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地球都乱了  

2012-07-20 11:10:00|  分类: 我的童话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可不是吗……哈哈哈……”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哪!” “不是环保大使也可以帮忙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没等把这通电话听完,红松鼠冬果果又从大松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过花园,去敲老鼠先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像好听的音乐。 老鼠先生打开门,问冬果果:“有什么好事?” “听说地球不乱了。” “那就好,我们也用不着逃命了。” “但地球还可能会乱。” “怎么办呢?” “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当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2011-2-20 “我们要节约用水,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红松鼠冬果果用水一向很节约。至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不开汽车……

地球都乱了 汤素兰 “嗨,你在干什么呢?” “在这发呆呢。” “怎么回事?你的嗓子有点哑呢,感冒了?” “是啊,天气太冷了,今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听说是百年不遇呢。我怕冷,老感冒,总不见好。” “现在雪都下到南方了,我们北方都不下雪,老天晴,气温高得很。” “是啊,地球都乱了。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 “可不是吗……哈哈哈……” 这是两个人在打电话。一个是住在中国南方奇迹花园里童话作家的太太,她这会儿手中拿着电话筒,站在窗口,窗外是漫天遍野的大雪。另一个人呢,是这位太太的大学同学,远在东北的哈尔滨。这会儿哈尔滨阳光灿烂,整个冬天一片雪花也没飘过。 电话打完了,童话作家的妻子去厨房做饭,远在哈尔滨的朋友换鞋子准备上街。住奇迹花园大松树上的红松鼠冬果果却一个跟头从大松树上栽了下来! 还好,他有一个蓬蓬的大尾巴,像一把天然的降落伞,虽然摔了个嘴啃泥,但也还算幸运,没有摔成松鼠饼子,也没有将脑袋摔成脑震荡,因为他现在脑子还足够清醒——“天哪,地球乱了!”冬果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冬果果不是一个喜欢窥探人类秘密的松鼠,只是因为他住得高,自然就看得远。他住在屋外的大树上,从大树透过窗口朝屋子里看,屋子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冬果果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耳朵——长着大耳朵有什么用呢?当然要作来耳听八方哪! 冬果果刚才听见了童话作家的太太的声音,听见童话作家的太太说:“地球都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家的门上连敲三下,再连敲四下;这是奇迹花园里动物们约定的紧急情况下的暗号。如果遇上危险,需要弃家出逃时,敲门的声音就这样:“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鼠先生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扑过去,能干的老鼠太太早已经拖着两个旅行袋,紧跟上来。 “出事了!快跑!”老鼠先生拉开门,“砰!”的地一声,和红松鼠冬果果撞了个满怀,老鼠太太躲避不及,一个踉跄,连身子带两个旅行袋扑过来,把老鼠先生和冬果果结结实实绊倒在地,并且压在他们身上。 好一阵忙乱! 等老鼠太太、老鼠先生、红松鼠冬果果一起从旅行袋下面爬出来,大家将气喘匀,坐在老鼠家干净的餐桌上喝着茶的时候,红松鼠冬果果才说明来意: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的——地球乱了!” “地球乱了?地球乱了又怎么样呢?”老鼠先生问。老鼠先生只是奇迹花园里一只小老鼠,虽然见过地球仪,但对地球的了解实在不多,他想像不出来地球乱了会怎么样。 “听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红松鼠冬果果说。 “北极本来应该是冰冻的,北极熊就住在北极嘛。赤道应该很潮湿,很热,河马就住在热带雨林里。”老鼠太太说,“

“屁里也有二氧花碳。你经常放屁。”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是贵族,很少放屁,但老鼠先生就不同,经常放屁,臭不可闻。平时老鼠太太不好说他,这会儿借着环境保护的名义,可以狠狠说他了。

“我以后一定注意少放屁。”老鼠先生说。

从这天开始,老鼠先生真的很少放屁了,至少是老鼠太太在家里很难再闻到老鼠先生的臭屁。老鼠先生真的不放屁了吗?不是的,而是找了一个专门放屁的地方放。老鼠先生在园子找到了一个空的罐头盒,他挖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把罐头盒放在洞里。一遇到要放屁的时候,就赶紧跑到洞里,揭开罐头盖,把屁放进去。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这个神秘的洞和那个可怕的罐头盒就在园子里某个地方。如果有一天,有人不小心把它挖出来,估计爆炸的威力赶得上原子弹。到那个时候,地球乱不乱不好说,但花园里一定会乱的。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这么说来,地球乱了,地球上的一切都调了个儿。”老鼠太太说。老鼠太太出身贵族,她家的亲戚很多,有北极冰熊,也有家在赤道附近亚马逊雨林里的河马。 “调了个儿?”红松鼠立即来个倒立,“你是说头朝下,脚朝上?”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一切都反过来了。比如说,北极融化了,赤道冰冻了,就好像说,现在老鼠不怕猫了,而是猫怕老鼠了。”老鼠先生说。 “大树不往上长,要往地下长了!” “太阳要西升东落了!” “天鹅想吃癞蛤蟆的肉了!” “公鸡将会下蛋!” “母鸡将会打鸣!” …… “真会这样吗?”红松鼠冬果果问。 “不知道!”老鼠先生说,“我们仔细观察观察吧,要是真出现这些怪事,我们就得赶紧逃!” “逃到哪儿去呢?”老鼠太太说,“你不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吗?全世界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一起,都只有一个地球。” “哎,如果实在无处可逃,我们也只好跟着地球一起乱了。”老鼠先生说。 “怎么个乱法呢?”冬果果问。 “我们老鼠不住地下,住到树上去。”老鼠先生说,“你们松鼠呢,别再住树上,住到地下底下。我们之间调个个儿,也就一样乱了。” 冬果果想了想,觉得这么个乱法倒也蛮有趣,心情也好了许多,刚才担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冬果果离开老鼠先生家,蹦蹦跳跳回到树上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阳拨开浓重的云层,将光芒洒向南方的大地。南方的雪开始融化,雪化开之后,青草苏醒过来,一点点探出绿色的针尖。园子里的海棠树暴出满树花蕾,绿的叶和红的花从树皮下面,从树枝梢头绽开来,亮出一星半点的红与绿,与乍暖还寒的季节捉着迷藏。 与此同时,猫看见老鼠,还是穷追不舍,老鼠先生和老鼠太太看见着猫的影子,就吓得四腿发软,心咚咚咚狂跳不止。旁边的村子里,母鸡照常在窝里下蛋,公鸡依然一清早就扯长脖子打鸣。 但鹅倒是真的吃了一只癞蛤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一群鹅穿过篱巴,走进花园的池塘里玩水,一只鹅把长嘴插进泥里翻,翻出了一只正在打瞌睡的癞蛤蟆,于是把癞蛤蟆吃掉了。 “喂,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听上去也确实不错。感冒好了?” “好了,这些天阳光灿烂,立春了,天气暖和了。” “我们这儿倒是下雪了。” “终于下雪了呀!” “是啊,终于下雪了,好大的雪呢!” “看来地球又不乱了?” “乱还是有点乱呢。不过环境破坏究竟是引起全球气候变暖,还是极寒,科学家也没搞清楚。” “是啊,要是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乱呢。”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绿色环境保护组织,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们宣传宣传?” “好啊,我还是我们这儿的环保大使呢。” “我知道你是环保大使,所以才请你帮忙                         2011-2-20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