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老祖母讲的故事  

2014-02-11 23:14:00|  分类: 儿童文学,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祖母讲的故事(童话)

汤素兰

姐已经变成了一棵姿势优美的树,永远长在山上了。这时一阵轻风吹过来,拂在她的脸上,她感到了二姐的气息和二姐柔软的手指。当她们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二姐经常恶作剧,趁她睡觉的时候在她的眼睛上吹气,或者用手指像弹琴一样在她的额头上弹着玩儿……她明白了,她的二姐已经变成了风,顽皮的风——有时温柔,有时狂暴,这恰恰像她的性格。 不管是山上的树还是原野上的风,她们都比她活得长久——她们的愿望实现了。但她已经老了,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老太婆——她明白自己快要死了。 于是,她把自己最小的孙女叫到跟前,对她讲了一个故事——关于她和她的姐姐们的故事。她知道,当她最小的孙女也变成老祖母的时候,又会把这个故事讲给自己最小的孙女儿听。 当故事讲完的时候,她觉得非常快乐,因为她知道,故事也是长生不老的。 2014112 作者地址:长沙市麓山南路36号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邮编:410081

 

这个故事是当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我的老祖母讲给我听的。而老祖母的故事呢,是当我的老祖母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的老祖母讲给她听的。

这是老祖母的老祖母的老祖母……讲的故事,当然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啦。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魔法还起作用、所有的愿意还能实现的时候,有三个姐妹,她们虽然长得一样漂亮,但性格各不相同。大姐喜欢安静和沉思,二姐活泼好动,最小的妹妹因为年纪小,总是跟着两个姐姐,有时候文静,有时候活泼。

那时候魔法还起作用,所有的愿意都能实现。

有一天,家里来了个魔法师,问三姐妹有什么愿望。大姐和二姐说,她们希望长生不老。魔法师说可以满足她们的愿意。他又问最小的妹妹有什么愿望,小妹妹说:“我还没有想好呢。”魔法师说:“看来你错过了机会。因为我不会再来了,你只好做你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了。”

魔法师对大姐说:“生命在于静止。你看乌龟几乎不动,寿命最长。你可以通过静修长生不老。”

于是,大姐出门去静修。

大姐爬上高山,在山顶静修。那座上非常高,除了飞来的鸟雀和飘浮的云雾,再也没有人来打扰大姐。大姐修行的时候,总是迎风站立,闭上双眼,一动不动。因为只有闭上双眼,才能更真切地看见自己的内心,才能更好地摒除杂念,增进定力。大姐站立的时间越来越长,自己的定力也越来越强,鸟儿飞来落在她的肩膀上,她也能一动不动,让鸟儿误以为她是一棵树。随着大姐定力的增强,大姐的脚在山顶上生了根,大姐的身躯变成了树,手臂变成了树枝,头发变成了树叶,她内心的思想就成了叶脉和年轮。虽然大姐的思想越来越敏锐,对世界的感觉越来越精细,但她的定力也越来越增强,树根在地下扎得越来越深。一千年过去了,大姐从小树变成了大树。又一千年过去了,大姐变成了树化石。

魔法师对二姐说:“生命也在于运动。你看流水不腐,你看日子每天都是新的。你可以通过不断的变化,让自己长生不老。”

老祖母讲的故事(童话) 汤素兰 这个故事是当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我的老祖母讲给我听的。而老祖母的故事呢,是当我的老祖母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的老祖母讲给她听的。 这是老祖母的老祖母的老祖母……讲的故事,当然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啦。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魔法还起作用、所有的愿意还能实现的时候,有三个姐妹,她们虽然长得一样漂亮,但性格各不相同。大姐喜欢安静和沉思,二姐活泼好动,最小的妹妹因为年纪小,总是跟着两个姐姐,有时候文静,有时候活泼。 那时候魔法还起作用,所有的愿意都能实现。 有一天,家里来了个魔法师,问三姐妹有什么愿望。大姐和二姐说,她们希望长生不老。魔法师说可以满足她们的愿意。他又问最小的妹妹有什么愿望,小妹妹说:“我还没有想好呢。”魔法师说:“看来你错过了机会。因为我不会再来了,你只好做你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了。” 魔法师对大姐说:“生命在于静止。你看乌龟几乎不动,寿命最长。你可以通过静修长生不老。” 于是,大姐出门去静修。 大姐爬上高山,在山顶静修。那座上非常高,除了飞来的鸟雀和飘浮的云雾,再也没有人来打扰大姐。大姐修行的时候,总是迎风站立,闭上双眼,一动不动。因为只有闭上双眼,才能更真切地看见自己的内心,才能更好地摒除杂念,增进定力。大姐站立的时间越来越长,自己的定力也越来越强,鸟儿飞来落在她的肩膀上,她也能一动不动,让鸟儿误以为她是一棵树。随着大姐定力的增强,大姐的脚在山顶上生了根,大姐的身躯变成了树,手臂变成了树枝,头发变成了树叶,她内心的思想就成了叶脉和年轮。虽然大姐的思想越来越敏锐,对世界的感觉越来越精细,但她的定力也越来越增强,树根在地下扎得越来越深。一千年 于是二姐让自己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中,不断变化。她不停地旅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因为去的地方多,见的世面广,她在旅行途中很喜欢和人交朋友,把自己的见闻告诉别人。她也爱搞恶作剧,或者和别人捉迷藏。总而言之,她无时无刻不在动,要让所人的人都知道她的存在。她在大地上飞快地跑,跑过村庄,跨过河流,翻山越岭。她跑得像风一样快,从来不知道疲倦。奔跑的时候,她会张开双臂,感觉自己被风托起来,像风中的树叶一样随风飘荡。慢慢地,她的身体越变越轻,她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她和风融为一体,变成了风的一部分,再也分不清哪是风,哪是她。

