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不速之客  

2012-02-15 10:33:00|  分类: 我的散文随笔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速之客 汤素兰 这位不速之客大约是清晨到来的。 它到来的时候,树上的鸟儿早已醒来,正叽叽喳喳说着家长里短,为了喂饱四只正在生长发育的小鸟,白头翁妈妈至少穿梭了七八回。 但清晨的院子里总的说来是安静的——直到不速之客的到来。 它当然是飞来的,它降落的目的地应该是院子外面的那条小河沟或者稍远处的同升湖。但它的落点出了问题——它落到我家的院子里了。 哪怕是微小的动静,也会惊动阿布和黑妹——它俩是院子忠诚的守护者,两条可爱的大狗和小狗。 个子娇小的黑妹反应灵敏,它像箭一直飞速扑向目标,笨重壮实的阿布紧随其后。但阿布有阿布的优势——它声如洪钟,听到它的吼叫声,连路过的陌生人也会吓得腿发软。 阿布和黑妹分头向不速之客抱抄过去。不速之客跌跌撞撞在草地上闪避,它扇动翅膀想逃走,但它的一双翅膀展开来足有半米多长,在杨梅树、桂花树、凉亭围绕的逼仄空间里,它无法一振翅膀便飞上蓝天。 我先生听见了院子里的动静——他飞快地来到院子里,谢天谢地!阿布和黑妹还只是向这位不速之

不速之客

汤素兰

 

不速之客 汤素兰 这位不速之客大约是清晨到来的。 它到来的时候,树上的鸟儿早已醒来,正叽叽喳喳说着家长里短,为了喂饱四只正在生长发育的小鸟,白头翁妈妈至少穿梭了七八回。 但清晨的院子里总的说来是安静的——直到不速之客的到来。 它当然是飞来的,它降落的目的地应该是院子外面的那条小河沟或者稍远处的同升湖。但它的落点出了问题——它落到我家的院子里了。 哪怕是微小的动静,也会惊动阿布和黑妹——它俩是院子忠诚的守护者,两条可爱的大狗和小狗。 个子娇小的黑妹反应灵敏,它像箭一直飞速扑向目标,笨重壮实的阿布紧随其后。但阿布有阿布的优势——它声如洪钟,听到它的吼叫声,连路过的陌生人也会吓得腿发软。 阿布和黑妹分头向不速之客抱抄过去。不速之客跌跌撞撞在草地上闪避,它扇动翅膀想逃走,但它的一双翅膀展开来足有半米多长,在杨梅树、桂花树、凉亭围绕的逼仄空间里,它无法一振翅膀便飞上蓝天。 我先生听见了院子里的动静——他飞快地来到院子里,谢天谢地!阿布和黑妹还只是向这位不速之 这位不速之客大约是清晨到来的。

它到来的时候,树上的鸟儿早已醒来,正叽叽喳喳说着家长里短,为了喂饱四只正在生长发育的小鸟,白头翁妈妈至少穿梭了七八回。

高高的腿可以断定,它们是善捕鱼的,是喜欢生活在湿地里的。 我家院子外面紧挨着一条小河沟,虽然连续半月没有下过雨了,但河沟里还有水洼,有浮萍,浮萍下面蚊虫也不少,还有浓密的树荫和齐腰深的杂草。于是,我们把这不速之客送到了小河沟里。 一放入河沟,这不速之客便飞快钻进浓密的杂草中,不见踪影了。 它连头也没回。 它不知道是我们把它放生了,它也完全没有想到要谢谢我们的救命之恩。 但奇怪的是,这一整天,都因为这不速之客而变得充满趣味。这一天,也因这不速之客,而变成了不能忘记的一天。 2011-8-1

