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2011-09-02 17: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小作家妞妞写大作家的文章,分享了!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原文地址: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快乐天使妞妞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刘 卿 竹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出感动的果实。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和谭旭东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老师在一起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和汤素兰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老师在一起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快乐的小伙伴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介绍我的海报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时地打架,可他又不敢睡觉,总不能别人说的吐沫横飞,自己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吧,他于是两只手把资料举在脑袋前面,头还不时地点着,其他老师笑着不断拿着照相机拍照,忙着记录他“认真”看书的样子,安老师真是个可爱、调皮的大孩子呀! 安老师是被樊发稼爷爷的大嗓门吵醒的,樊老师是个很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满头的银发,挺直的腰杆,就像挂满霜雪的老松树,整个人充满激情,樊爷爷的声音非常洪亮。他好几次都不想拿话筒,不看他的人,听他的声音,你准会以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樊爷爷说得很入神,说到他父亲的时候,激动得挥着手,眼眶都红了。 看着他,我又想起在另一幢大楼下楼时,樊爷爷却按的十三楼,同在电梯里的作家王立春老师有些惊奇,疑惑地问:“您这是去哪儿呀?”“我住在十三楼啊!”“这是另一幢楼!”作家笑着说,樊爷爷说“哎呀,老糊涂了!”立春老师笑着说:“您坐了时光机呀!”汤平老师笑弯了眼:“您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呀!”……樊爷爷还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小孩! 因为麦克风出了问题,身为南方阅读研究院院长的怀存阿姨,总是要亲自跑东跑西给作家换话筒,她怕手下人干的不够好,自己亲自出马,因为她很追求完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眼前浮现出一些图片:怀存阿姨为了办这个活动,嘴巴和鼻子之间冒出一个小红泡来,一定很疼,但她还抽出时间来看我和欣航,那天晚上,怀存阿姨一进门就说:“哎呀,妞妞呀!我的状态不好呀!阿姨忙得脸上起泡了”。怀存阿姨对我很好,记得前年,她给我寄来了《铅笔树》,我整天抱着看,她也经常上我的博客,给我许多鼓励,那是心灵的滋润。怀存阿姨不像带着傲气的作家,更像一个温柔的老师阿姨。我也常到她的博客去,那上面有她的画儿,有时是花草,有时是动物,有时是人,美丽得像她的人生,听着她博客里的音乐,再配上那彩虹色的画和斑马色的文字,感觉她真是完美……“哎呀,时间不多了,我要忙去了……”突然被她的话拉回现实,她真是太辛苦了!行前晚上,她还送了小悦和嘟嘟这两个吉祥物给我们,并亲切告诫我和欣航:“不要为钱财、为虚荣来写作,若是想靠写作得到这些,最终一定写不好,只要一心想着写作,以后有很多机会!”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和欣航,给人一种亲切感,好像是永远年轻的妈妈一样。 我被掌声拉回现实,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右边,发现了我的老师汤素兰,我感觉她很美,是一种高贵气质的美,她剪着短发,是一种非常潮流的形式,一边长些,一边短些,让人看上去很清爽,身穿红色斑点的衣服,猛然一看就像飘逸的仙女,她一手撑着下巴,还有一只手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记着一行又一行的字,眼睛看着正在说话的老师,像一位清纯的少女。那汤素兰阿姨又是怎样成为我的老师的呢?这还要提到作家兼编辑杨少军叔叔。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心想:咦,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在哪儿见过?嗯……杨主编?“你猜对了!”杨主编拍了我一下背。高大的杨总编很孩子气,嘴巴下面长了一个痣,好像很有智慧,他是写寓言的,不就需要智慧吗!他整天笑呀笑的,有时还跟我们一起玩,我们背地里喊他杨哥哥。杨主编跟我们拍照片的时候都是肩膀一耸,脸一抬,好像在瞧着天上是否有一只叼着肉的乌鸦。昨天晚上, 我请他介绍我给汤素兰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刚进汤老师的房间,我就感叹:哇,老师的房间好干净呀!被子铺的好好的,两盏台灯散发出温和的光,地上干净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台纯白小巧“华硕”小电脑,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里整齐放着几根香蕉,和一个苹果,偷偷一看,苹果对着墙的一面四个小顽童

