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向生命致敬  

2012-07-28 09:20:00|  分类: 我的文学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离开田野,到远方去看一看。 有了这样的构思以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故事自己会讲述它自己。蟋蟀追寻梦想的征途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会有艰难险阻,也会有幸福快乐。果然,蟋蟀遇到了青蛙,青蛙又遇到了蛇,他们都是天敌。但最后,天敌成为了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 在故事里,我花了不少笔墨写“溪流”。“溪流”是水,但我相信只有在山里长大的人才能对于溪流有深切的了解。多年前,我曾在一篇小说的开头写过这样的文字作为题记: 只有河能走出重重叠叠的山。 河呼啸着奔腾而去,山门轰然打开,前面是一马平川。 只有河不再回到山中。 “溪流”不再回到山中,但蟋蟀贝斯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原野。敢于追寻梦想的人,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是英雄。即使他们最后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他们也已经跟当初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们甚至能给当初出发的地方带来改变。许多曾经出门打工的人,回到家乡办起了工厂。许多海外淘金的人,最后将财富用来支援助家乡建设。生活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我把这个故事写完后,发给一个年轻的作家朋友看了。她说她哭了,因为最后贝斯死去了,这让人伤心。 那我应该让这只可爱的蟋蟀永生吗?因为我写的是童话故事,在童话里让一只蟋蟀不死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不,我不

想让蟋蟀贝斯万寿无疆。因为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长度。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是否有意义。也正因为生命是有限度的,梦想才值得追寻。 但我不想将蟋蟀贝斯的死弄得惊天动地。我想让它显得平常。它是庄重的,但也是平常的。死是生命的必然。所以,我没有渲染。细心的读者也许还会发现,我甚至在谴词造句的时候都避免了那个黑色的“死”字。我只是写到了“尽头”,写蟋蟀贝斯睡着了,第二年春天不会再醒来。 文学是什么呢?文学是发现——发现自己,发现别人,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文学的阅读是当你读过某个作品后,你也发现了:哦,原来是这样的。原来还可以是这样的。原来还这么奇妙。 2012715 向生命致敬

关于《梦想号游船》的创作体会

汤素兰

想离开田野,到远方去看一看。 有了这样的构思以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故事自己会讲述它自己。蟋蟀追寻梦想的征途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会有艰难险阻,也会有幸福快乐。果然,蟋蟀遇到了青蛙,青蛙又遇到了蛇,他们都是天敌。但最后,天敌成为了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 在故事里,我花了不少笔墨写“溪流”。“溪流”是水,但我相信只有在山里长大的人才能对于溪流有深切的了解。多年前,我曾在一篇小说的开头写过这样的文字作为题记: 只有河能走出重重叠叠的山。 河呼啸着奔腾而去,山门轰然打开,前面是一马平川。 只有河不再回到山中。 “溪流”不再回到山中,但蟋蟀贝斯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原野。敢于追寻梦想的人,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是英雄。即使他们最后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他们也已经跟当初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们甚至能给当初出发的地方带来改变。许多曾经出门打工的人,回到家乡办起了工厂。许多海外淘金的人,最后将财富用来支援助家乡建设。生活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我把这个故事写完后,发给一个年轻的作家朋友看了。她说她哭了,因为最后贝斯死去了,这让人伤心。 那我应该让这只可爱的蟋蟀永生吗?因为我写的是童话故事,在童话里让一只蟋蟀不死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不,我不 

“那些不能歌唱的花,使我终身痛苦。”

想让蟋蟀贝斯万寿无疆。因为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长度。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是否有意义。也正因为生命是有限度的,梦想才值得追寻。 但我不想将蟋蟀贝斯的死弄得惊天动地。我想让它显得平常。它是庄重的,但也是平常的。死是生命的必然。所以,我没有渲染。细心的读者也许还会发现,我甚至在谴词造句的时候都避免了那个黑色的“死”字。我只是写到了“尽头”,写蟋蟀贝斯睡着了,第二年春天不会再醒来。 文学是什么呢?文学是发现——发现自己,发现别人,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文学的阅读是当你读过某个作品后,你也发现了:哦,原来是这样的。原来还可以是这样的。原来还这么奇妙。 2012715

这是我年轻时候写过的诗句。每当我写童话的时候,我常会想起它——在童话中,那些不能开口说话的生灵们——虎、狼、兔子、蜻蜓们,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儿们,那些绒布玩具们——我赋予它们性格,给它们创造故事,我是在替它们歌唱吗?