但清晨的院子里总的说来是安静的——直到不速之客的到来。

不速之客 汤素兰 这位不速之客大约是清晨到来的。 它到来的时候,树上的鸟儿早已醒来,正叽叽喳喳说着家长里短,为了喂饱四只正在生长发育的小鸟,白头翁妈妈至少穿梭了七八回。 但清晨的院子里总的说来是安静的——直到不速之客的到来。 它当然是飞来的,它降落的目的地应该是院子外面的那条小河沟或者稍远处的同升湖。但它的落点出了问题——它落到我家的院子里了。 哪怕是微小的动静,也会惊动阿布和黑妹——它俩是院子忠诚的守护者,两条可爱的大狗和小狗。 个子娇小的黑妹反应灵敏,它像箭一直飞速扑向目标,笨重壮实的阿布紧随其后。但阿布有阿布的优势——它声如洪钟,听到它的吼叫声,连路过的陌生人也会吓得腿发软。 阿布和黑妹分头向不速之客抱抄过去。不速之客跌跌撞撞在草地上闪避,它扇动翅膀想逃走,但它的一双翅膀展开来足有半米多长,在杨梅树、桂花树、凉亭围绕的逼仄空间里,它无法一振翅膀便飞上蓝天。 我先生听见了院子里的动静——他飞快地来到院子里,谢天谢地!阿布和黑妹还只是向这位不速之 它当然是飞来的,它降落的目的地应该是院子外面的那条小河沟或者稍远处的同升湖。但它的落点出了问题——它落到我家的院子里了。

哪怕是微小的动静,也会惊动阿布和黑妹——它俩是院子忠诚的守护者,两条可爱的大狗和小狗。

客实行围堵战术,它们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利爪和尖牙,它们还在有几分好玩地围追,没有扑上去抓咬…… 我先生一把抓住了不速之客,把它带到我的书房。 不速之客站在我的书桌上,翅膀收拢来,低垂着头。 一个可怜俘虏。似乎已明白的命运,不准备做半点反抗了。 它的嘴很长,黄黄的,像鹤,或者鹭,它的腿长长的,我立即想到成语“不胫而走”的胫,也许就是指这样的长腿吧?它站在我的鼠标垫上,脚爪子紧紧地抓住鼠标垫。它已经被俘虏了,非常紧张,所以,爪子上抓着什么就紧紧不放。它脑袋和身上的羽毛是褐色的,颜色和麻雀羽毛的颜色很像。它的一双翅膀是白色的,翅膀张开来很大,甚至让我联想到“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句子。 我们仔细检查,发现它并没有受伤。虽然身子很瘦,但善飞的鸟儿应该都是瘦的,这样才便于高飞。鹤就很瘦,因此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反复出现在中国画里。 “可能是只雏鸟,刚刚学飞,还飞不好,结果糊里糊涂落到我们院子里了。”我先生说。 虽然不认得这不速之客叫什么名字,但从它的样子,从它长长的嘴和

个子娇小的黑妹反应灵敏,它像箭一直飞速扑向目标,笨重壮实的阿布紧随其后。但阿布有阿布的优势——它声如洪钟,听到它的吼叫声,连路过的陌生人也会吓得腿发软。

客实行围堵战术,它们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利爪和尖牙,它们还在有几分好玩地围追,没有扑上去抓咬…… 我先生一把抓住了不速之客,把它带到我的书房。 不速之客站在我的书桌上,翅膀收拢来,低垂着头。 一个可怜俘虏。似乎已明白的命运,不准备做半点反抗了。 它的嘴很长,黄黄的,像鹤,或者鹭,它的腿长长的,我立即想到成语“不胫而走”的胫,也许就是指这样的长腿吧?它站在我的鼠标垫上,脚爪子紧紧地抓住鼠标垫。它已经被俘虏了,非常紧张,所以,爪子上抓着什么就紧紧不放。它脑袋和身上的羽毛是褐色的,颜色和麻雀羽毛的颜色很像。它的一双翅膀是白色的,翅膀张开来很大,甚至让我联想到“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句子。 我们仔细检查,发现它并没有受伤。虽然身子很瘦,但善飞的鸟儿应该都是瘦的,这样才便于高飞。鹤就很瘦,因此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反复出现在中国画里。 “可能是只雏鸟,刚刚学飞,还飞不好,结果糊里糊涂落到我们院子里了。”我先生说。 虽然不认得这不速之客叫什么名字,但从它的样子,从它长长的嘴和 阿布和黑妹分头向不速之客抱抄过去。不速之客跌跌撞撞在草地上闪避,它扇动翅膀想逃走,但它的一双翅膀展开来足有半米多长,在杨梅树、桂花树、凉亭围绕的逼仄空间里,它无法一振翅膀便飞上蓝天。

