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最后一场演唱会——儿子的高考作文  

2011-06-08 10:17:00|  分类: 我的博客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与一张张的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三十分钟写完的,可能还是有点赶……) 下面这个版本是我看过他的作文之后,提了点小意见,儿子再修改的。 最后的演唱会 “拉开大幕的时候,那前三排最好的座位,会不会有人?” 幕布的另一端,做着上台前准备的他脸上没有了以往的自信神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他们,都收到邀请了吧?” “那他们,今天会来吧?” …… 当时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的经纪公司基本上毫不迟疑的就投了反对票:本来自己就已经没有什么人气了,这一次的演唱会就相当于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结果现在居然还要空出前三排最好的位子给一群乡下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所谓的“一群乡下人”,给了他怎样的帮助与支持。 那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而以前的乡村出身和那些支持过自己的乡亲们,自然成了自己最想抹去的印记。 在接受采访时,他在媒体面前对自己的音乐世家背景和大城市籍贯滔滔不绝。而当有记者问到那个小乡村时,他直截了当的回答:“对不起,我从没有听说过……” 在自己做巡回签售活动的时候,经常会碰到热情的在外打工来捧场的乡亲们,而当他面对乡亲们向他伸来的表示祝贺的手,他皱皱眉,把脸撇到一边,厌恶的说:“我不想和你握手……” 而当自己名声大噪赚的盆满钵满之时,乡村的老支书,那个拍板决定每家都来帮助他实现梦想的老人来找他希望他能为以前的家乡建一所小学时,却被他的保镖直接拒之门外,回答老支书的,只有他冷冰冰的话语:“走开,我不认识你……” 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乡亲们的消息,那个小乡村,似乎就完全消失在记忆里了。 他终于成功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却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成名太快让他彻底迷失了自我,酒精,女人,毒品,挥金如土的他几乎将自己

儿子没有参加今年的高考,因为此前他参加了美国高考,已被密歇根州立大学等五所美国高校录取。他决定去密歇根读书。但他似乎有高考情结。昨天湖南的高考作文题一经公布,他在家里立即写了篇高考作文,用时30分钟。

湖南高考作文题: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以此为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