向生命致敬 关于《梦想号游船》的创作体会 汤素兰 “那些不能歌唱的花,使我终身痛苦。” 这是我年轻时候写过的诗句。每当我写童话的时候,我常会想起它——在童话中,那些不能开口说话的生灵们——虎、狼、兔子、蜻蜓们,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儿们,那些绒布玩具们——我赋予它们性格,给它们创造故事,我是在替它们歌唱吗? 这一次我想到写蟋蟀贝斯的故事,是因为它是会鸣唱的虫子。我的住所在郊外,夜晚没有车声隆隆,常有蚊虫呢喃、蛙声聒噪。蝼蛄常会没头没脑地从纱门下面钻进来,在地板上惊慌失措。蝼蛄是蟋蟀的近亲。它们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乡下掏蟋蟀的经历。蟋蟀也是作家笔下的明星——从蒲松龄的《促织》、法布尔的《蟋蟀的住宅》到乔治.谢尔登的《时代广场的蟋蟀》,孩子们对于蟋蟀一点也不陌生。再写一个关于它的故事,比较有挑战性,也比较有意思。 据说我国斗蟋蟀的传统可以上溯到唐代,迄今有近千年的历史。蟋蟀的名声总是和它们好斗的天性紧密相联。会不会有一只蟋蟀天生就不想当一只斗虫呢?就像温莎公爵一样不爱江山爱美人。敢于挑战命运、追寻梦想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那么,就让这只小蟋蟀当一回这样的英雄吧——它虽然天生有成为最出色的角斗士的才能,但它的梦想却是当一个歌唱家,它还 这一次我想到写蟋蟀贝斯的故事,是因为它是会鸣唱的虫子。我的住所在郊外,夜晚没有车声隆隆,常有蚊虫呢喃、蛙声聒噪。蝼蛄常会没头没脑地从纱门下面钻进来,在地板上惊慌失措。蝼蛄是蟋蟀的近亲。它们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乡下掏蟋蟀的经历。蟋蟀也是作家笔下的明星——从蒲松龄的《促织》、法布尔的《蟋蟀的住宅》到乔治.谢尔登的《时代广场的蟋蟀》,孩子们对于蟋蟀一点也不陌生。再写一个关于它的故事,比较有挑战性,也比较有意思。

据说我国斗蟋蟀的传统可以上溯到唐代,迄今有近千年的历史。蟋蟀的名声总是和它们好斗的天性紧密相联。会不会有一只蟋蟀天生就不想当一只斗虫呢?就像温莎公爵一样不爱江山爱美人。敢于挑战命运、追寻梦想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那么,就让这只小蟋蟀当一回这样的英雄吧——它虽然天生有成为最出色的角斗士的才能,但它的梦想却是当一个歌唱家,它还想离开田野,到远方去看一看。

想离开田野,到远方去看一看。 有了这样的构思以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故事自己会讲述它自己。蟋蟀追寻梦想的征途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会有艰难险阻,也会有幸福快乐。果然,蟋蟀遇到了青蛙,青蛙又遇到了蛇,他们都是天敌。但最后,天敌成为了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 在故事里,我花了不少笔墨写“溪流”。“溪流”是水,但我相信只有在山里长大的人才能对于溪流有深切的了解。多年前,我曾在一篇小说的开头写过这样的文字作为题记: 只有河能走出重重叠叠的山。 河呼啸着奔腾而去,山门轰然打开,前面是一马平川。 只有河不再回到山中。 “溪流”不再回到山中,但蟋蟀贝斯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原野。敢于追寻梦想的人,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是英雄。即使他们最后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他们也已经跟当初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们甚至能给当初出发的地方带来改变。许多曾经出门打工的人,回到家乡办起了工厂。许多海外淘金的人,最后将财富用来支援助家乡建设。生活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我把这个故事写完后,发给一个年轻的作家朋友看了。她说她哭了,因为最后贝斯死去了,这让人伤心。 那我应该让这只可爱的蟋蟀永生吗?因为我写的是童话故事,在童话里让一只蟋蟀不死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不,我不 有了这样的构思以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故事自己会讲述它自己。蟋蟀追寻梦想的征途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会有艰难险阻,也会有幸福快乐。果然,蟋蟀遇到了青蛙,青蛙又遇到了蛇,他们都是天敌。但最后,天敌成为了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

在故事里,我花了不少笔墨写“溪流”。“溪流”是水,但我相信只有在山里长大的人才能对于溪流有深切的了解。多年前,我曾在一篇小说的开头写过这样的文字作为题记:

只有河能走出重重叠叠的山。

河呼啸着奔腾而去,山门轰然打开,前面是一马平川。

只有河不再回到山中。

想让蟋蟀贝斯万寿无疆。因为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长度。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是否有意义。也正因为生命是有限度的,梦想才值得追寻。 但我不想将蟋蟀贝斯的死弄得惊天动地。我想让它显得平常。它是庄重的,但也是平常的。死是生命的必然。所以,我没有渲染。细心的读者也许还会发现,我甚至在谴词造句的时候都避免了那个黑色的“死”字。我只是写到了“尽头”,写蟋蟀贝斯睡着了,第二年春天不会再醒来。 文学是什么呢?文学是发现——发现自己,发现别人,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文学的阅读是当你读过某个作品后,你也发现了:哦,原来是这样的。原来还可以是这样的。原来还这么奇妙。 2012715

