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我要去晋祠  

2007-10-26 11:37:00|  分类: 我的散文随笔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贴一篇旧文.

我要去晋祠

汤素兰

 

8月底,因参加全国少儿读物订货会,我和同事们乘车前往太原。长沙到太原没有直达火车,我们先乘坐旅游列车到武昌,再从汉口乘火车去太原。汉口到太原的火车是普快,车内的条件一般,让我们很容易想到八十年代乘火车时的状况。好在二十几位同事一起出门,大家的兴趣不在车上,而在即将到来的订货会和会后的山西旅游。喜欢艺术的人想去大同看云岗石窟,去永乐宫看壁画;热爱建筑的人不想错过应县木塔、恒山的悬空寺;乐于山水的人要去爬五台山;闲情逸致的人想去平遥古城。而我,上述那些地方都去过了。当朋友们问我去哪里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们:我要去晋祠。“晋祠就在太原市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呢?”他们不以为然地说。虽然我也不知道晋祠好不好玩,但我一定要去,我感到那儿对我似乎有强烈的吸引力。

看样订货会结束后,同事们作鸟兽散,飞往山西各处名胜古迹,留下我独自一人去晋祠。

晋祠位于太原市西南部,坐落在悬瓮山下,晋水源头,距太原市25公里。山西是产煤大省,在太原市外的高速公路上,随处可以看到巨大的运煤车。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因为车辆常年超载,高速公路上的行车道被压得破烂不堪,只有超车道才稍好一点。我细看时,发现的确如此。八十年代中期,我的一个同学告诉我,说他乘火车到太原亲戚家玩,一直坐在靠窗的坐位上,因为是夏天,车窗是打开的,他下车的时候,别人都朝他看,看完后便捂着嘴笑。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来到亲戚家里,亲戚见了他也哈哈大笑。他依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亲戚只得把他推到镜子前,这样一来,他终于知道大家笑的原因了:原来他的脸一半黑一半白,靠窗的那半边脸粘满了煤灰!他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是想告诉我太原空气污染的严重程度。所幸二十年过去了,太原的空气质量大有好转,在太原市里,我并没有感到太原的空气和我见过的大多数城市的空气有什么明显的不一样。相反,当我经过市中心的汾河公园时,看到岸柳依依,碧水蓝天,仿佛置身江南。

我是在下午阳光正好的时候到达晋祠的。晋祠是我国北方最大的园林。始建于何年以无可考,但据史书上记载,早在1500年前的北魏时期,这儿就已成气候了。自古以来,晋祠以周柏、难老泉、宋塑侍女像闻名,号称三绝。可惜的是,由于过度开采地下煤层,难老泉早以断流,今天我们看到的难老泉虽然仍有汩汩泉流,但那是聪明的人们将自来水管埋入地下创造的人间奇迹。我是很喜欢水的人,站在难老泉旁,为难老泉惋惜的同时,我真心希望有一天难老泉能再度流淌。这样的奇迹不是没有,听说济南的趵突泉就在断流多年后重复生机,干涸了多年的白洋淀,随着环境的好转也碧波荡漾了。

晋祠还有著名的“望川晴晓、”“仙阁云梯”“石洞烟茶”“莲池映月”……等内外八景,有“对越匾”“难老匾”“水镜台匾”三大名匾,还有“圣母殿”“献殿”“鱼沼飞梁”三大国宝建筑。这些著名的景致印在导游册上,只要到晋祠的人一定不会错过。但我最喜欢晋祠宏大与质朴、深邃与平凡的和谐。

晋祠的历史和“桐叶封弟”的故事相关。据说有一天周成王和弟弟唐叔虞一起玩耍时,用一片桐叶剪成玉圭状,交给弟弟,说要封弟弟到唐国做诸侯。史官见了,让成王择吉日立叔虞为唐侯。成王不以为然地说:“我不过开个玩笑罢了。”史官严肃地说:“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颂之。”于是,成王就正式封叔虞为唐侯。而传说叔虞受封的古唐国就是晋阳。唐叔虞死后,人们为了纪念他,在晋水源头修了这座晋祠。这座王室的宗祠,经历了光阴的洗礼之后,我们今天能在里面找到公输子(鲁班)祠、圣母殿、苗裔堂、吕祖(吕洞宾)阁、子乔祠(王氏宗祠)、水母楼、舍利生生塔、老君洞、读书台、晋溪书院……等等等等,从我罗列的这些名称,你就已经发现,晋祠可谓三教九流,蔚然大观。有王侯、有工匠、有圣母、有民女(据说水母楼是为了纪念一个勤劳的小媳妇而建),有儒、有释、有道……在庄严中有平凡,在威风凛凛下面,有率性而为。

晋祠是动与静的典范。流动的溪水,潺潺的泉声,是动的;参天的古柏、恢宏的庙宇是静的;络绎的游人,林中的飞鸟,树梢的风雨是动的;威武的金人,侧立的侍女、檐下的匾额是静的。晋祠依山而建,最高处是三台阁。我沿着青砖铺就的台阶,登上三台阁俯瞰,远处是太原城的滚滚红尘,而晋祠掩映在周柏唐槐之中,仿佛处变不惊的一个智者。我看到脚下的青砖小径因年代的久远和游人的脚步,多处凹陷,我听见林中有蝉声长长短短,像絮叨,亦像歌唱。当我着沿着一条小径,从三台阁往下走,前往公输子祠的时候,我和一只大鸟在小径上猛然相遇。我停住脚步,它也停住脚步。我们对视片刻后,它飞入蓝天,我走进游人,留下小径两旁齐腰深的茅草在微风里轻摇。

对于一个热爱古迹的人来说,晋祠里尽是珍宝,单就水镜台的扩音秘密、圣母殿的侍女塑像,就够你研究了。但对于心情来说,难忘的是溪边那一朵朵灿烂的夏花,溪底油绿的水草和那一个个寂然的门洞。穿过门洞走进去,居然是一片荒芜的院落,只有一个老人在油漆一道长长的铁栅。能在繁华的晋祠里觅得如此清幽的角落,真是福气。

                                                   2004-9-10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