我先生听见了院子里的动静——他飞快地来到院子里,谢天谢地!阿布和黑妹还只是向这位不速之客实行围堵战术,它们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利爪和尖牙,它们还在有几分好玩地围追,没有扑上去抓咬……

我先生一把抓住了不速之客,把它带到我的书房。

客实行围堵战术,它们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利爪和尖牙,它们还在有几分好玩地围追,没有扑上去抓咬…… 我先生一把抓住了不速之客,把它带到我的书房。 不速之客站在我的书桌上,翅膀收拢来,低垂着头。 一个可怜俘虏。似乎已明白的命运,不准备做半点反抗了。 它的嘴很长,黄黄的,像鹤,或者鹭,它的腿长长的,我立即想到成语“不胫而走”的胫,也许就是指这样的长腿吧?它站在我的鼠标垫上,脚爪子紧紧地抓住鼠标垫。它已经被俘虏了,非常紧张,所以,爪子上抓着什么就紧紧不放。它脑袋和身上的羽毛是褐色的,颜色和麻雀羽毛的颜色很像。它的一双翅膀是白色的,翅膀张开来很大,甚至让我联想到“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句子。 我们仔细检查,发现它并没有受伤。虽然身子很瘦,但善飞的鸟儿应该都是瘦的,这样才便于高飞。鹤就很瘦,因此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反复出现在中国画里。 “可能是只雏鸟,刚刚学飞,还飞不好,结果糊里糊涂落到我们院子里了。”我先生说。 虽然不认得这不速之客叫什么名字,但从它的样子,从它长长的嘴和 不速之客站在我的书桌上,翅膀收拢来,低垂着头。

一个可怜俘虏。似乎已明白的命运,不准备做半点反抗了。

它的嘴很长,黄黄的,像鹤,或者鹭,它的腿长长的,我立即想到成语“不胫而走”的胫,也许就是指这样的长腿吧?它站在我的鼠标垫上,脚爪子紧紧地抓住鼠标垫。它已经被俘虏了,非常紧张,所以,爪子上抓着什么就紧紧不放。它脑袋和身上的羽毛是褐色的,颜色和麻雀羽毛的颜色很像。它的一双翅膀是白色的,翅膀张开来很大,甚至让我联想到“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句子。

客实行围堵战术,它们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利爪和尖牙,它们还在有几分好玩地围追,没有扑上去抓咬…… 我先生一把抓住了不速之客,把它带到我的书房。 不速之客站在我的书桌上,翅膀收拢来,低垂着头。 一个可怜俘虏。似乎已明白的命运,不准备做半点反抗了。 它的嘴很长,黄黄的,像鹤,或者鹭,它的腿长长的,我立即想到成语“不胫而走”的胫,也许就是指这样的长腿吧?它站在我的鼠标垫上,脚爪子紧紧地抓住鼠标垫。它已经被俘虏了,非常紧张,所以,爪子上抓着什么就紧紧不放。它脑袋和身上的羽毛是褐色的,颜色和麻雀羽毛的颜色很像。它的一双翅膀是白色的,翅膀张开来很大,甚至让我联想到“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句子。 我们仔细检查,发现它并没有受伤。虽然身子很瘦,但善飞的鸟儿应该都是瘦的,这样才便于高飞。鹤就很瘦,因此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反复出现在中国画里。 “可能是只雏鸟,刚刚学飞,还飞不好,结果糊里糊涂落到我们院子里了。”我先生说。 虽然不认得这不速之客叫什么名字,但从它的样子,从它长长的嘴和 我们仔细检查,发现它并没有受伤。虽然身子很瘦,但善飞的鸟儿应该都是瘦的,这样才便于高飞。鹤就很瘦,因此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反复出现在中国画里。

