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教师工资和农民工尊严  

2010-03-04 14:5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28日颁发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征求意见稿)里面提到“提高教师地位待遇”“依法保证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教师们看到了有些欢欣,这表明国家有意拉平全国教师的收入,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另外还有一条是在中小学设置正高职务,激发教师的积极性,稳定教师队伍,让优秀的教师留在教育岗位上。

教师的工资究竟要多高才合适,教师究竟要如何才能安心自己的本职工作?这似乎是一道发散思维题,不同的人应该有不同的答案。我说说最近遇到的几件事,虽然看上去毫不相干,但有内在一致性:

第一件事是春节期间参加一次聚餐,餐桌上有一位老板。此前我们互不相识。经人介绍过后,他表示听说过我的名字,而且知道我是在出版社工作的。我告诉他,我现在不在出版社了,在大学当教授去了。他听后有半分钟的沉默,然后说:现在当教授也不错,教授的地位提高了,但以前他们大学毕业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当老师。

然后他问:“现在教授收入不错吧?一年有一百万吧?”

把我吓一跳,心里说:这得把我每年的工资累加起来,干到我退休的时候吧?但我要面子,便说:“收入还过得去,但不可能那么多啦。现在教师已经是很不错的职业了,很多研究生毕业后都愿意当老师。”

第二件事是有一个我相识的教授,大学毕业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学校,从本科、硕士、博士,一直干到现在。他说他最近找了组织部的朋友,问他们能不能安排他到下面的县里去挂个职,当个副县长什么的,因为他说:“当老师真是一点用也没有。”

第三件事是昨天有一个记者问我,说最近温家宝总理在和网友聊天的时候,说到要让农民工活得有尊严,他问我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我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转变政府职能,不改变官本位思想, 是不可能解决农民工的尊严问题的。后来跟人闲聊也聊到这个问题,我说中国社会历来唯官唯上,见官矮一级,从科员、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副厅长、厅长……这么多级别,数都数不过来,加上城乡差别,农民工进城,看到城里人又低了一级,他处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要获得这个尊严得有多难?从根本上还是当官的得有公仆意识,对全体国民要普及公民意识,尤其是舆论和媒体,不要老是报道逢年过节、领导同志访贫问苦,受访的贫苦民众感恩戴德,一个国家让自己的公民获得温饱,奔向小康,本来就是国家的责任,没什么好大肆宣传的。但这位却有不一样的理解,他说:“等级也有等级的好,这能让人有上进心,否则,像西方国家,大家都平等,人都没有什么奔头,都懒散了,社会发展就慢了,就没有什么发展了……”

你给一个大学教授多少工资,能抚平他站在教处务一个小科员的办公室里,等着他慢慢放下茶杯,慢慢翻出某文件某条例,爱搭不理地回答他的问题时他心里的波澜呢?他能不后悔自己年轻的时候光顾着做学问,没有像他的同学一样去混个一官半职吗?能不后悔在学校的改革之初,只因为自己学问太好,讲课太受欢迎,留在了教师的岗位上吗?一个刚进城的农民工,站在政府的大门前,先望见岗哨,再望见一片开阔地,望见高耸的楼宇和无数的窗口,不知道哪个窗里坐着哪个大官……突然警察清理道路,他只得急忙退到一边,垂手而立,等待良久,又见警车开道,警灯闪烁,大小车辆鱼贯而出,原来是大官出行了!在这种时候,他除了觉得自己的渺小,小到尘土里去了,还能怎样呢……

农民工的尊严和教师的工资待遇虽然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但归根到底,还是能回到同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我们的政府能真正转变职能,变成服务型政府,当官的不再那么吃香了,政府开阔的大院门前能立一块牌子,写着市民休闲广场了,农民工的尊严问题也不就需要总理亲自操心了,而教师也不会天天比较自己的收入与公务员究竟差了多少了,我那个当教授的朋友也就会安心教书,不用托关系走后门到下面去挂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517)| 评论(5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