竟然被咬了一小口,像苹果产品的商标,我想,嘻嘻,汤老师也像怀存阿姨一样追求完美,只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啊! 汤老师面对我的是那张亲切可人的笑脸,我和汤老师坐在床上,汤老师的声音如柔风细雨,刚开始我还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就适应了环境,汤老师也变成了美丽的姐姐。杨哥哥说汤老师是德艺双馨,才貌双全,汤老师笑着说:“德艺双馨是政府给的……”“才貌双全是同学们给的!”杨哥哥笑着说。我想:汤老师就是一个很可爱很美丽很文静的大朋友。 刚聊到一半,鱼雷老师进来了,她想来要一本汤老师的《织出一匹斑马》样本,没想到汤老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只有两本,一本送给雪野了,还有一本要送给刘卿竹小朋友!”我吓了一跳,天啦!汤老师要送书给我?听错了吧?可这是真的,她从床上拿起一本漂亮新书,翻开的一页纸,在上面写下娟秀的字: 送给刘卿竹小朋友 汤素兰大朋友 2011. 8 .19 当我拿着这沉甸甸的书时,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有很多作家,温柔的萧萍老师,和气的王一梅老师,严肃的汪国真老师,温柔的王立春老师,高雅的谭旭东老师,童真的雪野老师…….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一颗永不衰老的童心。所以他们才写出那么多我们喜欢看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波爷爷说:“文学就是记录生命的感动”,我希望我的铅笔在广州的这个夏天能长成铅笔树,在秋天结出感动的果实。 和曹文轩老师在一起 和安武林老师在一起 和樊发稼爷爷在一起 和怀存阿姨在一起 和金波爷爷在一起 和谭旭东老师在一起 和汤素兰老师在一起 和王一梅老师在一起 和周蜜蜜老师在一起 和王立春老师(右)汤萍老师(中)在一起 和雪野老师在一起 和少军老师在一起 和赵丽宏老师在一起 小作家代表参加论坛 快乐的小伙伴 参加论坛的大作家们 介绍我的海报 四个小顽童 逛书市 [转载]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 - 汤素兰 - 汤素兰的博客
逛书市

原文地址: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我眼中的大作家作者:快乐天使妞妞 那些可爱的大孩子们 ——说说我眼中的大作家 刘 卿 竹 “我是森林长老,森林长老就是越长越老……” 从广州某座大楼传出苍劲爽朗的声音,这儿仿佛是森林,鸟语花香,成群的古树,生机盎然,两棵树之间都有连着的蔓藤,几只小猴子在这里荡秋千,小鸟叽叽喳喳地唱个没完,远处还有一大片鱼池,只要把脚伸进去,小鱼就会吓得掉转方向,或者会一摇尾巴甩你一身水…… 大家一定认为这是在排演童话剧吧?,NO,NO,NO,其实这是被评为“森林长老”的金波爷爷,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论坛”说的开头语,这次很荣幸我和欣航作为小作家代表受邀参加论坛。金波爷爷接着说:“虽然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但儿童文学作家永远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这句话赢得了一片掌声。 论坛是由曹文轩伯伯主持的,初次见面时,是在自助餐厅里,他衣冠整齐,岁月的痕迹没有在他脸上表露,只是笑起来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看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现就他一个人坐在旁边静静地吃,好像不爱热闹。但是今天论坛上,我发现他其实很开朗很活跃,不时开个玩笑。现场话筒坏了,他笑着解围:“现在有两大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其中之一就是麦克风的问题!” 其实他还是很热情的,下电梯的时候,爸爸提起我们和他是老乡,他非常高兴。想起在昨天的晚会上,我跟着爸爸去敬酒,发现他的盘子里到处是肉骨头鸡骨头,让我又想到在安武林老师在书里写到,曹文轩老师童年受过苦,所以吃相不雅,我不禁笑了。他主持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说话时带有家乡音,读“儿、二”跟“啊”同音,其实,曹文轩也是很可爱,很爱自己的家乡的!在我的眼中,他不就是长大了的桑桑吗?少小离家乡音未改,虽然是个文雅的大才子,但偶尔还是暴露出乡村少年的调皮呢! 曹老师很尊重外国客人,让日本老爷爷先说话,那是铁臂阿童木的创作者黑川庆二郎,他非常痴情自己的作品,整个讲话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就像在自豪地夸耀自己宠爱的孩子。日本爷爷的说话时间很长,别的作家也要发言,但又不好让他停下来。 曹老师终于逮着个机会,让中国作家班马发言,他刚礼节性地赞扬了一下日本的 “超级变变变”节目,没想到,那个日本爷爷一听就拼命举手,哇哩哇啦要求发言,曹老师只好让他再讲话,没想到他一起身又开始了他的长篇铁臂阿童木推荐……我晕!再看曹文轩,无奈一笑,同时眼角扫了一眼台下的安武林老师。 安武林老师是唯一敢与曹文轩老师勾肩搭背的,他总是头顶一个可爱的鸟窝,鸟窝中间空空的,仿佛是个大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走到哪里,热闹就在哪里。他穿着一个大裤衩儿,看上去很随便,他的牙齿有些往外凸,所以他总是抿着嘴,看上去总像在忍住笑。安武林的朋友也很多,中午吃完饭,安老师好像喝了不少酒,给我爸发名片,掏来掏去,全是朋友的名片,自己的却没有了,安老师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发光的头,嘴巴一咧说:“嘿嘿嘿,对不起,我的,发光了!”。 安老师在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群像》里写到,他自己是60后,而曹文轩是50后,但大家总叫曹文轩为伯伯,而叫自己为爷爷,上午,我和欣航,还有小贤子姐姐一起跑过去跟他开玩笑,在他背后大叫一声“安爷爷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习惯性地摸摸头中央,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指着我们:“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丫头!……” 可这时的“安爷爷”没有和我们玩笑时兴奋,他好像很困,可能是中午歇息时间太少,喝了些酒,也可能哇哩哇啦长篇大论更适合催眠,他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