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何处不相逢(随笔)  

2010-07-12 22:55:00|  分类: 我的散文随笔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处不相逢(随笔) 近日到海边避暑休假,顺便读点书。一同休假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绝大多数拖家带口,既有三口之家,也有三代同堂,最多的组合当数祖孙乐了。 一日午餐,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位房客中午来餐厅吃饭的时候迟到了。因为疗养所人不多,餐厅实行包餐制,每日就餐时,大家凑成一桌开餐。迟到的这位到来时,大家早已开吃了。餐桌上的主食是一盘饺子,迟到者问:“这是什么馅的呀?”一个胖胖的老太太一边往自己的盘子里扒拉饺子,一边指着盘子里剩余的饺子说:“吃吧,很好吃的。”迟到者夹起一个饺子尝了一口,发现是肉馅的,便说:“怎么?是肉馅的呀!”原来这人不吃肉馅饺子。没多久迟到者终于弄清楚了状况:桌上的这一盘饺子一半是肉馅的一半是素馅的,就在老太太指点说“吃吧,好吃”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把盘子里最后剩下的六七个素馅饺子全据为已有了。但老太太还没有罢休,一边和孙子吃着素馅饺子,一边教育迟到者:“怎么?不爱吃?要搁在从前,那得过年才吃得起一顿肉馅饺子呢!” 这个老太太一下子让我有似曾相识之感。 二十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分到一所学校教书。运气不错,刚进校没几天就碰上学校招待所改建,学校把招待所的床单被褥作为福利发给了职工。但发下来不到一星期,上面来人检查,认为学校私分集体财产不对,于是学校又让大家把发下来的被褥交回去。我们部门的主任也是一位胖胖的老太太,她在部门会议上传达了学校的指示,并且相当严肃地告诫大家:集体财产是不能私

分的,这是严肃的党纪国法问题,大家应该将被褥立即上交,刻不容缓。 我那时候刚到单位,新分了宿舍,正需要置备全套被褥。我当时还真有私心,想扣下这套被褥不交。但听了主任的话,我觉得很惭愧,就像 鲁迅先生在《一件小事》中写的,主任的话“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我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主任的话教我惭愧,也催我自新,我当天下午就把被褥抱回了总务处。 一个星期后,校门口张贴一张白榜,榜上公布了一大堆名字——那是迄今没有把被褥交回学校的教职工的名字,主任的名字赫然在列。 我生长于民风淳朴的农村,大学里同学关系也很单纯,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说一套做一套的人——这件事在我心里产生的震动之大,远远超过了我长大成人、踏入社会所见识到的其他负面事件。我之前也并不是没有见识过其他骗子——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学校放了寒假,我从省城回家,在县城的汽车站排队买票,一个穿着体面的男子跟我说,他赶时间要回去上班,希望我能替他买两张票,下午他的父母要跟我坐同一趟长途班车。他又说他身上没有带钱,让我替他先买票,下午他送父母上车的时候再还我。我真的替他买了票,并且真正相信他下午会送他的父母来坐车,会把钱还给我。下午上车的时候,当然没有见到他,至于他的父母,就算是来坐车了我也不认识,他当然也没有再还钱给我。这件事情让从此对我们的县城留下极差的印象,一直到现在,我回家的时候也很少会在县城停留。然而车票钱被骗这件事给我的震惊远远不及主 何处不相逢(随笔)

 

分的,这是严肃的党纪国法问题,大家应该将被褥立即上交,刻不容缓。 我那时候刚到单位,新分了宿舍,正需要置备全套被褥。我当时还真有私心,想扣下这套被褥不交。但听了主任的话,我觉得很惭愧,就像 鲁迅先生在《一件小事》中写的,主任的话“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我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主任的话教我惭愧,也催我自新,我当天下午就把被褥抱回了总务处。 一个星期后,校门口张贴一张白榜,榜上公布了一大堆名字——那是迄今没有把被褥交回学校的教职工的名字,主任的名字赫然在列。 我生长于民风淳朴的农村,大学里同学关系也很单纯,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说一套做一套的人——这件事在我心里产生的震动之大,远远超过了我长大成人、踏入社会所见识到的其他负面事件。我之前也并不是没有见识过其他骗子——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学校放了寒假,我从省城回家,在县城的汽车站排队买票,一个穿着体面的男子跟我说,他赶时间要回去上班,希望我能替他买两张票,下午他的父母要跟我坐同一趟长途班车。他又说他身上没有带钱,让我替他先买票,下午他送父母上车的时候再还我。我真的替他买了票,并且真正相信他下午会送他的父母来坐车,会把钱还给我。下午上车的时候,当然没有见到他,至于他的父母,就算是来坐车了我也不认识,他当然也没有再还钱给我。这件事情让从此对我们的县城留下极差的印象,一直到现在,我回家的时候也很少会在县城停留。然而车票钱被骗这件事给我的震惊远远不及主

