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梦想号游艇(童话连载之一)  

2012-08-10 11:06:00|  分类: 我的童话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快过完了。连载一篇新写的童话给小读者们。愿你们懂得珍惜每一天,学会为梦想而奋斗。 梦想号游船 一个人可以非常清贫、困顿、低微,但是不可以没有梦想。只要梦想存在一天,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处境。 ——奥普拉.温弗瑞 1. 梦想 像许多普通的田野蟋蟀一样,蟋蟀贝斯也是春天出生的。他的颜色也是深褐色的,但褐色中透出黑黑的光,像有谁给镀了一层油。一口闪亮的白牙,像短剑一样锋利。当他摩擦着背上的翅膀、放声歌唱的时候,声音清脆、嘹亮,直入云霄,把远方的鸟儿都吸引过来了。而且蟋蟀贝斯还是一个大块头,他的个子比普通田野蟋蟀大,跟普通田野蟋蟋蟀比起来,贝斯简直可以算个巨人。因此,大家认为蟋蟀贝斯将来肯定能成为像他曾曾曾……祖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声名远播的角斗士。 “铁弹子三世!那可了不得!从咱们田野一直打到皇宫,战无不胜呀!后来当了皇帝身边的大臣,听说皇帝还为他立了纪念碑呢!”年长的蟋蟀说。 草地上有一个角斗训练场,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每天在这儿传授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等各项技能,目的是将年轻的蟋蟀们培养成为身手敏捷、冷酷无情的杀手。 教练对贝斯说:“贝斯,别浪费了你的好身材和那一口好牙,快来跟我学习角斗吧,我保证你会出名!你将来肯定会打遍天下无敌手,还能赚好多钱,用也用不完!” 可是贝斯并不想当一名角斗士,他既不想出名,也不想要许多钱,他只想当一名歌唱家。 其实每只蟋蟀都是天生的歌唱家,尤其是雄性蟋蟀,每个人都有一副好嗓子。但蟋蟀们亮开嗓子唱歌的时候可不是为了唱歌,而是为了打架! 当一只雄性蟋蟀看见另一只陌生的蟋蟀走过来的时候,老远就会振动翅膀,用唱歌的声音吆喝——“瞿瞿!唧唧吱!瞿瞿吱吱吱!”意是:“笨蛋!别过来!过来找死呀!” 另一只蟋蟀不甘示弱,用歌声回答:“瞿瞿吱!瞿——吱吱吱!”意思是:“谁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暑假快过完了。连载一篇新写的童话给小读者们。愿你们懂得珍惜每一天,学会为梦想而奋斗

 

先死?可——不一定!” 于是两只蟋蟀扑上前来,抱成一团,用牙咬,用腿踢,翻转身子压,直到一只把另一只打得落花流水,一辈子再也不敢开口唱歌。 夜晚,田野里蟋蟀的歌声此起彼伏,悠扬悦耳,别人听来,就像一首首小夜曲。可是在蟋蟀们听来,那是一声声威胁:“瞿瞿——吱吱!瞿瞿瞿吱吱——唧吱!唧吱!”意思是:“我的——地盘!谁来就把谁——撕碎!撕碎!” 贝斯喜欢唱歌。每当他振动翅膀,唱起歌来,他就觉得特别快乐——究竟有多快乐呢,他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只要一唱起歌来,他就想蹦蹦跳,想围着花儿转圈,让花香一缕缕飘进自己的胸膛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歌声里飞起来,一直飞向早晨的太阳,飞向天上的白云,飞向蓝天深处…… 贝斯的歌声也跟别的蟋蟀不同。田野里的蟋蟀听别的蟋蟀唱歌,总是能从歌声中听出咬牙切齿的咒骂和威胁,或者胆大包天的狂妄与骄傲。于是,听着听着,蟋蟀们自己也忍不住热血沸腾,怒火中烧,非要找到那个唱歌的家伙打一架、比个高下不可。听贝斯的歌声,蟋蟀们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听到贝斯的歌声,正在狂吃豪饮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停止咀嚼,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就那么呆呆地看白云一朵一朵飘过蓝天,看上半天也不觉得饿;正在决斗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放开对手,突然觉得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些胆小的、在地洞里昏睡的蟋蟀们内心里突然会涌起一种冲动:很想走出又潮又黑的地洞,去晒晒太阳,吹吹风…… 田野里有一条小溪。小溪是从不远处的小山那儿发源的。小山谷里有一坡石壁,一串清泉从石壁上跳跃着扑腾下来,形成一匹像白丝带一样的小瀑布,跌进山脚的小水潭中,溅起朵朵细碎的白梅一样的水花,再从潭里漫出来,流过满是礁石和杂树的山坡,成为一条小溪流,流过田野。 小溪是会唱歌的。当她是瀑布的时候,她的歌声如野孩子的奔跑,像风一样轻快和自由。当她成为一条小溪,流过山坡的时候,她的歌像小姑娘的梦想号游船

