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梦想号游船(童话连载之四——伙伴)  

2012-08-13 07:40:00|  分类: 我的童话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4.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啊,太阳, 
   我的太阳,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总有朋友相伴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独门绝技:肚皮鼓!”青蛙王子一点不谦虚地说。 “我除了唱歌,也还会拉小提琴。”蟋蟀贝斯说着,振动自己的翅膀:“也是独门绝技,羽翼小提琴!” 共同的音乐爱好,化解了青蛙王子和蟋蟀贝斯之间的敌意,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蟋蟀贝斯告诉青蛙王子自己来自小溪的上游,想要去远方看一看,但昨天晚上的雨把他的独木舟冲走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蛙王子正好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他还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听说贝斯想去远方,他也想一起去。 “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青蛙王子说。 “我没有意见,有人做伴当然更好。”贝斯说,“只要你保证不再把我吞下去。” “这个我完全可以保证。”青蛙王子说,“你可不是什么美味!” “我知道,我这道菜的味道你已经领教了!”贝斯说。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独木舟没有了……我恐怕得再造一只……”蟋蟀贝斯说。 “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吗?你干嘛要独木舟啊?你不能像蜻蜓一样飞吗?”青蛙王子问。 这时正好有一群蜻蜓沿着溪流飞行,他们一会儿张开翅膀停在空中,一会儿落在伸向溪流上方的灌木枝条上、又高又细的草茎上,枝条和草茎在风中轻轻晃动着,立在上面的蜻蜓却张开翅膀,一动也不动,就像站在高台跳板上的跳水运动员一样做出好看的造型来,好像随时准备跳入水中——但蜻蜓不跳水,他们只用细长的尾巴在水面点一下,又向高空飞去。有的时候,两只蜻蜓还在空中跳双人舞,他们一会儿一齐府冲,一会儿一齐翻飞向上,一会儿又一齐平稳地滑翔,姿态优美极了,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看得入了迷。 “我们蟋蟀虽然有翅膀,可是并不善于飞行。我们只能飞一点点远。”蟋蟀贝斯说。 “有我青蛙王子在,你不再需要独木舟了!”青蛙王子说。 “不用独木舟,我用什么航行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是划水的老手呀!”蟋蟀贝斯说。 “正因为我是划水的老手,你坐在我的背上,让我带着你游不就行了吗?”青蛙王子说。 蟋蟀贝斯恍然大悟:“对呀!你就是我最好的游船呀!” 青蛙王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流,蟋蟀贝斯张开翅膀,飞跳上青蛙王子的背。比起用木棒做的独木舟来,青蛙王子的背又宽敞又舒服,还特别安全。 能乘上这样一艘船去远方,这是蟋蟀贝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蟋蟀贝斯说:“青蛙王子,谢谢你做我游船,我要为它取个名字,就叫梦想号吧!” “好。梦想号,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我是一只青蛙的时候,我的名字叫青蛙王子,当我变成你的游船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梦想号游船。”青蛙王子说,“我现在有了一个伙伴,两个名字,太棒了!” 青蛙王子非常高兴,“呱呱呱!呱呱呱!”快乐地唱起来。河岸两边田野里的青蛙听到王子的歌声,也纷纷回应:“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不一会儿,整条溪流里都响起了青蛙们的歌声。 有时候,贝斯站在青蛙王子的背上,抬头眺望着溪流两岸连绵的山峰。有时候,他舒舒服服地躺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4. 伙伴 “这么说,我刚才并不是掉进了洞里,而是被你吞进了肚子里?”蟋蟀贝斯愤怒地质问青蛙王子。 “这么说,刚才害得我差点痛死的,是你罗?”青蛙王子也质问蟋蟀贝斯,口气同样是愤怒的。 “你想怎么样?”贝斯问青蛙王子。 “你想怎么样?”青蛙王子问贝斯。 青蛙王子蹲着身子,作好捕猎前的准备。 贝斯搓动有力的前肢,呲开白牙,作好打架的准备。 然而青蛙王子并不想再一次吞下蟋蟀贝斯,蟋蟀贝斯也不愿意再一次从青蛙王子的肚子里爬出来。这种可怕的经历,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啦!