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梦想号游船(童话连载之二——远行)  

2012-08-11 08:42:00|  分类: 我的童话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贝斯在想办法。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

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贝斯在想办法。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2.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贝斯在想办法。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

我从清晨出发,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贝斯在想办法。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贝斯在想办法。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贝斯在想办法。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贝斯在想办法。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我要歌唱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这儿吧,唉……” 老蟋蟀叹口气,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蟋蟀,他喜欢上了一只红蜻蜓,和红蜻蜒成为了朋友。他看到红蜻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飞。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红蜻蜓让他坐在自己的背上,带着他一起飞。他们飞过小溪,飞过田野,飞进了田野边的小树林。他们飞得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到处是蜘蛛布下的罗网。一只丑恶的大蜘蛛用一张结实的网把他俩抓住了。大蜘蛛朝他俩冲过来,想把他们吃掉。小蟋蟀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红蜻蜓为了救小蟋蟀,冲到蜘蛛面前,把蜘蛛挡住,一边大声提醒小蟋蟀:“快!快用你的白牙咬断蜘蛛丝,赶紧逃呀!快,快,……” 小蟋蟀咬断蜘蛛丝,逃走了,红蜻蜓呢,却被蜘蛛撕碎了。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小蟋蟀再也不敢出门了。他整天躲在洞穴里。他逃过了鸟儿的嘴喙,逃过了青蛙的舌头,也逃过了人类的搜寻,成为了这片田野上活得最久的老蟋蟀。 但是,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 贝斯在想办法。 柳叶船太轻了,叶面上平平的,浪花来了没处躲,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打翻……不能用柳叶船了。实际上,任何叶子做的船都不够安全。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造什么样的船呢?造一艘独木舟。 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百科全书》,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那本书原野上每只蟋蟀都读过,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书,属于所有的蟋蟀。 书上介绍过独木舟。印第安人、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 一只蟋蟀划的独木舟用不了太大。溪流从山谷里流出来,溪水里常常会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和树枝。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把它做成独木舟。 贝斯没有刨子、锯子和凿子,但他有一口好牙,这口白生生的牙齿,既可以做当锯子,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 看到贝斯没日没夜地拼命用牙齿去咬木头,大家还以为他疯了呢。 蟋蟀爱吃的是嫩叶和瓜果,一只蟋蟀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去啃干木头呢?他又不是白蚁,只有白蚁才爱啃木头呢。 好心的老蟋蟀给贝斯送来几片桑叶:“孩子,吃点桑叶吧,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沙沙沙沙!”贝斯大口大口吞吃了桑叶,“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威严的蟋蟀教练给贝斯送来一颗新鲜草莓:“可怜的孩子,吃草莓吧,味道好极了!” “嚓嚓嚓嚓!”贝斯大口吃掉草莓,“咔吱咔吱!”又继续啃木头。 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 在五月一个明亮的早晨,贝斯坐在独木舟里,划动着用树枝做的桨,再一次和大家告别。 这一回,没有一只蟋蟀来送他。但老蟋蟀站在远处的岸边,悄悄地目送着他。老蟋蟀又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和红蜻蜓一起飞翔的那天。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这样明亮柔和,像一层淡黄的蜂蜜涂在田野上,树叶上,溪流上,连微风也像涂了淡黄的蜂蜜一样,闻在鼻子里是香的,尝在嘴里是甜的,看上去像是明亮的——如果风也看得见的话。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老蟋蟀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怪! “出发吧,贝斯!你是好样的!”大柳树摇动着长长的枝条,和贝斯依依道别。 独木舟在溪流上漂浮。随着水流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颠簸一会儿平缓。浪花一会儿将独木舟抛