“可能是只雏鸟,刚刚学飞,还飞不好,结果糊里糊涂落到我们院子里了。”我先生说。

客实行围堵战术,它们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利爪和尖牙,它们还在有几分好玩地围追,没有扑上去抓咬…… 我先生一把抓住了不速之客,把它带到我的书房。 不速之客站在我的书桌上,翅膀收拢来,低垂着头。 一个可怜俘虏。似乎已明白的命运,不准备做半点反抗了。 它的嘴很长,黄黄的,像鹤,或者鹭,它的腿长长的,我立即想到成语“不胫而走”的胫,也许就是指这样的长腿吧?它站在我的鼠标垫上,脚爪子紧紧地抓住鼠标垫。它已经被俘虏了,非常紧张,所以,爪子上抓着什么就紧紧不放。它脑袋和身上的羽毛是褐色的,颜色和麻雀羽毛的颜色很像。它的一双翅膀是白色的,翅膀张开来很大,甚至让我联想到“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句子。 我们仔细检查,发现它并没有受伤。虽然身子很瘦,但善飞的鸟儿应该都是瘦的,这样才便于高飞。鹤就很瘦,因此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反复出现在中国画里。 “可能是只雏鸟,刚刚学飞,还飞不好,结果糊里糊涂落到我们院子里了。”我先生说。 虽然不认得这不速之客叫什么名字,但从它的样子,从它长长的嘴和

虽然不认得这不速之客叫什么名字,但从它的样子,从它长长的嘴和高高的腿可以断定,它们是善捕鱼的,是喜欢生活在湿地里的。

客实行围堵战术,它们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利爪和尖牙,它们还在有几分好玩地围追,没有扑上去抓咬…… 我先生一把抓住了不速之客,把它带到我的书房。 不速之客站在我的书桌上,翅膀收拢来,低垂着头。 一个可怜俘虏。似乎已明白的命运,不准备做半点反抗了。 它的嘴很长,黄黄的,像鹤,或者鹭,它的腿长长的,我立即想到成语“不胫而走”的胫,也许就是指这样的长腿吧?它站在我的鼠标垫上,脚爪子紧紧地抓住鼠标垫。它已经被俘虏了,非常紧张,所以,爪子上抓着什么就紧紧不放。它脑袋和身上的羽毛是褐色的,颜色和麻雀羽毛的颜色很像。它的一双翅膀是白色的,翅膀张开来很大,甚至让我联想到“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句子。 我们仔细检查,发现它并没有受伤。虽然身子很瘦,但善飞的鸟儿应该都是瘦的,这样才便于高飞。鹤就很瘦,因此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反复出现在中国画里。 “可能是只雏鸟,刚刚学飞,还飞不好,结果糊里糊涂落到我们院子里了。”我先生说。 虽然不认得这不速之客叫什么名字,但从它的样子,从它长长的嘴和 我家院子外面紧挨着一条小河沟,虽然连续半月没有下过雨了,但河沟里还有水洼,有浮萍,浮萍下面蚊虫也不少,还有浓密的树荫和齐腰深的杂草。于是,我们把这不速之客送到了小河沟里。

一放入河沟,这不速之客便飞快钻进浓密的杂草中,不见踪影了。

它连头也没回。

高高的腿可以断定,它们是善捕鱼的,是喜欢生活在湿地里的。 我家院子外面紧挨着一条小河沟,虽然连续半月没有下过雨了,但河沟里还有水洼,有浮萍,浮萍下面蚊虫也不少,还有浓密的树荫和齐腰深的杂草。于是,我们把这不速之客送到了小河沟里。 一放入河沟,这不速之客便飞快钻进浓密的杂草中,不见踪影了。 它连头也没回。 它不知道是我们把它放生了,它也完全没有想到要谢谢我们的救命之恩。 但奇怪的是,这一整天,都因为这不速之客而变得充满趣味。这一天,也因这不速之客,而变成了不能忘记的一天。 2011-8-1 它不知道是我们把它放生了,它也完全没有想到要谢谢我们的救命之恩。

但奇怪的是,这一整天,都因为这不速之客而变得充满趣味。这一天,也因这不速之客,而变成了不能忘记的一天。

高高的腿可以断定,它们是善捕鱼的,是喜欢生活在湿地里的。 我家院子外面紧挨着一条小河沟,虽然连续半月没有下过雨了,但河沟里还有水洼,有浮萍,浮萍下面蚊虫也不少,还有浓密的树荫和齐腰深的杂草。于是,我们把这不速之客送到了小河沟里。 一放入河沟,这不速之客便飞快钻进浓密的杂草中,不见踪影了。 它连头也没回。 它不知道是我们把它放生了,它也完全没有想到要谢谢我们的救命之恩。 但奇怪的是,这一整天,都因为这不速之客而变得充满趣味。这一天,也因这不速之客,而变成了不能忘记的一天。 2011-8-1

                                                2011-8-1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