和周锐的“幽默水浒”“幽默三国”等作品。

                                3

在提到优秀的短篇童话时,萧袤的《驿马》、薛涛的《两只相距四点五厘米的蚂蚁》和汤素兰的《红鞋子》是应该提到的。我认为这三篇作品代表了同一种童话类型的三个不同方面。如果我们还是按惯常的分类,把童话分为热闹派与抒情派的话,这三篇作品都可以看作是抒情派。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看到我们新世纪中国童话的变化。《驿马》通过童话的方式,写了历史的变迁,将传统与现代通过驿马的生生不息传递出来。《两只相距四点五厘米的蚂蚁》是典型的以小见大的童话,是对于一块蚂蚁琥珀的想象与演绎,却通过现代的生活语汇,将一种跨越空间的爱情表现得令人感动。《红鞋子》是一只小老鼠和一只鞋子的故事,人们解读的方式却不相同,有的看到了成长,有的理解为友情,也有人能从中读出爱情。这三篇童话为范本,我想说这些年的童话,作家们在表现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上,在对题材领域的开拓上,在童话的表现手法上,做出了有意义的探索。童话作家们已经将自己的人生经验,自己对人性、历史的思考融入童话作品中,让童话轻灵的外表和深刻的内涵结合,提升了童话的艺术品位。

在童话的各种类别上,童话作家们也做出了多种尝试,并且取得了成功。一直以来,优秀的知识童话不多,因为知识童话是要求作家用童话的方式来传授科学知识,作家在写作时无疑是戴着镣铐跳舞,很难放飞想象。但是,萧袤的《%先生和∏小姐》、俞愉《几何王国的天外来客》,让我们看到知识童话原来也可以没有任何束缚,其知识性反而可以更加突出童话的荒诞性、夸张性和滑稽性,像是童话的翅膀,让它飞得更高。

从这两篇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些年童话取得的最大收获是想象力的解放。童话作家们的想象力得到了极大的张扬。肖定丽的《芝麻巨人》和杨鹏的《耳朵出逃》、流火的《在寻找被人吃的路上》、张弘的《地球儿子老弟收》、卢颖的《尾巴他有一只猫》都能带给我们特别的阅读享受。《芝麻巨人》讲述了地球背面的巨人村一个最小的芝麻巨人到地球来发生有趣事情,狂野的想象,让这个童话轻松,幽默。《耳朵出逃》写一个城市的耳朵不堪忍受噪声污染,集体出逃的事件。80后的年轻作家流火《在寻找被吃的路上》写一只苹果如何寻找被吃掉,这样的想象带给了我们新鲜的感受。《尾巴它有一只猫》寓意很老旧,但是,进入故的角度很新,它给我们带来了思维方面的一些新质。

新世纪童话的新质,还体现在受到网络、电视、游戏等其他媒体的交互影响。很多作品的无厘头与搞笑,漫画化、电视化、语言的网络符号化,使故事节奏快,有一种速度感,画面感和读者的参与感也前所未有的增强。作品的时空的切换自由,语言上轻松幽默的成份增加,故事也更好读了。

童话想像力的解放和内容及形式受其他媒体影响表现出来的新质,让我想到了卡尔维诺在《美国讲稿》中提到的“重量”问题。他认为文学是一种生存功能,是寻求轻松,是对生活重负的一种反作用力。“我觉得在遭受痛苦与希望减轻痛苦这二者之间的联系,是人类学上一个永远不会改变的常数。文学不停寻找的正是人类学上的这种常数。”我们习惯把文学看成是对知识和人生经验与感悟的追求,因此我们一直都太过注重童话的题材和道义的色彩,注重它的“有用”和“有益”,而忽略了儿童在阅读一个童话作品时本能感到的喜悦和快乐。我们注意到新世纪的童话正在借助于作家们非凡的想象力,不断地摆脱这些“重量”而变“轻”,让作品本身将读者带到一个奇异的时空,享受阅读的快感。李志伟的《幻影男孩子》、吕丽娜的《丁香小镇的菊奶奶》、王蔚的《线条历险记》和车培晶的许多童话,它们或者为读者创设了一个新奇的童话环境,或者语言幽默机智,让阅读如同历险,如同与作家的才智较量,别有趣味。