下面是我儿子的高考作文,贴出来和大家共享

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最后一场演唱会
    在舞台的幕布之后,他似乎依然和以前一样做着演出的准备:化妆,做一些准备活动和发声练习,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上台之前也还是一定要喝一杯刚泡好的新茶……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与一张张的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三十分钟写完的,可能还是有点赶……) 下面这个版本是我看过他的作文之后,提了点小意见,儿子再修改的。 最后的演唱会 “拉开大幕的时候,那前三排最好的座位,会不会有人?” 幕布的另一端,做着上台前准备的他脸上没有了以往的自信神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他们,都收到邀请了吧?” “那他们,今天会来吧?” …… 当时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的经纪公司基本上毫不迟疑的就投了反对票:本来自己就已经没有什么人气了,这一次的演唱会就相当于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结果现在居然还要空出前三排最好的位子给一群乡下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所谓的“一群乡下人”,给了他怎样的帮助与支持。 那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而以前的乡村出身和那些支持过自己的乡亲们,自然成了自己最想抹去的印记。 在接受采访时,他在媒体面前对自己的音乐世家背景和大城市籍贯滔滔不绝。而当有记者问到那个小乡村时,他直截了当的回答:“对不起,我从没有听说过……” 在自己做巡回签售活动的时候,经常会碰到热情的在外打工来捧场的乡亲们,而当他面对乡亲们向他伸来的表示祝贺的手,他皱皱眉,把脸撇到一边,厌恶的说:“我不想和你握手……” 而当自己名声大噪赚的盆满钵满之时,乡村的老支书,那个拍板决定每家都来帮助他实现梦想的老人来找他希望他能为以前的家乡建一所小学时,却被他的保镖直接拒之门外,回答老支书的,只有他冷冰冰的话语:“走开,我不认识你……” 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乡亲们的消息,那个小乡村,似乎就完全消失在记忆里了。 他终于成功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却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成名太快让他彻底迷失了自我,酒精,女人,毒品,挥金如土的他几乎将自己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但人们似乎都忽略了,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和因为紧张而抖动的双手。
   “今天,要加油啊……”他低声对自己说,但眼神中没有往日的自信,反而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各位乡亲们!!今天可是著名歌手T先生告别乐坛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大家不要错过啊!!!”外面的广播里还在播着宣传的口号,而在后台的他则尽可能的竖着耳朵,想听到一些他熟悉的欢呼和呐喊。
    但是,在耳边的却是彻骨的寂静,没有欢呼,没有喧闹,甚至……就连他预想的唾骂声都没有。
   “真的……没有人来么?”他眼神立刻暗淡了下来,嘴角随即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果然,他们还是不肯原谅我啊……”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乡亲们,我来了啊……我回来了啊……”
   这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儿子没有参加今年的高考,因为此前他参加了美国高考,已被密歇根州立大学等五所美国高校录取。他决定去密歇根读书。但他似乎有高考情结。昨天湖南的高考作文题一经公布,他在家里立即写了篇高考作文,用时30分钟。 湖南高考作文题: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以此为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 下面是我儿子的高考作文,贴出来和大家共享。 最后一场演唱会 在舞台的幕布之后,他似乎依然和以前一样做着演出的准备:化妆,做一些准备活动和发声练习,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上台之前也还是一定要喝一杯刚泡好的新茶……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但人们似乎都忽略了,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和因为紧张而抖动的双手。 “今天,要加油啊……”他低声对自己说,但眼神中没有往日的自信,反而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各位乡亲们!!今天可是著名歌手T先生告别乐坛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大家不要错过啊!!!”外面的广播里还在播着宣传的口号,而在后台的他则尽可能的竖着耳朵,想听到一些他熟悉的欢呼和呐喊。 但是,在耳边的却是彻骨的寂静,没有欢呼,没有喧闹,甚至……就连他预想的唾骂声都没有。 “真的……没有人来么?”他眼神立刻暗淡了下来,嘴角随即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果然,他们还是不肯原谅我啊……” “乡亲们,我来了啊……我回来了啊……” 这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挥金如土,官司绯闻缠身,而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家乡的时候,他甚至直接说自己从没听过那个小乡村的名字,村里的老支书一气之下,从此和他断了联系…… 娱乐圈的更新换代速度,本来就快得惊人,一个不断堕落的明星,自然就如同流星一般一闪即逝。 现在早已在娱乐圈没有关注度的他,只好黯然宣布离开来博取最后一点眼球,而在这时,他又重新想到了昔日资助自己的小山村,愧疚感使他做出了在这里召开告别演唱会的选择。 但……似乎没有人来? “好吧,就算没有人……这也是我的演唱会。”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儿子没有参加今年的高考,因为此前他参加了美国高考,已被密歇根州立大学等五所美国高校录取。他决定去密歇根读书。但他似乎有高考情结。昨天湖南的高考作文题一经公布,他在家里立即写了篇高考作文,用时30分钟。 湖南高考作文题: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以此为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 下面是我儿子的高考作文,贴出来和大家共享。 最后一场演唱会 在舞台的幕布之后,他似乎依然和以前一样做着演出的准备:化妆,做一些准备活动和发声练习,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上台之前也还是一定要喝一杯刚泡好的新茶……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但人们似乎都忽略了,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和因为紧张而抖动的双手。 “今天,要加油啊……”他低声对自己说,但眼神中没有往日的自信,反而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各位乡亲们!!今天可是著名歌手T先生告别乐坛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大家不要错过啊!!!”外面的广播里还在播着宣传的口号,而在后台的他则尽可能的竖着耳朵,想听到一些他熟悉的欢呼和呐喊。 但是,在耳边的却是彻骨的寂静,没有欢呼,没有喧闹,甚至……就连他预想的唾骂声都没有。 “真的……没有人来么?”他眼神立刻暗淡了下来,嘴角随即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果然,他们还是不肯原谅我啊……” “乡亲们,我来了啊……我回来了啊……” 这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挥金如土,官司绯闻缠身,而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家乡的时候,他甚至直接说自己从没听过那个小乡村的名字,村里的老支书一气之下,从此和他断了联系…… 娱乐圈的更新换代速度,本来就快得惊人,一个不断堕落的明星,自然就如同流星一般一闪即逝。 现在早已在娱乐圈没有关注度的他,只好黯然宣布离开来博取最后一点眼球,而在这时,他又重新想到了昔日资助自己的小山村,愧疚感使他做出了在这里召开告别演唱会的选择。 但……似乎没有人来? “好吧,就算没有人……这也是我的演唱会。”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挥金如土,官司绯闻缠身,而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家乡的时候,他甚至直接说自己从没听过那个小乡村的名字,村里的老支书一气之下,从此和他断了联系……
   娱乐圈的更新换代速度,本来就快得惊人,一个不断堕落的明星,自然就如同流星一般一闪即逝。
   现在早已在娱乐圈没有关注度的他,只好黯然宣布离开来博取最后一点眼球,而在这时,他又重新想到了昔日资助自己的小山村,愧疚感使他做出了在这里召开告别演唱会的选择。
   但……似乎没有人来?
  “好吧,就算没有人……这也是我的演唱会。”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与一张张的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三十分钟写完的,可能还是有点赶……)

