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雏鸟殇  

2012-07-24 17:33:00|  分类: 我的散文随笔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它们的巢应该造在哪棵大树上。究竟在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寻找,即便找到,我也爬不上树。靠这只小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飞上大树的。我把小雏鸟捡起来,放到栅栏旁一人多高的树篱上,想让它在这树篱上起飞,飞回到它父母的怀中去。 放好小鸟,天又开始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我回到房子里躲雨。两只大鸟也不在枣树上聒噪了。我想,大概鸟儿们都飞回窝里去了吧。 雨再次停下的时候,已近黄昏。园子里再次响起两只大鸟唧唧喳喳的聒噪。只是现在不是在枣树上,而是在靠近树篱旁的铁栅栏上。两只大鸟在铁栅栏间飞窜,大叫,不安地飞起又落下。它们是在寻找它们的孩子。 那只小雏鸟没有飞回鸟窝,而是掉到了树篱下面。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全身的毛湿透了,依然瞪着惊恐的眼睛,但已经奄奄一息。 它大概饿了吧,我找来饭粒喂它,它紧闭着嘴,不吃。 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它的父母来照料它。可是,我不知道它的窝在哪儿,把它随便放到哪棵树上,又怕它会像刚才那样掉下来。怎么办呢?我找来一个小篮子,把篮子吊在树枝上,把鸟儿放在里面,让那两大鸟能看得见。那只篮子看上去也像个鸟窝,我希望鸟妈妈会飞到篮子里来喂自己的小雏鸟,希望鸟爸爸会张开翅膀,替这只小雏鸟挡住风雨。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两只大眼一直在附近的树上、铁栅栏上紧张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

雏鸟殇 汤素兰 持续的高温把菜蔬晒蔫了,把人也烤得昏昏沉沉。人和草木都盼着一场大雨降临。 大雨真的来了。如瓢泼,似倾盆。劈哩啪啦的雨声,像密集的炮仗。如注的大雨击打着大树,树枝狂乱地晃动。大雨落在池塘里,溅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停息。 雨声刚住,便听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声音短促,带着焦急与不安。探出头去,发现两只黑色的大鸟在池塘边的枣树上扑动翅膀,跳来跳出,嘴里发出焦躁的叫声。人与鸟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从声音的急缓、音调的高低、神情动作,还是能分辨得出是它们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的。很显然这两只鸟儿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它们现在很焦急,它们的反应就像人类遇着大灾难时一样。 园子里湿漉漉的。草尖上闪亮着水珠。脚在草地上一踩一个浅水窝。我围着枣树下的茶梅树丛仔细寻找,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小雏鸟。雏鸟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拼命扑动羽毛未丰的翅膀,在杂草丛中胡冲乱撞,却无法飞起来。 它是刚学飞的时候遇上大雨,从空中跌下来的吗?或者是被大风从树上的窝里吹落的呢?我不知道。 幸好刚才下雨,奇奇和黑妹这两只狗躲在车库里避雨,没有到园子里来闲逛,否则,这只雏鸟怕是早已命丧狗腹了吧。 枣树很小,树上没有鸟窝。那两只大鸟比斑鸠还要大一些, 雏鸟殇

汤素兰

雏鸟殇 汤素兰 持续的高温把菜蔬晒蔫了,把人也烤得昏昏沉沉。人和草木都盼着一场大雨降临。 大雨真的来了。如瓢泼,似倾盆。劈哩啪啦的雨声,像密集的炮仗。如注的大雨击打着大树,树枝狂乱地晃动。大雨落在池塘里,溅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停息。 雨声刚住,便听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声音短促,带着焦急与不安。探出头去,发现两只黑色的大鸟在池塘边的枣树上扑动翅膀,跳来跳出,嘴里发出焦躁的叫声。人与鸟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从声音的急缓、音调的高低、神情动作,还是能分辨得出是它们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的。很显然这两只鸟儿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它们现在很焦急,它们的反应就像人类遇着大灾难时一样。 园子里湿漉漉的。草尖上闪亮着水珠。脚在草地上一踩一个浅水窝。我围着枣树下的茶梅树丛仔细寻找,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小雏鸟。雏鸟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拼命扑动羽毛未丰的翅膀,在杂草丛中胡冲乱撞,却无法飞起来。 它是刚学飞的时候遇上大雨,从空中跌下来的吗?或者是被大风从树上的窝里吹落的呢?我不知道。 幸好刚才下雨,奇奇和黑妹这两只狗躲在车库里避雨,没有到园子里来闲逛,否则,这只雏鸟怕是早已命丧狗腹了吧。 枣树很小,树上没有鸟窝。那两只大鸟比斑鸠还要大一些,