近日到海边避暑休假,顺便读点书。一同休假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绝大多数拖家带口,既有三口之家,也有三代同堂,最多的组合当数祖孙乐了。

任不还被褥,因为主任是我的领导,而县城那个男子只是个陌生人。每每想到要和这样的主任一起工作,做她的手下,便让我胆战心惊。 这几天在网上看到打工皇帝唐骏的文凭造假事件,唐骏和餐桌上吃饺子的老太太,和二十多年前那个主任显然有千差万别,但我依然有似曾相识之感。因为他们在本质上是一致的,这就是“假”,就是“说一套做一套”。这件事让我感到一种绝望的愤怒。主任的办公室毕竟只有几个人,餐桌上的胖老太太早已退休,影响所及也就是亲朋戚友,唐骏却是青年的导师和楷模,是无数青年学子的偶像。唐骏站在演讲台上,在无数的镁光灯下,告诉青年学子们《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假若有了无数成功的复制和复制的成功,我便每天都要碰上似曾相识的主任、每天都得胆战心惊了。 2010-7-10 一日午餐,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位房客中午来餐厅吃饭的时候迟到了。因为疗养所人不多,餐厅实行包餐制,每日就餐时,大家凑成一桌开餐。迟到的这位到来时,大家早已开吃了。餐桌上的主食是一盘饺子,迟到者问:“这是什么馅的呀?”一个胖胖的老太太一边往自己的盘子里扒拉饺子,一边指着盘子里剩余的饺子说:“吃吧,很好吃的。”迟到者夹起一个饺子尝了一口,发现是肉馅的,便说:“怎么?是肉馅的呀!”原来这人不吃肉馅饺子。没多久迟到者终于弄清楚了状况:桌上的这一盘饺子一半是肉馅的一半是素馅的,就在老太太指点说“吃吧,好吃”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把盘子里最后剩下的六七个素馅饺子全据为已有了。但老太太还没有罢休,一边和孙子吃着素馅饺子,一边教育迟到者:“怎么?不爱吃?要搁在从前,那得过年才吃得起一顿肉馅饺子呢!”

任不还被褥,因为主任是我的领导,而县城那个男子只是个陌生人。每每想到要和这样的主任一起工作,做她的手下,便让我胆战心惊。 这几天在网上看到打工皇帝唐骏的文凭造假事件,唐骏和餐桌上吃饺子的老太太,和二十多年前那个主任显然有千差万别,但我依然有似曾相识之感。因为他们在本质上是一致的,这就是“假”,就是“说一套做一套”。这件事让我感到一种绝望的愤怒。主任的办公室毕竟只有几个人,餐桌上的胖老太太早已退休,影响所及也就是亲朋戚友,唐骏却是青年的导师和楷模,是无数青年学子的偶像。唐骏站在演讲台上,在无数的镁光灯下,告诉青年学子们《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假若有了无数成功的复制和复制的成功,我便每天都要碰上似曾相识的主任、每天都得胆战心惊了。 2010-7-10

这个老太太一下子让我有似曾相识之感。

二十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分到一所学校教书。运气不错,刚进校没几天就碰上学校招待所改建,学校把招待所的床单被褥作为福利发给了职工。但发下来不到一星期,上面来人检查,认为学校私分集体财产不对,于是学校又让大家把发下来的被褥交回去。我们部门的主任也是一位胖胖的老太太,她在部门会议上传达了学校的指示,并且相当严肃地告诫大家:集体财产是不能私分的,这是严肃的党纪国法问题,大家应该将被褥立即上交,刻不容缓。

我那时候刚到单位,新分了宿舍,正需要置备全套被褥。我当时还真有私心,想扣下这套被褥不交。但听了主任的话,我觉得很惭愧,就像 鲁迅先生在《一件小事》中写的,主任的话“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我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主任的话教我惭愧,也催我自新,我当天下午就把被褥抱回了总务处。