 

  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一个人可以非常清贫、困顿、低微,但是不可以没有梦想。只要梦想存在一天,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处境。

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奥普拉.温弗瑞

暑假快过完了。连载一篇新写的童话给小读者们。愿你们懂得珍惜每一天,学会为梦想而奋斗。 梦想号游船 一个人可以非常清贫、困顿、低微,但是不可以没有梦想。只要梦想存在一天,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处境。 ——奥普拉.温弗瑞 1. 梦想 像许多普通的田野蟋蟀一样,蟋蟀贝斯也是春天出生的。他的颜色也是深褐色的,但褐色中透出黑黑的光,像有谁给镀了一层油。一口闪亮的白牙,像短剑一样锋利。当他摩擦着背上的翅膀、放声歌唱的时候,声音清脆、嘹亮,直入云霄,把远方的鸟儿都吸引过来了。而且蟋蟀贝斯还是一个大块头,他的个子比普通田野蟋蟀大,跟普通田野蟋蟋蟀比起来,贝斯简直可以算个巨人。因此,大家认为蟋蟀贝斯将来肯定能成为像他曾曾曾……祖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声名远播的角斗士。 “铁弹子三世!那可了不得!从咱们田野一直打到皇宫,战无不胜呀!后来当了皇帝身边的大臣,听说皇帝还为他立了纪念碑呢!”年长的蟋蟀说。 草地上有一个角斗训练场,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每天在这儿传授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等各项技能,目的是将年轻的蟋蟀们培养成为身手敏捷、冷酷无情的杀手。 教练对贝斯说:“贝斯,别浪费了你的好身材和那一口好牙,快来跟我学习角斗吧,我保证你会出名!你将来肯定会打遍天下无敌手,还能赚好多钱,用也用不完!” 可是贝斯并不想当一名角斗士,他既不想出名,也不想要许多钱,他只想当一名歌唱家。 其实每只蟋蟀都是天生的歌唱家,尤其是雄性蟋蟀,每个人都有一副好嗓子。但蟋蟀们亮开嗓子唱歌的时候可不是为了唱歌,而是为了打架! 当一只雄性蟋蟀看见另一只陌生的蟋蟀走过来的时候,老远就会振动翅膀,用唱歌的声音吆喝——“瞿瞿!唧唧吱!瞿瞿吱吱吱!”意是:“笨蛋!别过来!过来找死呀!” 另一只蟋蟀不甘示弱,用歌声回答:“瞿瞿吱!瞿——吱吱吱!”意思是:“谁1.  梦想

像许多普通的田野蟋蟀一样,蟋蟀贝斯也是春天出生的。他的颜色也是深褐色的,但褐色中透出黑黑的光,像有谁给镀了一层油。一口闪亮的白牙,像短剑一样锋利。当他摩擦着背上的翅膀、放声歌唱的时候,声音清脆、嘹亮,直入云霄,把远方的鸟儿都吸引过来了。而且蟋蟀贝斯还是一个大块头,他的个子比普通田野蟋蟀大,跟普通田野蟋蟋蟀比起来,贝斯简直可以算个巨人。因此,大家认为蟋蟀贝斯将来肯定能成为像他曾曾曾……祖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声名远播的角斗士。