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下面这个版本是我看过他的作文之后,提了点小意见,儿子再修改的。


                       最后的演唱会

 

 “拉开大幕的时候,那前三排最好的座位,会不会有人?”
  幕布的另一端,做着上台前准备的他脸上没有了以往的自信神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他们,都收到邀请了吧?”
  “那他们,今天会来吧?”
   ……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当时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的经纪公司基本上毫不迟疑的就投了反对票:本来自己就已经没有什么人气了,这一次的演唱会就相当于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结果现在居然还要空出前三排最好的位子给一群乡下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所谓的“一群乡下人”,给了他怎样的帮助与支持。
  那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与一张张的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三十分钟写完的,可能还是有点赶……) 下面这个版本是我看过他的作文之后,提了点小意见,儿子再修改的。 最后的演唱会 “拉开大幕的时候,那前三排最好的座位,会不会有人?” 幕布的另一端,做着上台前准备的他脸上没有了以往的自信神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他们,都收到邀请了吧?” “那他们,今天会来吧?” …… 当时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的经纪公司基本上毫不迟疑的就投了反对票:本来自己就已经没有什么人气了,这一次的演唱会就相当于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结果现在居然还要空出前三排最好的位子给一群乡下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所谓的“一群乡下人”,给了他怎样的帮助与支持。 那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而以前的乡村出身和那些支持过自己的乡亲们,自然成了自己最想抹去的印记。 在接受采访时,他在媒体面前对自己的音乐世家背景和大城市籍贯滔滔不绝。而当有记者问到那个小乡村时,他直截了当的回答:“对不起,我从没有听说过……” 在自己做巡回签售活动的时候,经常会碰到热情的在外打工来捧场的乡亲们,而当他面对乡亲们向他伸来的表示祝贺的手,他皱皱眉,把脸撇到一边,厌恶的说:“我不想和你握手……” 而当自己名声大噪赚的盆满钵满之时,乡村的老支书,那个拍板决定每家都来帮助他实现梦想的老人来找他希望他能为以前的家乡建一所小学时,却被他的保镖直接拒之门外,回答老支书的,只有他冷冰冰的话语:“走开,我不认识你……” 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乡亲们的消息,那个小乡村,似乎就完全消失在记忆里了。 他终于成功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却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成名太快让他彻底迷失了自我,酒精,女人,毒品,挥金如土的他几乎将自己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而以前的乡村出身和那些支持过自己的乡亲们,自然成了自己最想抹去的印记。
  在接受采访时,他在媒体面前对自己的音乐世家背景和大城市籍贯滔滔不绝。而当有记者问到那个小乡村时,他直截了当的回答:“对不起,我从没有听说过……”
  在自己做巡回签售活动的时候,经常会碰到热情的在外打工来捧场的乡亲们,而当他面对乡亲们向他伸来的表示祝贺的手,他皱皱眉,把脸撇到一边,厌恶的说:“我不想和你握手……”
  而当自己名声大噪赚的盆满钵满之时,乡村的老支书,那个拍板决定每家都来帮助他实现梦想的老人来找他希望他能为以前的家乡建一所小学时,却被他的保镖直接拒之门外,回答老支书的,只有他冷冰冰的话语:“走开,我不认识你……”
  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乡亲们的消息,那个小乡村,似乎就完全消失在记忆里了。
  他终于成功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却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成名太快让他彻底迷失了自我,酒精,女人,毒品,挥金如土的他几乎将自己的财产尽数挥霍,而他一系列的劣行的曝光更是让他的人气跌倒谷底……官司缠身,形象恶劣,在极注重形象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娱乐圈,他已经过气了。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与一张张的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三十分钟写完的,可能还是有点赶……) 下面这个版本是我看过他的作文之后,提了点小意见,儿子再修改的。 最后的演唱会 “拉开大幕的时候,那前三排最好的座位,会不会有人?” 幕布的另一端,做着上台前准备的他脸上没有了以往的自信神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他们,都收到邀请了吧?” “那他们,今天会来吧?” …… 当时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的经纪公司基本上毫不迟疑的就投了反对票:本来自己就已经没有什么人气了,这一次的演唱会就相当于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结果现在居然还要空出前三排最好的位子给一群乡下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所谓的“一群乡下人”,给了他怎样的帮助与支持。 