何处不相逢(随笔) 近日到海边避暑休假,顺便读点书。一同休假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绝大多数拖家带口,既有三口之家,也有三代同堂,最多的组合当数祖孙乐了。 一日午餐,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位房客中午来餐厅吃饭的时候迟到了。因为疗养所人不多,餐厅实行包餐制,每日就餐时,大家凑成一桌开餐。迟到的这位到来时,大家早已开吃了。餐桌上的主食是一盘饺子,迟到者问:“这是什么馅的呀?”一个胖胖的老太太一边往自己的盘子里扒拉饺子,一边指着盘子里剩余的饺子说:“吃吧,很好吃的。”迟到者夹起一个饺子尝了一口,发现是肉馅的,便说:“怎么?是肉馅的呀!”原来这人不吃肉馅饺子。没多久迟到者终于弄清楚了状况:桌上的这一盘饺子一半是肉馅的一半是素馅的,就在老太太指点说“吃吧,好吃”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把盘子里最后剩下的六七个素馅饺子全据为已有了。但老太太还没有罢休,一边和孙子吃着素馅饺子,一边教育迟到者:“怎么?不爱吃?要搁在从前,那得过年才吃得起一顿肉馅饺子呢!” 这个老太太一下子让我有似曾相识之感。 二十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分到一所学校教书。运气不错,刚进校没几天就碰上学校招待所改建,学校把招待所的床单被褥作为福利发给了职工。但发下来不到一星期,上面来人检查,认为学校私分集体财产不对,于是学校又让大家把发下来的被褥交回去。我们部门的主任也是一位胖胖的老太太,她在部门会议上传达了学校的指示,并且相当严肃地告诫大家:集体财产是不能私

一个星期后,校门口张贴一张白榜,榜上公布了一大堆名字——那是迄今没有把被褥交回学校的教职工的名字,主任的名字赫然在列。

何处不相逢(随笔) 近日到海边避暑休假,顺便读点书。一同休假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绝大多数拖家带口,既有三口之家,也有三代同堂,最多的组合当数祖孙乐了。 一日午餐,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位房客中午来餐厅吃饭的时候迟到了。因为疗养所人不多,餐厅实行包餐制,每日就餐时,大家凑成一桌开餐。迟到的这位到来时,大家早已开吃了。餐桌上的主食是一盘饺子,迟到者问:“这是什么馅的呀?”一个胖胖的老太太一边往自己的盘子里扒拉饺子,一边指着盘子里剩余的饺子说:“吃吧,很好吃的。”迟到者夹起一个饺子尝了一口,发现是肉馅的,便说:“怎么?是肉馅的呀!”原来这人不吃肉馅饺子。没多久迟到者终于弄清楚了状况:桌上的这一盘饺子一半是肉馅的一半是素馅的,就在老太太指点说“吃吧,好吃”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把盘子里最后剩下的六七个素馅饺子全据为已有了。但老太太还没有罢休,一边和孙子吃着素馅饺子,一边教育迟到者:“怎么?不爱吃?要搁在从前,那得过年才吃得起一顿肉馅饺子呢!” 这个老太太一下子让我有似曾相识之感。 二十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分到一所学校教书。运气不错,刚进校没几天就碰上学校招待所改建,学校把招待所的床单被褥作为福利发给了职工。但发下来不到一星期,上面来人检查,认为学校私分集体财产不对,于是学校又让大家把发下来的被褥交回去。我们部门的主任也是一位胖胖的老太太,她在部门会议上传达了学校的指示,并且相当严肃地告诫大家:集体财产是不能私 我生长于民风淳朴的农村,大学里同学关系也很单纯,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说一套做一套的人——这件事在我心里产生的震动之大,远远超过了我长大成人、踏入社会所见识到的其他负面事件。我之前也并不是没有见识过其他骗子——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学校放了寒假,我从省城回家,在县城的汽车站排队买票,一个穿着体面的男子跟我说,他赶时间要回去上班,希望我能替他买两张票,下午他的父母要跟我坐同一趟长途班车。他又说他身上没有带钱,让我替他先买票,下午他送父母上车的时候再还我。我真的替他买了票,并且真正相信他下午会送他的父母来坐车,会把钱还给我。下午上车的时候,当然没有见到他,至于他的父母,就算是来坐车了我也不认识,他当然也没有再还钱给我。这件事情让从此对我们的县城留下极差的印象,一直到现在,我回家的时候也很少会在县城停留。然而车票钱被骗这件事给我的震惊远远不及主任不还被褥,因为主任是我的领导,而县城那个男子只是个陌生人。每每想到要和这样的主任一起工作,做她的手下,便让我胆战心惊。

这几天在网上看到打工皇帝唐骏的文凭造假事件,唐骏和餐桌上吃饺子的老太太,和二十多年前那个主任显然有千差万别,但我依然有似曾相识之感。因为他们在本质上是一致的,这就是“假”,就是“说一套做一套”。这件事让我感到一种绝望的愤怒。主任的办公室毕竟只有几个人,餐桌上的胖老太太早已退休,影响所及也就是亲朋戚友,唐骏却是青年的导师和楷模,是无数青年学子的偶像。唐骏站在演讲台上,在无数的镁光灯下,告诉青年学子们《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假若有了无数成功的复制和复制的成功,我便每天都要碰上似曾相识的主任、每天都得胆战心惊了。

                                 2010-7-10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