综观这些年的童话创作,年轻作家们表现出了强劲的创作势头,写出了一大批值得称道的优秀短篇童话,而且有些作者开始表现自己明显的写作风格,比如李志伟的作品,想象狂野,语言机智幽默,可读性强;王蔚的童话,角度新,构思奇巧;肖定丽的童话,把热闹与温婉巧妙地结合起来;保冬妮的童话温馨甜美……

但是,依据朱自强先生勾勒的中国儿童文学现代化进程的坐标来思考的话,评价儿童文学的进程,中长篇的儿童文学作品是一个标志。我们不得不遗憾地看到,这些年优秀的中长篇童话作品不仅不多,而且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但在新世纪的在中长篇童话中,我们不应该忽视葛竞的“魔法学校”系列。这个系列作品写了一所魔法学校的事情,有很多章节很精彩。不知道是否巧合,这套出书版的时间,正好与《哈利·波特》的进入中国吻合,评论家和读者自然会联想到这部作品是否受了罗琳的影响。其实我们可以暂时排除有否影响的问题,单看这部作品,这里面的一些童话元素,是地道中国式的,而且表现得很好。对于一个年轻的童话作家,我们应该由此欣喜地看到其天才的努力。比如其中的《肚子会说话》一节,就是写“应声虫”。“应声虫”只是我们平时惯用的一个词,并非一个具体的东西,但葛竞把它写活了,我想是葛竞第一次把它写到童话里,并且写得合情合理。葛竞的“魔法学校”与罗琳的霍格沃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中长篇中,还有老作家金波老师的《乌丢丢的奇遇》、王一梅的《鼹鼠的月亮河》和汤素兰的《阁楼精灵》等作品,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乌丢丢的奇遇》,它是正统的人文童话的代表作。冰波的“阿笨猫”系列和汤素兰的“笨狼的故事”系列,分别为我们刻画了性格鲜明的童话形象阿笨猫和笨狼。

还有一个我们不应该忽略的童话作家是王晓晴,出生于1955年的她,2005年离开了我们。20068月出版的《小兔子的月亮》一书收录了她优秀的童话作品。她的作品与葛翠琳老师的作品一脉相承,有浓郁的中国民间童话的影响。并且从讲述故事的方式和行文语言,都能看出安徒生童话的影响。这似乎是我们中国童话的传统路子,源初的文学滋养是中国传统文学和安徒生,作品比较重视教化的功能,故事有明确的寓意与指向。但是,在我们今天更年轻一些的童话作家的创作中,很少能看到这种特质了。其实传统也有好的一面,我们不能为了张扬幻想,就把一些优良的东西丢弃掉了。童话的“轻”与“重”是相对的,只要寻找到和谐与平衡点,任何童话风格与表现方式,都能产生优秀的作品。

                           4

当你读《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你一定不会忘记这部作品。因为它为我们创造了童话新的表现方式,对它的阅读有一种陌生化的效果。但我们新世纪6年来的童话创作,在形式上带给我们陌生化感受的作家和作品不多。

童话是建构一个与此世界不同的彼世界,综观我们这些年的童话创作,我们对童话世界的虚构也不够新奇与宏大。我们在谈到《哈利·波特》的时候,我们自然会想到霍格沃兹,那是一个世界,一个让读者神往的世界。但我们点数我们这些年的童话作品,我们很难有一个童话奇境能让我们记住。

对于幻想世界的虚构与模写,是一个作家实力、想象力的表现,然而,我以为我们的作家不是没有想象力,而是没有自觉地去建立自己人物关系的谱系,去建立一个彼世界,将现实的孩子带到那儿去放飞心灵的自觉的意识与追求。

我们能够栩栩如生的童话形象和人物也不多。而一个优秀的、能传之久远的童话形象,是经典童话的标志。

因此,我们可以说,我们新世纪的中国童话,虽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在幻想的解放方面,达到了前所末有的向度,但是离经典童话还是有一段距离。童话作家们的原创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5

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没有《哈利·波特》?也有很多人对这个问题给予了回答。而我以为,我们没有哈利·波特,因为我们没有哈利波特的文学传统。