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铁弹子三世!那可了不得!从咱们田野一直打到皇宫,战无不胜呀!后来当了皇帝身边的大臣,听说皇帝还为他立了纪念碑呢!”年长的蟋蟀说。

草地上有一个角斗训练场,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每天在这儿传授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等各项技能,目的是将年轻的蟋蟀们培养成为身手敏捷、冷酷无情的杀手。

教练对贝斯说:“贝斯,别浪费了你的好身材和那一口好牙,快来跟我学习角斗吧,我保证你会出名!你将来肯定会打遍天下无敌手,还能赚好多钱,用也用不完!”

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可是贝斯并不想当一名角斗士,他既不想出名,也不想要许多钱,他只想当一名歌唱家。

其实每只蟋蟀都是天生的歌唱家,尤其是雄性蟋蟀,每个人都有一副好嗓子。但蟋蟀们亮开嗓子唱歌的时候可不是为了唱歌,而是为了打架!

当一只雄性蟋蟀看见另一只陌生的蟋蟀走过来的时候,老远就会振动翅膀,用唱歌的声音吆喝——“瞿瞿!唧唧吱!瞿瞿吱吱吱!”意是:“笨蛋!别过来!过来找死呀!”

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另一只蟋蟀不甘示弱,用歌声回答:“瞿瞿吱!瞿——吱吱吱!”意思是:“谁先死?可——不一定!”

于是两只蟋蟀扑上前来,抱成一团,用牙咬,用腿踢,翻转身子压,直到一只把另一只打得落花流水,一辈子再也不敢开口唱歌。

先死?可——不一定!” 于是两只蟋蟀扑上前来,抱成一团,用牙咬,用腿踢,翻转身子压,直到一只把另一只打得落花流水,一辈子再也不敢开口唱歌。 夜晚,田野里蟋蟀的歌声此起彼伏,悠扬悦耳,别人听来,就像一首首小夜曲。可是在蟋蟀们听来,那是一声声威胁:“瞿瞿——吱吱!瞿瞿瞿吱吱——唧吱!唧吱!”意思是:“我的——地盘!谁来就把谁——撕碎!撕碎!” 贝斯喜欢唱歌。每当他振动翅膀,唱起歌来,他就觉得特别快乐——究竟有多快乐呢,他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只要一唱起歌来,他就想蹦蹦跳,想围着花儿转圈,让花香一缕缕飘进自己的胸膛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歌声里飞起来,一直飞向早晨的太阳,飞向天上的白云,飞向蓝天深处…… 贝斯的歌声也跟别的蟋蟀不同。田野里的蟋蟀听别的蟋蟀唱歌,总是能从歌声中听出咬牙切齿的咒骂和威胁,或者胆大包天的狂妄与骄傲。于是,听着听着,蟋蟀们自己也忍不住热血沸腾,怒火中烧,非要找到那个唱歌的家伙打一架、比个高下不可。听贝斯的歌声,蟋蟀们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听到贝斯的歌声,正在狂吃豪饮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停止咀嚼,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就那么呆呆地看白云一朵一朵飘过蓝天,看上半天也不觉得饿;正在决斗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放开对手,突然觉得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些胆小的、在地洞里昏睡的蟋蟀们内心里突然会涌起一种冲动:很想走出又潮又黑的地洞,去晒晒太阳,吹吹风…… 田野里有一条小溪。小溪是从不远处的小山那儿发源的。小山谷里有一坡石壁,一串清泉从石壁上跳跃着扑腾下来,形成一匹像白丝带一样的小瀑布,跌进山脚的小水潭中,溅起朵朵细碎的白梅一样的水花,再从潭里漫出来,流过满是礁石和杂树的山坡,成为一条小溪流,流过田野。 小溪是会唱歌的。当她是瀑布的时候,她的歌声如野孩子的奔跑,像风一样轻快和自由。当她成为一条小溪,流过山坡的时候,她的歌像小姑娘的

夜晚,田野里蟋蟀的歌声此起彼伏,悠扬悦耳,别人听来,就像一首首小夜曲。可是在蟋蟀们听来,那是一声声威胁:“瞿瞿——吱吱!瞿瞿瞿吱吱——唧吱!唧吱!”意思是:“我的——地盘!谁来就把谁——撕碎!撕碎!”