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示弱……谁也不愿意先让步……他们就这么僵持着,互相盯着上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太阳升得老高了,小溪的水退了。 太阳把青蛙王子身上的烂泥晒干了。对于青蛙王子来说,这会儿最好能在河里游泳,而不是在这儿盯着一只愤怒的蟋蟀看。 对于蟋蟀贝斯来说,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去找他的独木舟,而不是在这儿陪着一个肚子气鼓鼓、眼睛充满敌意的青蛙。 实在太无聊了,贝斯想唱个歌儿解解闷。 于是贝斯唱起了一首老歌: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放开嗓子一唱,贝斯就忘记了危险,心里也没有了愤怒。美妙的歌声仿佛从贝斯身上的每个毛孔里流淌出来——贝斯用全身心歌唱,唱明亮的太阳,唱风雨过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虽清新的空气…… 听到贝斯的歌声,哗哗流淌的溪水声仿佛变轻了,红蜻蜒、蓝蜻蜒、黑白相间的蜻蜒……一只一只飞来了,在歌唱中舞动,仿佛为贝斯的歌声伴舞,河边的翠鸟排成行,白鹭举起优美的脖子、轻轻撑开翅膀,在水面上跳着芭蕾舞。 贝斯的声音高亢嘹亮,一直向上飞,追赶白云,飞向太阳…… 听着贝斯的歌声,青蛙王子眼睛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光芒。他还用自己短胖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为蟋蟀贝斯的歌声伴奏。他不由自主在张开嘴,也唱了起来: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青蛙王子的声音低沉雄浑,仿佛大地舒展臂膀,张开怀抱,朝天边奔去…… 蟋蟀贝斯嘹亮的高音和青蛙王子浑厚的低音合在一起: 啊,太阳,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在遥远的天边,在远方的地平线那儿,天和地拥抱在一起了,再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 最后一个优美的尾音婉转飘过水面,和流水一同消失在远方。 一曲结束了。 “棒!太棒了!”青蛙王子一把抱住蟋蟀贝斯,“你的歌声太美妙了!令我陶醉!” “你的歌声也很动听。你的鼓点也敲得不错!”蟋蟀贝斯真心实意地说。 “当然,如果说你是一个男高音歌唱家的话,那么,我可以说是一个男低音歌唱家。我也爱唱歌。我还会敲鼓嘭咚——咚咚咚咚

下来,看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大象,一会儿变成绵羊。如果觉得肚子饿了,他们就随时靠岸,青蛙王子到岸边的田野里捉虫子吃,蟋蟀贝斯则在岸边找嫩叶和桨果吃。 跟伙伴一起旅行真好,这样就不觉得闷了。 他们聊天,贝斯跟王子聊蟋蟀的生活,王子跟贝斯介绍青蛙的习性。 贝斯说:“我们蟋蟀是从黑乎乎的地洞里出生的,最早我们是小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以后才有了翅膀……小时候的我们叫若虫,和现在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王子说:“我们青蛙小时候也不叫青蛙,叫蝌蚪,蝌蚪有一个大脑袋和一根长尾巴,没有腿。你看我现在,尾巴没有了,却长出了四条结实的腿。” 王子还跟贝斯讲了一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讲一只小蝌蚪看到别的小动物都长得和自己的妈妈相像,于是出门去找妈妈,看到跟自己相像的小动物,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闹了不少笑话。 贝斯听了这个故事很开心,他想,如果一只小蟋蟀还是若虫的时候,也像小蝌蚪一样去找妈妈,说不定看到毛毛虫也会叫妈妈呢!这可真好玩呀! 沿着溪流一路向下,沿途有更多的溪水汇入进来,小溪慢慢地变成了小河。小河的河面有时宽阔,有时候狭窄,河水有时候非常平缓,仿佛没有流动,有时又跳下陡坡和石壁,形成喧闹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蟋蟀贝斯和青蛙王子既喜欢在平静的河面上漂流,也喜欢跟着河水跃入激流—— 他们唱歌: 开始是贝斯清脆的高音: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加进王子浑厚的低音: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二重唱: 平缓的水流 像王子平稳的脊背 飞跃的瀑布 像贝斯高亢的歌声 快乐的旅途 总有朋友相伴 快乐的旅途 总有歌声相随 瞿瞿瞿瞿瞿瞿瞿瞿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结尾部分: 贝斯的提琴声,一串颤音—— (瞿噫——噫噫噫噫) 加入王子轻敲的手鼓声,轻轻地: (嘭咚——咚咚咚咚)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