那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而以前的乡村出身和那些支持过自己的乡亲们,自然成了自己最想抹去的印记。 在接受采访时,他在媒体面前对自己的音乐世家背景和大城市籍贯滔滔不绝。而当有记者问到那个小乡村时,他直截了当的回答:“对不起,我从没有听说过……” 在自己做巡回签售活动的时候,经常会碰到热情的在外打工来捧场的乡亲们,而当他面对乡亲们向他伸来的表示祝贺的手,他皱皱眉,把脸撇到一边,厌恶的说:“我不想和你握手……” 而当自己名声大噪赚的盆满钵满之时,乡村的老支书,那个拍板决定每家都来帮助他实现梦想的老人来找他希望他能为以前的家乡建一所小学时,却被他的保镖直接拒之门外,回答老支书的,只有他冷冰冰的话语:“走开,我不认识你……” 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乡亲们的消息,那个小乡村,似乎就完全消失在记忆里了。 他终于成功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却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成名太快让他彻底迷失了自我,酒精,女人,毒品,挥金如土的他几乎将自己
  而处在人生谷底的他,也开始考虑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但自己还这么年轻,就此放弃,他真不甘心。
  他决定自己再办一场演唱会,当做对自己未来的最后一次赌博:新的开始,或是就此结束……
  “但是,还会有人支持我么?”他自言自语。
  “或许,”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乡亲们还会……吧?”
  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真的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原谅吗?
  虽然满是忐忑,但他还是将演唱会定在最靠近自己家乡的那个城市,还托公司给每个乡亲发了邀请函,并把最好的票留给了他们。 儿子没有参加今年的高考,因为此前他参加了美国高考,已被密歇根州立大学等五所美国高校录取。他决定去密歇根读书。但他似乎有高考情结。昨天湖南的高考作文题一经公布,他在家里立即写了篇高考作文,用时30分钟。 湖南高考作文题: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以此为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 下面是我儿子的高考作文,贴出来和大家共享。 最后一场演唱会 在舞台的幕布之后,他似乎依然和以前一样做着演出的准备:化妆,做一些准备活动和发声练习,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上台之前也还是一定要喝一杯刚泡好的新茶……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但人们似乎都忽略了,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和因为紧张而抖动的双手。 “今天,要加油啊……”他低声对自己说,但眼神中没有往日的自信,反而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各位乡亲们!!今天可是著名歌手T先生告别乐坛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大家不要错过啊!!!”外面的广播里还在播着宣传的口号,而在后台的他则尽可能的竖着耳朵,想听到一些他熟悉的欢呼和呐喊。 但是,在耳边的却是彻骨的寂静,没有欢呼,没有喧闹,甚至……就连他预想的唾骂声都没有。 “真的……没有人来么?”他眼神立刻暗淡了下来,嘴角随即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果然,他们还是不肯原谅我啊……” “乡亲们,我来了啊……我回来了啊……” 这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挥金如土,官司绯闻缠身,而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家乡的时候,他甚至直接说自己从没听过那个小乡村的名字,村里的老支书一气之下,从此和他断了联系…… 娱乐圈的更新换代速度,本来就快得惊人,一个不断堕落的明星,自然就如同流星一般一闪即逝。 现在早已在娱乐圈没有关注度的他,只好黯然宣布离开来博取最后一点眼球,而在这时,他又重新想到了昔日资助自己的小山村,愧疚感使他做出了在这里召开告别演唱会的选择。 但……似乎没有人来? “好吧,就算没有人……这也是我的演唱会。”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
  “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了,试着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放弃,你们就是答案。”
  “你们,会来吗?”
  …… 儿子没有参加今年的高考,因为此前他参加了美国高考,已被密歇根州立大学等五所美国高校录取。他决定去密歇根读书。但他似乎有高考情结。昨天湖南的高考作文题一经公布,他在家里立即写了篇高考作文,用时30分钟。 湖南高考作文题: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以此为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 下面是我儿子的高考作文,贴出来和大家共享。 最后一场演唱会 在舞台的幕布之后,他似乎依然和以前一样做着演出的准备:化妆,做一些准备活动和发声练习,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上台之前也还是一定要喝一杯刚泡好的新茶……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但人们似乎都忽略了,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和因为紧张而抖动的双手。 “今天,要加油啊……”他低声对自己说,但眼神中没有往日的自信,反而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各位乡亲们!!