先死?可——不一定!” 于是两只蟋蟀扑上前来,抱成一团,用牙咬,用腿踢,翻转身子压,直到一只把另一只打得落花流水,一辈子再也不敢开口唱歌。 夜晚,田野里蟋蟀的歌声此起彼伏,悠扬悦耳,别人听来,就像一首首小夜曲。可是在蟋蟀们听来,那是一声声威胁:“瞿瞿——吱吱!瞿瞿瞿吱吱——唧吱!唧吱!”意思是:“我的——地盘!谁来就把谁——撕碎!撕碎!” 贝斯喜欢唱歌。每当他振动翅膀,唱起歌来,他就觉得特别快乐——究竟有多快乐呢,他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只要一唱起歌来,他就想蹦蹦跳,想围着花儿转圈,让花香一缕缕飘进自己的胸膛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歌声里飞起来,一直飞向早晨的太阳,飞向天上的白云,飞向蓝天深处…… 贝斯的歌声也跟别的蟋蟀不同。田野里的蟋蟀听别的蟋蟀唱歌,总是能从歌声中听出咬牙切齿的咒骂和威胁,或者胆大包天的狂妄与骄傲。于是,听着听着,蟋蟀们自己也忍不住热血沸腾,怒火中烧,非要找到那个唱歌的家伙打一架、比个高下不可。听贝斯的歌声,蟋蟀们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听到贝斯的歌声,正在狂吃豪饮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停止咀嚼,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就那么呆呆地看白云一朵一朵飘过蓝天,看上半天也不觉得饿;正在决斗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放开对手,突然觉得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些胆小的、在地洞里昏睡的蟋蟀们内心里突然会涌起一种冲动:很想走出又潮又黑的地洞,去晒晒太阳,吹吹风…… 田野里有一条小溪。小溪是从不远处的小山那儿发源的。小山谷里有一坡石壁,一串清泉从石壁上跳跃着扑腾下来,形成一匹像白丝带一样的小瀑布,跌进山脚的小水潭中,溅起朵朵细碎的白梅一样的水花,再从潭里漫出来,流过满是礁石和杂树的山坡,成为一条小溪流,流过田野。 小溪是会唱歌的。当她是瀑布的时候,她的歌声如野孩子的奔跑,像风一样轻快和自由。当她成为一条小溪,流过山坡的时候,她的歌像小姑娘的 贝斯喜欢唱歌。每当他振动翅膀,唱起歌来,他就觉得特别快乐——究竟有多快乐呢,他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只要一唱起歌来,他就想蹦蹦跳,想围着花儿转圈,让花香一缕缕飘进自己的胸膛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歌声里飞起来,一直飞向早晨的太阳,飞向天上的白云,飞向蓝天深处……

贝斯的歌声也跟别的蟋蟀不同。田野里的蟋蟀听别的蟋蟀唱歌,总是能从歌声中听出咬牙切齿的咒骂和威胁,或者胆大包天的狂妄与骄傲。于是,听着听着,蟋蟀们自己也忍不住热血沸腾,怒火中烧,非要找到那个唱歌的家伙打一架、比个高下不可。听贝斯的歌声,蟋蟀们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听到贝斯的歌声,正在狂吃豪饮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停止咀嚼,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就那么呆呆地看白云一朵一朵飘过蓝天,看上半天也不觉得饿;正在决斗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放开对手,突然觉得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些胆小的、在地洞里昏睡的蟋蟀们内心里突然会涌起一种冲动:很想走出又潮又黑的地洞,去晒晒太阳,吹吹风……

田野里有一条小溪。小溪是从不远处的小山那儿发源的。小山谷里有一坡石壁,一串清泉从石壁上跳跃着扑腾下来,形成一匹像白丝带一样的小瀑布,跌进山脚的小水潭中,溅起朵朵细碎的白梅一样的水花,再从潭里漫出来,流过满是礁石和杂树的山坡,成为一条小溪流,流过田野。