 

雏鸟殇 汤素兰 持续的高温把菜蔬晒蔫了,把人也烤得昏昏沉沉。人和草木都盼着一场大雨降临。 大雨真的来了。如瓢泼,似倾盆。劈哩啪啦的雨声,像密集的炮仗。如注的大雨击打着大树,树枝狂乱地晃动。大雨落在池塘里,溅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停息。 雨声刚住,便听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声音短促,带着焦急与不安。探出头去,发现两只黑色的大鸟在池塘边的枣树上扑动翅膀,跳来跳出,嘴里发出焦躁的叫声。人与鸟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从声音的急缓、音调的高低、神情动作,还是能分辨得出是它们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的。很显然这两只鸟儿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它们现在很焦急,它们的反应就像人类遇着大灾难时一样。 园子里湿漉漉的。草尖上闪亮着水珠。脚在草地上一踩一个浅水窝。我围着枣树下的茶梅树丛仔细寻找,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小雏鸟。雏鸟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拼命扑动羽毛未丰的翅膀,在杂草丛中胡冲乱撞,却无法飞起来。 它是刚学飞的时候遇上大雨,从空中跌下来的吗?或者是被大风从树上的窝里吹落的呢?我不知道。 幸好刚才下雨,奇奇和黑妹这两只狗躲在车库里避雨,没有到园子里来闲逛,否则,这只雏鸟怕是早已命丧狗腹了吧。 枣树很小,树上没有鸟窝。那两只大鸟比斑鸠还要大一些, 持续的高温把菜蔬晒蔫了,把人也烤得昏昏沉沉。人和草木都盼着一场大雨降临。

大雨真的来了。如瓢泼,似倾盆。劈哩啪啦的雨声,像密集的炮仗。如注的大雨击打着大树,树枝狂乱地晃动。大雨落在池塘里,溅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它们是在警告我呢?还是在鼓励它们的孩子赶紧飞起来,逃离危险呢? 小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阳光照在雨后的园子里,照得一切闪闪发亮。 篮子还在村枝上,雏鸟还在篮子里,不过已经完全僵硬了。 我没有看到那两只大鸟,也听不到那两只大鸟的唧喳声了。 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在园子里的树上飞落,唱歌,有黑色的身影在空中舞动,盘旋,一忽儿悄然滑落在屋檐上,一忽儿又轻巧地落在院子里啄食。那些鸟儿里面,也许就有那两只大鸟,还有这只不幸夭折的小雏鸟的兄弟姐妹吧。 附记: 大鸟全身黑羽,有点像乌鸦,但嘴喙橘红色,鲜艳漂亮。雏鸟羽毛是黑色的,眼睛和嘴喙呈黑褐色。百度了一下,发现它们叫乌鸫。 2012724

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停息。

雏鸟殇 汤素兰 持续的高温把菜蔬晒蔫了,把人也烤得昏昏沉沉。人和草木都盼着一场大雨降临。 大雨真的来了。如瓢泼,似倾盆。劈哩啪啦的雨声,像密集的炮仗。如注的大雨击打着大树,树枝狂乱地晃动。大雨落在池塘里,溅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停息。 雨声刚住,便听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声音短促,带着焦急与不安。探出头去,发现两只黑色的大鸟在池塘边的枣树上扑动翅膀,跳来跳出,嘴里发出焦躁的叫声。人与鸟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从声音的急缓、音调的高低、神情动作,还是能分辨得出是它们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的。很显然这两只鸟儿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它们现在很焦急,它们的反应就像人类遇着大灾难时一样。 园子里湿漉漉的。草尖上闪亮着水珠。脚在草地上一踩一个浅水窝。我围着枣树下的茶梅树丛仔细寻找,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小雏鸟。雏鸟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拼命扑动羽毛未丰的翅膀,在杂草丛中胡冲乱撞,却无法飞起来。 它是刚学飞的时候遇上大雨,从空中跌下来的吗?或者是被大风从树上的窝里吹落的呢?我不知道。 幸好刚才下雨,奇奇和黑妹这两只狗躲在车库里避雨,没有到园子里来闲逛,否则,这只雏鸟怕是早已命丧狗腹了吧。 枣树很小,树上没有鸟窝。那两只大鸟比斑鸠还要大一些, 雨声刚住,便听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声音短促,带着焦急与不安。探出头去,发现两只黑色的大鸟在池塘边的枣树上扑动翅膀,跳来跳出,嘴里发出焦躁的叫声。人与鸟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从声音的急缓、音调的高低、神情动作,还是能分辨得出是它们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的。很显然这两只鸟儿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它们现在很焦急,它们的反应就像人类遇着大灾难时一样。