“溪流”不再回到山中,但蟋蟀贝斯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原野。敢于追寻梦想的人,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是英雄。即使他们最后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他们也已经跟当初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们甚至能给当初出发的地方带来改变。许多曾经出门打工的人,回到家乡办起了工厂。许多海外淘金的人,最后将财富用来支援助家乡建设。生活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我把这个故事写完后,发给一个年轻的作家朋友看了。她说她哭了,因为最后贝斯死去了,这让人伤心。

那我应该让这只可爱的蟋蟀永生吗?因为我写的是童话故事,在童话里让一只蟋蟀不死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不,我不想让蟋蟀贝斯万寿无疆。因为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长度。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是否有意义。也正因为生命是有限度的,梦想才值得追寻。

想离开田野,到远方去看一看。 有了这样的构思以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故事自己会讲述它自己。蟋蟀追寻梦想的征途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会有艰难险阻,也会有幸福快乐。果然,蟋蟀遇到了青蛙,青蛙又遇到了蛇,他们都是天敌。但最后,天敌成为了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 在故事里,我花了不少笔墨写“溪流”。“溪流”是水,但我相信只有在山里长大的人才能对于溪流有深切的了解。多年前,我曾在一篇小说的开头写过这样的文字作为题记: 只有河能走出重重叠叠的山。 河呼啸着奔腾而去,山门轰然打开,前面是一马平川。 只有河不再回到山中。 “溪流”不再回到山中,但蟋蟀贝斯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原野。敢于追寻梦想的人,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是英雄。即使他们最后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他们也已经跟当初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们甚至能给当初出发的地方带来改变。许多曾经出门打工的人,回到家乡办起了工厂。许多海外淘金的人,最后将财富用来支援助家乡建设。生活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我把这个故事写完后,发给一个年轻的作家朋友看了。她说她哭了,因为最后贝斯死去了,这让人伤心。 那我应该让这只可爱的蟋蟀永生吗?因为我写的是童话故事,在童话里让一只蟋蟀不死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不,我不

但我不想将蟋蟀贝斯的死弄得惊天动地。我想让它显得平常。它是庄重的,但也是平常的。死是生命的必然。所以,我没有渲染。细心的读者也许还会发现,我甚至在谴词造句的时候都避免了那个黑色的“死”字。我只是写到了“尽头”,写蟋蟀贝斯睡着了,第二年春天不会再醒来。

向生命致敬 关于《梦想号游船》的创作体会 汤素兰 “那些不能歌唱的花,使我终身痛苦。” 这是我年轻时候写过的诗句。每当我写童话的时候,我常会想起它——在童话中,那些不能开口说话的生灵们——虎、狼、兔子、蜻蜓们,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儿们,那些绒布玩具们——我赋予它们性格,给它们创造故事,我是在替它们歌唱吗? 这一次我想到写蟋蟀贝斯的故事,是因为它是会鸣唱的虫子。我的住所在郊外,夜晚没有车声隆隆,常有蚊虫呢喃、蛙声聒噪。蝼蛄常会没头没脑地从纱门下面钻进来,在地板上惊慌失措。蝼蛄是蟋蟀的近亲。它们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乡下掏蟋蟀的经历。蟋蟀也是作家笔下的明星——从蒲松龄的《促织》、法布尔的《蟋蟀的住宅》到乔治.谢尔登的《时代广场的蟋蟀》,孩子们对于蟋蟀一点也不陌生。再写一个关于它的故事,比较有挑战性,也比较有意思。 据说我国斗蟋蟀的传统可以上溯到唐代,迄今有近千年的历史。蟋蟀的名声总是和它们好斗的天性紧密相联。会不会有一只蟋蟀天生就不想当一只斗虫呢?就像温莎公爵一样不爱江山爱美人。敢于挑战命运、追寻梦想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那么,就让这只小蟋蟀当一回这样的英雄吧——它虽然天生有成为最出色的角斗士的才能,但它的梦想却是当一个歌唱家,它还 文学是什么呢?文学是发现——发现自己,发现别人,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文学的阅读是当你读过某个作品后,你也发现了:哦,原来是这样的。原来还可以是这样的。原来还这么奇妙。

想让蟋蟀贝斯万寿无疆。因为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它的长度。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是否有意义。也正因为生命是有限度的,梦想才值得追寻。 但我不想将蟋蟀贝斯的死弄得惊天动地。我想让它显得平常。它是庄重的,但也是平常的。死是生命的必然。所以,我没有渲染。细心的读者也许还会发现,我甚至在谴词造句的时候都避免了那个黑色的“死”字。我只是写到了“尽头”,写蟋蟀贝斯睡着了,第二年春天不会再醒来。 文学是什么呢?文学是发现——发现自己,发现别人,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文学的阅读是当你读过某个作品后,你也发现了:哦,原来是这样的。原来还可以是这样的。原来还这么奇妙。 2012715                                    2012/7/15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