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小溪是会唱歌的。当她是瀑布的时候,她的歌声如野孩子的奔跑,像风一样轻快和自由。当她成为一条小溪,流过山坡的时候,她的歌像小姑娘的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先死?可——不一定!” 于是两只蟋蟀扑上前来,抱成一团,用牙咬,用腿踢,翻转身子压,直到一只把另一只打得落花流水,一辈子再也不敢开口唱歌。 夜晚,田野里蟋蟀的歌声此起彼伏,悠扬悦耳,别人听来,就像一首首小夜曲。可是在蟋蟀们听来,那是一声声威胁:“瞿瞿——吱吱!瞿瞿瞿吱吱——唧吱!唧吱!”意思是:“我的——地盘!谁来就把谁——撕碎!撕碎!” 贝斯喜欢唱歌。每当他振动翅膀,唱起歌来,他就觉得特别快乐——究竟有多快乐呢,他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只要一唱起歌来,他就想蹦蹦跳,想围着花儿转圈,让花香一缕缕飘进自己的胸膛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歌声里飞起来,一直飞向早晨的太阳,飞向天上的白云,飞向蓝天深处…… 贝斯的歌声也跟别的蟋蟀不同。田野里的蟋蟀听别的蟋蟀唱歌,总是能从歌声中听出咬牙切齿的咒骂和威胁,或者胆大包天的狂妄与骄傲。于是,听着听着,蟋蟀们自己也忍不住热血沸腾,怒火中烧,非要找到那个唱歌的家伙打一架、比个高下不可。听贝斯的歌声,蟋蟀们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听到贝斯的歌声,正在狂吃豪饮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停止咀嚼,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就那么呆呆地看白云一朵一朵飘过蓝天,看上半天也不觉得饿;正在决斗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放开对手,突然觉得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些胆小的、在地洞里昏睡的蟋蟀们内心里突然会涌起一种冲动:很想走出又潮又黑的地洞,去晒晒太阳,吹吹风…… 田野里有一条小溪。小溪是从不远处的小山那儿发源的。小山谷里有一坡石壁,一串清泉从石壁上跳跃着扑腾下来,形成一匹像白丝带一样的小瀑布,跌进山脚的小水潭中,溅起朵朵细碎的白梅一样的水花,再从潭里漫出来,流过满是礁石和杂树的山坡,成为一条小溪流,流过田野。 小溪是会唱歌的。当她是瀑布的时候,她的歌声如野孩子的奔跑,像风一样轻快和自由。当她成为一条小溪,流过山坡的时候,她的歌像小姑娘的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暑假快过完了。连载一篇新写的童话给小读者们。愿你们懂得珍惜每一天,学会为梦想而奋斗。 梦想号游船 一个人可以非常清贫、困顿、低微,但是不可以没有梦想。只要梦想存在一天,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处境。 ——奥普拉.温弗瑞 1. 梦想 像许多普通的田野蟋蟀一样,蟋蟀贝斯也是春天出生的。他的颜色也是深褐色的,但褐色中透出黑黑的光,像有谁给镀了一层油。一口闪亮的白牙,像短剑一样锋利。当他摩擦着背上的翅膀、放声歌唱的时候,声音清脆、嘹亮,直入云霄,把远方的鸟儿都吸引过来了。而且蟋蟀贝斯还是一个大块头,他的个子比普通田野蟋蟀大,跟普通田野蟋蟋蟀比起来,贝斯简直可以算个巨人。因此,大家认为蟋蟀贝斯将来肯定能成为像他曾曾曾……祖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声名远播的角斗士。 “铁弹子三世!那可了不得!从咱们田野一直打到皇宫,战无不胜呀!后来当了皇帝身边的大臣,听说皇帝还为他立了纪念碑呢!”年长的蟋蟀说。 草地上有一个角斗训练场,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每天在这儿传授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等各项技能,目的是将年轻的蟋蟀们培养成为身手敏捷、冷酷无情的杀手。 教练对贝斯说:“贝斯,别浪费了你的好身材和那一口好牙,快来跟我学习角斗吧,我保证你会出名!你将来肯定会打遍天下无敌手,还能赚好多钱,用也用不完!” 可是贝斯并不想当一名角斗士,他既不想出名,也不想要许多钱,他只想当一名歌唱家。 其实每只蟋蟀都是天生的歌唱家,尤其是雄性蟋蟀,每个人都有一副好嗓子。但蟋蟀们亮开嗓子唱歌的时候可不是为了唱歌,而是为了打架! 当一只雄性蟋蟀看见另一只陌生的蟋蟀走过来的时候,老远就会振动翅膀,用唱歌的声音吆喝——“瞿瞿!唧唧吱!瞿瞿吱吱吱!”意是:“笨蛋!别过来!过来找死呀!” 另一只蟋蟀不甘示弱,用歌声回答:“瞿瞿吱!瞿——吱吱吱!”意思是:“谁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欢笑——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活泼清脆。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她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摇篮曲。 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他每天练习唱歌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溪边,让小溪为他伴奏。小溪不只是歌唱家,还是提琴手呢。小溪有多长,她的琴弦就有多长。 小溪流过田野,流向远方,流向远方的远方…… 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呢?远方有些什么呢?”贝斯问小溪。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溪水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溪水唱着歌走了,再没有回来。