园子里湿漉漉的。草尖上闪亮着水珠。脚在草地上一踩一个浅水窝。我围着枣树下的茶梅树丛仔细寻找,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小雏鸟。雏鸟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拼命扑动羽毛未丰的翅膀,在杂草丛中胡冲乱撞,却无法飞起来。

雏鸟殇 汤素兰 持续的高温把菜蔬晒蔫了,把人也烤得昏昏沉沉。人和草木都盼着一场大雨降临。 大雨真的来了。如瓢泼,似倾盆。劈哩啪啦的雨声,像密集的炮仗。如注的大雨击打着大树,树枝狂乱地晃动。大雨落在池塘里,溅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停息。 雨声刚住,便听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声音短促,带着焦急与不安。探出头去,发现两只黑色的大鸟在池塘边的枣树上扑动翅膀,跳来跳出,嘴里发出焦躁的叫声。人与鸟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从声音的急缓、音调的高低、神情动作,还是能分辨得出是它们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的。很显然这两只鸟儿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它们现在很焦急,它们的反应就像人类遇着大灾难时一样。 园子里湿漉漉的。草尖上闪亮着水珠。脚在草地上一踩一个浅水窝。我围着枣树下的茶梅树丛仔细寻找,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小雏鸟。雏鸟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拼命扑动羽毛未丰的翅膀,在杂草丛中胡冲乱撞,却无法飞起来。 它是刚学飞的时候遇上大雨,从空中跌下来的吗?或者是被大风从树上的窝里吹落的呢?我不知道。 幸好刚才下雨,奇奇和黑妹这两只狗躲在车库里避雨,没有到园子里来闲逛,否则,这只雏鸟怕是早已命丧狗腹了吧。 枣树很小,树上没有鸟窝。那两只大鸟比斑鸠还要大一些,

它是刚学飞的时候遇上大雨,从空中跌下来的吗?或者是被大风从树上的窝里吹落的呢?我不知道。

幸好刚才下雨,奇奇和黑妹这两只狗躲在车库里避雨,没有到园子里来闲逛,否则,这只雏鸟怕是早已命丧狗腹了吧。

枣树很小,树上没有鸟窝。那两只大鸟比斑鸠还要大一些,它们的巢应该造在哪棵大树上。究竟在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寻找,即便找到,我也爬不上树。靠这只小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飞上大树的。我把小雏鸟捡起来,放到栅栏旁一人多高的树篱上,想让它在这树篱上起飞,飞回到它父母的怀中去。

它们的巢应该造在哪棵大树上。究竟在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寻找,即便找到,我也爬不上树。靠这只小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飞上大树的。我把小雏鸟捡起来,放到栅栏旁一人多高的树篱上,想让它在这树篱上起飞,飞回到它父母的怀中去。 放好小鸟,天又开始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我回到房子里躲雨。两只大鸟也不在枣树上聒噪了。我想,大概鸟儿们都飞回窝里去了吧。 雨再次停下的时候,已近黄昏。园子里再次响起两只大鸟唧唧喳喳的聒噪。只是现在不是在枣树上,而是在靠近树篱旁的铁栅栏上。两只大鸟在铁栅栏间飞窜,大叫,不安地飞起又落下。它们是在寻找它们的孩子。 那只小雏鸟没有飞回鸟窝,而是掉到了树篱下面。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全身的毛湿透了,依然瞪着惊恐的眼睛,但已经奄奄一息。 它大概饿了吧,我找来饭粒喂它,它紧闭着嘴,不吃。 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它的父母来照料它。可是,我不知道它的窝在哪儿,把它随便放到哪棵树上,又怕它会像刚才那样掉下来。怎么办呢?我找来一个小篮子,把篮子吊在树枝上,把鸟儿放在里面,让那两大鸟能看得见。那只篮子看上去也像个鸟窝,我希望鸟妈妈会飞到篮子里来喂自己的小雏鸟,希望鸟爸爸会张开翅膀,替这只小雏鸟挡住风雨。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两只大眼一直在附近的树上、铁栅栏上紧张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