我以为哈利·波特不只是一部文学作品,同时还是一种文学类型,一种文学传统。文学作品的出现,文学现象的生成,经典作品的诞生,从来都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红楼梦》的出现,离不开元明时代话本小说的发展和长篇章回小说的演练,离不开《三言二拍》和《金瓶梅》的先于它存在。现在《魔戒》这部作品对《哈利·波特》的影响已经从作品本身和罗琳的写作背景、学习背景中都找到了确切的证据。英国文化中凯尔特人的传说、骑士故事、神巫传统又直接影响了《魔戒》的诞生。《哈利·波特》这部作品,是二十一世纪世界新神话主义复兴的成果之一。

在我们的文化传承上,童话与我们的传统文化是断裂的。童话的文本、构成文体的要素,与我们的文学传统也是脱节的。

童话,甚至整个的儿童文学,都是外源的,是上世纪初西学东渐带来的结果。童话作为一种外源的艺术表现形式,在五四新文学运动后,叶圣陶的童话《稻草人》开拓了一条自己的新路,将这种幻想的艺术形式与我们中国文学的载道传统结合起来,有些篇章颇为成功。然后,到上世三十、四十年代的张天翼,这种载道的传统转而为对政治的图解之后,即便是张天翼这样一个天才的作家,写作上也呈现出了明显的向后转的趋势。从《大林和小林》到《秃秃大王》,再到《金鸭帝国》,张天翼的童话艺术水准直线滑落。

新中国成立后,受到儿童文学是“教育儿童的文学”的儿童文学观的影响,好的童话作品虽然是凤毛麟角,但还是有《下次开船港台》、《没头脑和不高兴》、《宝葫芦的秘密》、《小布头奇遇记》等一些较为优秀的童话作品。童话真正的解放是上世纪八十年,中国社会进入新时期后。从郑渊洁开始,出现了郑渊洁、周锐、葛冰、冰波等一批优秀童话作家,郑渊洁童话的热闹,周锐童话的幽默,冰波童话的抒情,张秋生童话的诗意,葛冰童话的机智,这些作品带来了上个世纪童话新的一次高峰。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国儿童文学的儿童观、文学观、教育观的多元化,作家的创作环境宽松,创作方法多样,作家与理论家联手,对儿童文学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与探索。作家们对幻想文学也进行了全方面的开掘与探索,从以前单纯的安徒生童话传统,到大幻想、科幻、架空的现实主义、将小说创作手法引童话,作出了各种尝试,也出现了许多优秀的作家和作品。周锐、冰波、葛冰、张秋生等成熟作家的童话一直保持在一个较高的艺术水准上,陈丹燕的《我的妈妈是精灵》将幻想与现实有机结合,呈现给我们一个无限真实的故事。年轻作家也写出了不少优秀作品,葛竞的《指甲壳里的海》、汤素兰的《驴家族》、石节的《打伞的城市》、孙迎的《瞧咱这条热带鱼》、杨老黑的《地丁婆婆》等是也相当有特色不错。

然而,我们的童话,无论在哪个时代,总是感到它们与经典有些差距,我们的童话作家数量并不少,但是,像林格伦、罗大里、达尔那样的童话大师,总是没有出现。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我们前面所说的童话作为一种外源型的文学样式,在文体上与传统有天生的断绝之外,还有其他更为重要的原因。

首先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与童话的结合不够。童话是最需要创造力的文体,据说幻想这个词是从古希腊语来的,字面的意思是“使之像眼睛看得见一般”。将知觉和对象,用心灵来理解,把现实中没有的东西,创造成有形物。对任何东西的创造其实都不是凭空的,它必得有传统,有基因,有范式,立足于旧的,从旧中产生新,推陈出新。就像人类生命的延续一样,是一个道理。有母体,有基因,才有新的生命。如果我们的母体先天不足,我们的基因是断裂的,当然难以产生有力量的新生命。