贝斯每天问,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去看看呢!等我们知道了,回来告诉你!”

可是,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

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小溪汇入大河,大河汇入大江,大江流入大海,大海连成汪洋……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

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先死?可——不一定!” 于是两只蟋蟀扑上前来,抱成一团,用牙咬,用腿踢,翻转身子压,直到一只把另一只打得落花流水,一辈子再也不敢开口唱歌。 夜晚,田野里蟋蟀的歌声此起彼伏,悠扬悦耳,别人听来,就像一首首小夜曲。可是在蟋蟀们听来,那是一声声威胁:“瞿瞿——吱吱!瞿瞿瞿吱吱——唧吱!唧吱!”意思是:“我的——地盘!谁来就把谁——撕碎!撕碎!” 贝斯喜欢唱歌。每当他振动翅膀,唱起歌来,他就觉得特别快乐——究竟有多快乐呢,他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只要一唱起歌来,他就想蹦蹦跳,想围着花儿转圈,让花香一缕缕飘进自己的胸膛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歌声里飞起来,一直飞向早晨的太阳,飞向天上的白云,飞向蓝天深处…… 贝斯的歌声也跟别的蟋蟀不同。田野里的蟋蟀听别的蟋蟀唱歌,总是能从歌声中听出咬牙切齿的咒骂和威胁,或者胆大包天的狂妄与骄傲。于是,听着听着,蟋蟀们自己也忍不住热血沸腾,怒火中烧,非要找到那个唱歌的家伙打一架、比个高下不可。听贝斯的歌声,蟋蟀们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听到贝斯的歌声,正在狂吃豪饮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停止咀嚼,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就那么呆呆地看白云一朵一朵飘过蓝天,看上半天也不觉得饿;正在决斗的蟋蟀会不由自主地放开对手,突然觉得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些胆小的、在地洞里昏睡的蟋蟀们内心里突然会涌起一种冲动:很想走出又潮又黑的地洞,去晒晒太阳,吹吹风…… 田野里有一条小溪。小溪是从不远处的小山那儿发源的。小山谷里有一坡石壁,一串清泉从石壁上跳跃着扑腾下来,形成一匹像白丝带一样的小瀑布,跌进山脚的小水潭中,溅起朵朵细碎的白梅一样的水花,再从潭里漫出来,流过满是礁石和杂树的山坡,成为一条小溪流,流过田野。 小溪是会唱歌的。当她是瀑布的时候,她的歌声如野孩子的奔跑,像风一样轻快和自由。当她成为一条小溪,流过山坡的时候,她的歌像小姑娘的

“远方,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呀!”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