放好小鸟,天又开始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它们的巢应该造在哪棵大树上。究竟在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寻找,即便找到,我也爬不上树。靠这只小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飞上大树的。我把小雏鸟捡起来,放到栅栏旁一人多高的树篱上,想让它在这树篱上起飞,飞回到它父母的怀中去。 放好小鸟,天又开始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我回到房子里躲雨。两只大鸟也不在枣树上聒噪了。我想,大概鸟儿们都飞回窝里去了吧。 雨再次停下的时候,已近黄昏。园子里再次响起两只大鸟唧唧喳喳的聒噪。只是现在不是在枣树上,而是在靠近树篱旁的铁栅栏上。两只大鸟在铁栅栏间飞窜,大叫,不安地飞起又落下。它们是在寻找它们的孩子。 那只小雏鸟没有飞回鸟窝,而是掉到了树篱下面。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全身的毛湿透了,依然瞪着惊恐的眼睛,但已经奄奄一息。 它大概饿了吧,我找来饭粒喂它,它紧闭着嘴,不吃。 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它的父母来照料它。可是,我不知道它的窝在哪儿,把它随便放到哪棵树上,又怕它会像刚才那样掉下来。怎么办呢?我找来一个小篮子,把篮子吊在树枝上,把鸟儿放在里面,让那两大鸟能看得见。那只篮子看上去也像个鸟窝,我希望鸟妈妈会飞到篮子里来喂自己的小雏鸟,希望鸟爸爸会张开翅膀,替这只小雏鸟挡住风雨。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两只大眼一直在附近的树上、铁栅栏上紧张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 我回到房子里躲雨。两只大鸟也不在枣树上聒噪了。我想,大概鸟儿们都飞回窝里去了吧。

雨再次停下的时候,已近黄昏。园子里再次响起两只大鸟唧唧喳喳的聒噪。只是现在不是在枣树上,而是在靠近树篱旁的铁栅栏上。两只大鸟在铁栅栏间飞窜,大叫,不安地飞起又落下。它们是在寻找它们的孩子。

它们的巢应该造在哪棵大树上。究竟在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寻找,即便找到,我也爬不上树。靠这只小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飞上大树的。我把小雏鸟捡起来,放到栅栏旁一人多高的树篱上,想让它在这树篱上起飞,飞回到它父母的怀中去。 放好小鸟,天又开始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我回到房子里躲雨。两只大鸟也不在枣树上聒噪了。我想,大概鸟儿们都飞回窝里去了吧。 雨再次停下的时候,已近黄昏。园子里再次响起两只大鸟唧唧喳喳的聒噪。只是现在不是在枣树上,而是在靠近树篱旁的铁栅栏上。两只大鸟在铁栅栏间飞窜,大叫,不安地飞起又落下。它们是在寻找它们的孩子。 那只小雏鸟没有飞回鸟窝,而是掉到了树篱下面。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全身的毛湿透了,依然瞪着惊恐的眼睛,但已经奄奄一息。 它大概饿了吧,我找来饭粒喂它,它紧闭着嘴,不吃。 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它的父母来照料它。可是,我不知道它的窝在哪儿,把它随便放到哪棵树上,又怕它会像刚才那样掉下来。怎么办呢?我找来一个小篮子,把篮子吊在树枝上,把鸟儿放在里面,让那两大鸟能看得见。那只篮子看上去也像个鸟窝,我希望鸟妈妈会飞到篮子里来喂自己的小雏鸟,希望鸟爸爸会张开翅膀,替这只小雏鸟挡住风雨。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两只大眼一直在附近的树上、铁栅栏上紧张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

那只小雏鸟没有飞回鸟窝,而是掉到了树篱下面。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全身的毛湿透了,依然瞪着惊恐的眼睛,但已经奄奄一息。