我们知道,在日本,童话的传统也与我们一样,是外源型的,但是,日本却出现了许多优秀的童话作家和童话作品,尤其近年来宫崎峻的动画电影在全世界享有美誉,更加让人们对日本的童话刮目相看。不管我们是看日本宫崎峻的动画电影,还是读宫泽贤治、安房直子的童话,我们都能明显感到他们的作品和日本文学传统、和日本民族的审美心理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些作品是深深植根于日本本土的,是属于日本的童话。但是,读我们自己的作品,这种感觉却不那么明显。在我们每年发表和出版的童话作品中,有众多的作品,你根本看不出来是谁写的,更看不出来是哪一个国家的人写的。年轻学者郭艳在《儿童文学想象疆域的拓展与中国本土神话传说》一文中认为,当下中国的“童话和寓言作品对于世界的想象、类型化形象、意象、时空切换和奇幻手法的运用,时常局限在西方童话、寓言、魔幻文学经典的思维框架和体系中。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仅在局部和细微处有一些小小的体验和发现,整体写作上的低难度和去风格化,其实已经成为儿童文学创作中的瓶颈。”这段话说得不无道理。

第二是作家本身在艺术上的探索和评论家的引领不够。任何一个时代的文学艺术,都有理论的探索与倡导在前,象五四时期的新文学运动、文革当中的“三突出”创作、上世纪的伤痕文学、寻根文学,都是理论的探索和文学的实践相辅相成的。然而回顾中国童话风雨百年,理论上的引领、艺术上的探索,始终是欠缺的。没有了理论上的引领和总结,没有观念上的更新和变化,没有作家的自觉探险和突破,要想写出有新质、有中国特色的童话,并成为经典,只能是空中楼阁。

第三是作家本身的涵养不够。这里说的涵养我想包括了作家对技巧的挑战,重要的还是指作家本人的儿童观、教育观、文学观、人生观、世界观、宇宙观的等等。《彼得·潘》的出现,跟其作者巴利的童心主义是分不开的。不是惟美主义作家王尔德,就写不出《安乐王子》和《道连·格雷的画像》这类作品。本人一直觉得《道连·格雷的画像》是可以当作童话来读的。而格雷厄姆的《柳林风声》是“丰盛的心灵产生的丰盛的故事”,它的笔调是清新明确的,使用的语言是充满着魅力的韵文,它是自然世界的象征,表现的是最单纯的生物在他们的生活里品味着最单纯的喜悦,这是一本有关“生活、日光、流水、森林、尘土之路、冬夜炉边……的书。”每一个能写出经典童话的作家,作品成功决不是偶然的,是一个作家思想智慧和艺术技巧的完美结合。因此,不断开掘思想的深度,发现人性的真相,不断探索表现手法的多样、语言表现的准确,是关系到我们新世纪童话作家在下一个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能不能继续有创造力和想象力,写出更加优秀的作品的重大课题。

第四是作家的自觉意识不够。作家对幻想世界创造的激情与野心不够,没有自觉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幻想王国。比如经典童话中的奥茨国、豆蔻镇、木民谷……而在我们的童话中,我们能够说出来的幻想世界太少了。与幻想世界的创造同样不够的,是对人物形象的原创性不够。我们的儿童文学,风雨百年,真正能让人耳熟能详的人物形象太少了。我们至今还没有像木偶匹诺曹、长袜子皮皮、小王子、骑鹅的尼尔斯这样的经典形象。我们的童话形象,王子、公主、巫婆、魔法师一大堆,他们的衣着装扮都是西服,他们的法术咒语洋话连篇,即便他们看上去活泼又可爱,但读者和评论家很难得把它们同在西方童话世界飞来飞去的王子、公主、巫婆魔和法师们分开来。这同时也反过来证明,我们的童话作品对读者的影响力确实不够,我们确实还很少有真正称得上经典的童话作品。

童话应该是最不受时代和环境影响的而能够生存在幻想世界的永恒之国的。它也不会被将来的社会习惯约束,而成为落后的文学。就算“再过二十个世纪,当你看见有人阅读《爱丽丝漫游奇境记》而嗤嗤的笑,或哈哈的笑,我们都不以为奇。世界上不会被时间淘汰的东西并不多,在这不多的东西当中,有一件是优秀的幻想作品。杰出的幻想作品,永远都是孩子们特别贵重的财宝呢!”

我想以及李利安·H·史密斯在《欢欣岁月》中写的这段话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与中国新世纪的童话作家们共勉——新世纪的中国童话,呼唤力作,呼唤畅销书,呼唤自己的童话大师!

                                                       2007-9-15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