我就不再想它……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过礁石,一会儿又让它在回水涡里旋转。刚开始贝斯吓得不断尖叫,每一次浪花把独木舟抛起来时他都觉得船就要沉了,他立即就要落到水里淹死了。但每一次他驾着独木舟从浪花和旋流中冲出来之后,前面都会有一片平缓的水域,这时贝斯就让独木舟在风平浪静的溪流里漂浮着,自己则躺在船舱里休息,把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心窝里。因为这时候贝斯躺在独木舟里,就像躺在自己的泥洞里那铺满落叶的床上一样安全。 贝斯牢记着大柳树跟他说的话:“最好的水手并不是不怕风不怕浪,而是最懂得随波逐流。想像你自己就是那个独木舟,不管水流怎么样冲击着你,你都要牢牢地抓住你的独木舟,决不撒手——” 穿过了许多次大浪,跳下了许多个险滩之后,贝斯已经完全懂得了大柳树说的道理。他现在不再惊慌了。他可以躺在独木舟里睡觉,或者站在独木舟上唱歌。浪花一会儿把他身上油黑色的外套弄湿,太阳一会儿又把它们晒干。虽然贝斯并不知道独木舟最后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人,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现在只是顺着溪流的方向走,他心里充满了快乐,他要大声唱歌: 我要歌唱 歌唱溪流 谢谢你一会儿给我浪花朵朵 一会儿又把我抛入漩涡 我要歌唱 歌唱小船 你虽然只是一只独木舟 却也能乘风破浪 我要歌唱 歌唱出发 既然已经离开了家 我就不再想它…… 事实上,贝斯有点儿想家了。因为现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隐入西天边那一大片紫金色的暮云,一只只鸟儿正在飞回树梢上的鸟窝,溪流上的风也凉起来了。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贝斯饿了,也累了。他把独木舟划向岸边,岸边有一些树枝,像一个天然的码头。贝斯把独木舟泊在树枝间,以防它被溪流冲走。贝斯爬上河岸,饱吃了一顿嫩叶,又在河岸边找到了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土坎,在土坎下面浅浅地挖了个洞,然后爬进洞里呼呼大睡起来。

2. 远行 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 贝斯的家就在柳树脚下的土坎下面。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天然的土坎像一个屏障,为贝斯挡住风雨,也挡住了常常跑到原野上来捉蟋蟀的顽皮孩子们的目光。 夜里,贝斯爬到高高的土坎上唱歌,唱他的心事: 我想去看一看, 看看远方 远方到底有多远? 我从清晨出发, 傍晚能不能到达? 一个人的旅行, 会有多孤单? 到了远方, 我是否也会像溪水一样, 不再回家…… 大柳树知道了贝斯的心事。清晨,大柳树对贝斯说:“我虽然站得比你高,看得比你远,但我也只能看到田野的尽头。我知道在田野的尽头,一定还有更远的远方。如果你想要去远方,那你就去吧!别犹豫了!” 威武强壮的蟋蟀教练严肃地说:“你想要去远方?好好跟我学习腾、挪、扑、跳、咬、摔、打、压的本领,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发现,人类就会把你带去远方,甚至还能把你带到国王的宫殿里,就像你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享尽荣华富贵,还能为我们这里的田野蟋蟀争光!” 教练说得没错,因为这片田野里曾经出现过像贝斯的曾曾曾……爷爷铁弹子三世这样有名的蟋蟀,每年都会有人到这儿来寻找新蟋蟀。年轻的蟋蟀们每天在训练场上努力练习,就是为了能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在角斗场勇猛顽强,击败对手,赢得金钱和荣誉。 可是贝斯不想做一名角斗士,他只想当一个歌唱家。他也不愿意等着别人来发现他,把他带到陌生的远方去。他希望自己能像小溪一样,自由地唱着歌,快乐地去远方。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说:“你疯了吗?如果没有人类的帮助,咱们这片田野里还没有哪一只蟋蟀逛到田野那头去过呢!外面到处都是危险:河水能把你淹死,鸡会把你吃掉,落在顽皮的孩子手上会被掐死,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掉进哪个泥坑里,你就葬那儿,永远出不来了!你还是好好呆在这儿吧,要么就去学习做一个出色的角斗士,实在不愿意学习角斗,你就在这柳树下唱唱歌,在狗尾巴草上蹦蹦极,也比出门去送死强啊!” 但贝斯决心已定。 大柳树在这片田野里生活了许多年头,见多识广。他知道,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 大柳树没有船,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柳叶船虽然简陋,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 这天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贝斯就出发了。贝斯跳上柳叶船,挥手和大柳树告别,和站在溪流边、看他远行的蟋蟀们告别。 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一股溪流冲过来,柳叶船打着旋儿,猛烈颠簸起来,“咚!”贝斯掉进了溪流里。 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 “救命呀!救命呀!”贝斯大喊。 站在岸边的蟋蟀们都吓坏了,像被谁使了定身魔法一样,谁也不敢去救贝斯。 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 “啪!”柳条打在水面上,贝斯张开嘴,一口咬住柳枝。 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 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小子,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你这下该死心了吗?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 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安安心心呆在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