它们的巢应该造在哪棵大树上。究竟在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寻找,即便找到,我也爬不上树。靠这只小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飞上大树的。我把小雏鸟捡起来,放到栅栏旁一人多高的树篱上,想让它在这树篱上起飞,飞回到它父母的怀中去。 放好小鸟,天又开始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我回到房子里躲雨。两只大鸟也不在枣树上聒噪了。我想,大概鸟儿们都飞回窝里去了吧。 雨再次停下的时候,已近黄昏。园子里再次响起两只大鸟唧唧喳喳的聒噪。只是现在不是在枣树上,而是在靠近树篱旁的铁栅栏上。两只大鸟在铁栅栏间飞窜,大叫,不安地飞起又落下。它们是在寻找它们的孩子。 那只小雏鸟没有飞回鸟窝,而是掉到了树篱下面。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全身的毛湿透了,依然瞪着惊恐的眼睛,但已经奄奄一息。 它大概饿了吧,我找来饭粒喂它,它紧闭着嘴,不吃。 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它的父母来照料它。可是,我不知道它的窝在哪儿,把它随便放到哪棵树上,又怕它会像刚才那样掉下来。怎么办呢?我找来一个小篮子,把篮子吊在树枝上,把鸟儿放在里面,让那两大鸟能看得见。那只篮子看上去也像个鸟窝,我希望鸟妈妈会飞到篮子里来喂自己的小雏鸟,希望鸟爸爸会张开翅膀,替这只小雏鸟挡住风雨。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两只大眼一直在附近的树上、铁栅栏上紧张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 它大概饿了吧,我找来饭粒喂它,它紧闭着嘴,不吃。

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它的父母来照料它。可是,我不知道它的窝在哪儿,把它随便放到哪棵树上,又怕它会像刚才那样掉下来。怎么办呢?我找来一个小篮子,把篮子吊在树枝上,把鸟儿放在里面,让那两大鸟能看得见。那只篮子看上去也像个鸟窝,我希望鸟妈妈会飞到篮子里来喂自己的小雏鸟,希望鸟爸爸会张开翅膀,替这只小雏鸟挡住风雨。

它们是在警告我呢?还是在鼓励它们的孩子赶紧飞起来,逃离危险呢? 小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阳光照在雨后的园子里,照得一切闪闪发亮。 篮子还在村枝上,雏鸟还在篮子里,不过已经完全僵硬了。 我没有看到那两只大鸟,也听不到那两只大鸟的唧喳声了。 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在园子里的树上飞落,唱歌,有黑色的身影在空中舞动,盘旋,一忽儿悄然滑落在屋檐上,一忽儿又轻巧地落在院子里啄食。那些鸟儿里面,也许就有那两只大鸟,还有这只不幸夭折的小雏鸟的兄弟姐妹吧。 附记: 大鸟全身黑羽,有点像乌鸦,但嘴喙橘红色,鲜艳漂亮。雏鸟羽毛是黑色的,眼睛和嘴喙呈黑褐色。百度了一下,发现它们叫乌鸫。 2012724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两只大眼一直在附近的树上、铁栅栏上紧张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它们是在警告我呢?还是在鼓励它们的孩子赶紧飞起来,逃离危险呢?

雏鸟殇 汤素兰 持续的高温把菜蔬晒蔫了,把人也烤得昏昏沉沉。人和草木都盼着一场大雨降临。 大雨真的来了。如瓢泼,似倾盆。劈哩啪啦的雨声,像密集的炮仗。如注的大雨击打着大树,树枝狂乱地晃动。大雨落在池塘里,溅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停息。 雨声刚住,便听到唧唧喳喳的鸟叫声。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声音短促,带着焦急与不安。探出头去,发现两只黑色的大鸟在池塘边的枣树上扑动翅膀,跳来跳出,嘴里发出焦躁的叫声。人与鸟之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从声音的急缓、音调的高低、神情动作,还是能分辨得出是它们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的。很显然这两只鸟儿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它们现在很焦急,它们的反应就像人类遇着大灾难时一样。 园子里湿漉漉的。草尖上闪亮着水珠。脚在草地上一踩一个浅水窝。我围着枣树下的茶梅树丛仔细寻找,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小雏鸟。雏鸟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拼命扑动羽毛未丰的翅膀,在杂草丛中胡冲乱撞,却无法飞起来。 它是刚学飞的时候遇上大雨,从空中跌下来的吗?或者是被大风从树上的窝里吹落的呢?我不知道。 幸好刚才下雨,奇奇和黑妹这两只狗躲在车库里避雨,没有到园子里来闲逛,否则,这只雏鸟怕是早已命丧狗腹了吧。 枣树很小,树上没有鸟窝。那两只大鸟比斑鸠还要大一些, 小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阳光照在雨后的园子里,照得一切闪闪发亮。