今天可是著名歌手T先生告别乐坛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大家不要错过啊!!!”外面的广播里还在播着宣传的口号,而在后台的他则尽可能的竖着耳朵,想听到一些他熟悉的欢呼和呐喊。 但是,在耳边的却是彻骨的寂静,没有欢呼,没有喧闹,甚至……就连他预想的唾骂声都没有。 “真的……没有人来么?”他眼神立刻暗淡了下来,嘴角随即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果然,他们还是不肯原谅我啊……” “乡亲们,我来了啊……我回来了啊……” 这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挥金如土,官司绯闻缠身,而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家乡的时候,他甚至直接说自己从没听过那个小乡村的名字,村里的老支书一气之下,从此和他断了联系…… 娱乐圈的更新换代速度,本来就快得惊人,一个不断堕落的明星,自然就如同流星一般一闪即逝。 现在早已在娱乐圈没有关注度的他,只好黯然宣布离开来博取最后一点眼球,而在这时,他又重新想到了昔日资助自己的小山村,愧疚感使他做出了在这里召开告别演唱会的选择。 但……似乎没有人来? “好吧,就算没有人……这也是我的演唱会。”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
  “好吧,”听到舞台上音乐响起,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是我最后的演唱会,我得走了……”
  他苦笑了一下,走上了舞台,幕布缓缓拉开……
  “无论多少欢呼和掌声,都比不上你们能出现在那里……”
  走上舞台,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留下的前三排。
  他忽然愣住了。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和一张张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伴着全场的欢呼,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是烛光点点。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空空荡荡的座位,而是所有乡亲。 令他惊讶的是,映入眼帘的不是憎恶与唾弃的表情,而是“欢迎回家”的横幅与一张张的笑脸。 他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伴随的却是嘴角的微笑,然后缓缓拿过麦克风,带着哽咽说到: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三十分钟写完的,可能还是有点赶……) 下面这个版本是我看过他的作文之后,提了点小意见,儿子再修改的。 最后的演唱会 “拉开大幕的时候,那前三排最好的座位,会不会有人?” 幕布的另一端,做着上台前准备的他脸上没有了以往的自信神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惶恐…… “他们,都收到邀请了吧?” “那他们,今天会来吧?” …… 当时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的经纪公司基本上毫不迟疑的就投了反对票:本来自己就已经没有什么人气了,这一次的演唱会就相当于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结果现在居然还要空出前三排最好的位子给一群乡下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所谓的“一群乡下人”,给了他怎样的帮助与支持。 那座小山村,是他的家乡,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家乡。 他从小就很有唱歌天赋,也很爱唱歌,在田间,在树下,在牛背上,哪里都能听到他的歌声。 但从小没了父母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他,却根本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梦想。 乡亲们是淳朴的,他们可能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他们总记着一条:老天爷赐的东西,决不能就这么糟践了。 于是村里的每一家,每个月都从本就不富裕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供他读书,供他考出了大山,供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实现他的唱歌梦想。 他也很争气,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本就出众的天赋,获得了唱片公司的青睐,各种邀约滚滚而来,他成名了。 但成名之后的他,却不再是昔日那个在乡间小路上自在歌唱的放牛娃,而变成了一个虚荣与势利的男歌手。 而以前的乡村出身和那些支持过自己的乡亲们,自然成了自己最想抹去的印记。 在接受采访时,他在媒体面前对自己的音乐世家背景和大城市籍贯滔滔不绝。而当有记者问到那个小乡村时,他直截了当的回答:“对不起,我从没有听说过……” 在自己做巡回签售活动的时候,经常会碰到热情的在外打工来捧场的乡亲们,而当他面对乡亲们向他伸来的表示祝贺的手,他皱皱眉,把脸撇到一边,厌恶的说:“我不想和你握手……” 而当自己名声大噪赚的盆满钵满之时,乡村的老支书,那个拍板决定每家都来帮助他实现梦想的老人来找他希望他能为以前的家乡建一所小学时,却被他的保镖直接拒之门外,回答老支书的,只有他冷冰冰的话语:“走开,我不认识你……” 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乡亲们的消息,那个小乡村,似乎就完全消失在记忆里了。 他终于成功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却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成名太快让他彻底迷失了自我,酒精,女人,毒品,挥金如土的他几乎将自己
“恩……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