它们的巢应该造在哪棵大树上。究竟在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寻找,即便找到,我也爬不上树。靠这只小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飞上大树的。我把小雏鸟捡起来,放到栅栏旁一人多高的树篱上,想让它在这树篱上起飞,飞回到它父母的怀中去。 放好小鸟,天又开始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我回到房子里躲雨。两只大鸟也不在枣树上聒噪了。我想,大概鸟儿们都飞回窝里去了吧。 雨再次停下的时候,已近黄昏。园子里再次响起两只大鸟唧唧喳喳的聒噪。只是现在不是在枣树上,而是在靠近树篱旁的铁栅栏上。两只大鸟在铁栅栏间飞窜,大叫,不安地飞起又落下。它们是在寻找它们的孩子。 那只小雏鸟没有飞回鸟窝,而是掉到了树篱下面。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全身的毛湿透了,依然瞪着惊恐的眼睛,但已经奄奄一息。 它大概饿了吧,我找来饭粒喂它,它紧闭着嘴,不吃。 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它的父母来照料它。可是,我不知道它的窝在哪儿,把它随便放到哪棵树上,又怕它会像刚才那样掉下来。怎么办呢?我找来一个小篮子,把篮子吊在树枝上,把鸟儿放在里面,让那两大鸟能看得见。那只篮子看上去也像个鸟窝,我希望鸟妈妈会飞到篮子里来喂自己的小雏鸟,希望鸟爸爸会张开翅膀,替这只小雏鸟挡住风雨。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两只大眼一直在附近的树上、铁栅栏上紧张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

篮子还在村枝上,雏鸟还在篮子里,不过已经完全僵硬了。

我没有看到那两只大鸟,也听不到那两只大鸟的唧喳声了。

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在园子里的树上飞落,唱歌,有黑色的身影在空中舞动,盘旋,一忽儿悄然滑落在屋檐上,一忽儿又轻巧地落在院子里啄食。那些鸟儿里面,也许就有那两只大鸟,还有这只不幸夭折的小雏鸟的兄弟姐妹吧。

 

它们是在警告我呢?还是在鼓励它们的孩子赶紧飞起来,逃离危险呢? 小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阳光照在雨后的园子里,照得一切闪闪发亮。 篮子还在村枝上,雏鸟还在篮子里,不过已经完全僵硬了。 我没有看到那两只大鸟,也听不到那两只大鸟的唧喳声了。 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在园子里的树上飞落,唱歌,有黑色的身影在空中舞动,盘旋,一忽儿悄然滑落在屋檐上,一忽儿又轻巧地落在院子里啄食。那些鸟儿里面,也许就有那两只大鸟,还有这只不幸夭折的小雏鸟的兄弟姐妹吧。 附记: 大鸟全身黑羽,有点像乌鸦,但嘴喙橘红色,鲜艳漂亮。雏鸟羽毛是黑色的,眼睛和嘴喙呈黑褐色。百度了一下,发现它们叫乌鸫。 2012724 附记:

大鸟全身黑羽,有点像乌鸦,但嘴喙橘红色,鲜艳漂亮。雏鸟羽毛是黑色的,眼睛和嘴喙呈黑褐色。百度了一下,发现它们叫乌鸫。

它们是在警告我呢?还是在鼓励它们的孩子赶紧飞起来,逃离危险呢? 小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阳光照在雨后的园子里,照得一切闪闪发亮。 篮子还在村枝上,雏鸟还在篮子里,不过已经完全僵硬了。 我没有看到那两只大鸟,也听不到那两只大鸟的唧喳声了。 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在园子里的树上飞落,唱歌,有黑色的身影在空中舞动,盘旋,一忽儿悄然滑落在屋檐上,一忽儿又轻巧地落在院子里啄食。那些鸟儿里面,也许就有那两只大鸟,还有这只不幸夭折的小雏鸟的兄弟姐妹吧。 附记: 大鸟全身黑羽,有点像乌鸦,但嘴喙橘红色,鲜艳漂亮。雏鸟羽毛是黑色的,眼睛和嘴喙呈黑褐色。百度了一下,发现它们叫乌鸫。 2012724

                                                        2012/7/24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