当两位姐姐出门的时候,大姐对最小的妹妹说:“你在家等着我,当我静修成功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还会把静修的心得告诉你。”二姐对她说:“你在家里等着我,等我在外边累了、倦了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也会把我的见闻都告诉你。”

过去了,大姐从小树变成了大树。又一千年过去了,大姐变成了树化石。 魔法师对二姐说:“生命也在于运动。你看流水不腐,你看日子每天都是新的。你可以通过不断的变化,让自己长生不老。” 于是二姐让自己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中,不断变化。她不停地旅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因为去的地方多,见的世面广,她在旅行途中很喜欢和人交朋友,把自己的见闻告诉别人。她也爱搞恶作剧,或者和别人捉迷藏。总而言之,她无时无刻不在动,要让所人的人都知道她的存在。她在大地上飞快地跑,跑过村庄,跨过河流,翻山越岭。她跑得像风一样快,从来不知道疲倦。奔跑的时候,她会张开双臂,感觉自己被风托起来,像风中的树叶一样随风飘荡。慢慢地,她的身体越变越轻,她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她和风融为一体,变成了风的一部分,再也分不清哪是风,哪是她。 当两位姐姐出门的时候,大姐对最小的妹妹说:“你在家等着我,当我静修成功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还会把静修的心得告诉你。”二姐对她说:“你在家里等着我,等我在外边累了、倦了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也会把我的见闻都告诉你。” 于是,最小的妹妹就在家里等着两位姐姐。她把房子修好,加固,把菜园打理好,给家里的仓库装满粮食,但两个姐姐没有回来。后来,她和一个小伙子结婚,生了很多孩子。她的孩子们又结婚,为她生了许多孙子。两个姐姐还没有回来。 当她成了很老很老的老祖母的时候,她已经头昏眼花,感觉也不如年轻时候灵敏,但有一天她心里特别想念自己的两位姐姐,于是,她拄着拐杖,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她就是在这儿和两位姐姐告别的。她看见屋后的山顶上有一棵挺拔的树,树的身姿非常优美,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她的大姐姐。她知道,大

于是,最小的妹妹就在家里等着两位姐姐。她把房子修好,加固,把菜园打理好,给家里的仓库装满粮食,但两个姐姐没有回来。后来,她和一个小伙子结婚,生了很多孩子。她的孩子们又结婚,为她生了许多孙子。两个姐姐还没有回来。

过去了,大姐从小树变成了大树。又一千年过去了,大姐变成了树化石。 魔法师对二姐说:“生命也在于运动。你看流水不腐,你看日子每天都是新的。你可以通过不断的变化,让自己长生不老。” 于是二姐让自己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中,不断变化。她不停地旅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因为去的地方多,见的世面广,她在旅行途中很喜欢和人交朋友,把自己的见闻告诉别人。她也爱搞恶作剧,或者和别人捉迷藏。总而言之,她无时无刻不在动,要让所人的人都知道她的存在。她在大地上飞快地跑,跑过村庄,跨过河流,翻山越岭。她跑得像风一样快,从来不知道疲倦。奔跑的时候,她会张开双臂,感觉自己被风托起来,像风中的树叶一样随风飘荡。慢慢地,她的身体越变越轻,她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她和风融为一体,变成了风的一部分,再也分不清哪是风,哪是她。 当两位姐姐出门的时候,大姐对最小的妹妹说:“你在家等着我,当我静修成功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还会把静修的心得告诉你。”二姐对她说:“你在家里等着我,等我在外边累了、倦了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也会把我的见闻都告诉你。” 于是,最小的妹妹就在家里等着两位姐姐。她把房子修好,加固,把菜园打理好,给家里的仓库装满粮食,但两个姐姐没有回来。后来,她和一个小伙子结婚,生了很多孩子。她的孩子们又结婚,为她生了许多孙子。两个姐姐还没有回来。 当她成了很老很老的老祖母的时候,她已经头昏眼花,感觉也不如年轻时候灵敏,但有一天她心里特别想念自己的两位姐姐,于是,她拄着拐杖,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她就是在这儿和两位姐姐告别的。她看见屋后的山顶上有一棵挺拔的树,树的身姿非常优美,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她的大姐姐。她知道,大 当她成了很老很老的老祖母的时候,她已经头昏眼花,感觉也不如年轻时候灵敏,但有一天她心里特别想念自己的两位姐姐,于是,她拄着拐杖,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她就是在这儿和两位姐姐告别的。她看见屋后的山顶上有一棵挺拔的树,树的身姿非常优美,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她的大姐姐。她知道,大姐已经变成了一棵姿势优美的树,永远长在山上了。这时一阵轻风吹过来,拂在她的脸上,她感到了二姐的气息和二姐柔软的手指。当她们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二姐经常恶作剧,趁她睡觉的时候在她的眼睛上吹气,或者用手指像弹琴一样在她的额头上弹着玩儿……她明白了,她的二姐已经变成了风,顽皮的风——有时温柔,有时狂暴,这恰恰像她的性格。

不管是山上的树还是原野上的风,她们都比她活得长久——她们的愿望实现了。但她已经老了,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老太婆——她明白自己快要死了。

于是,她把自己最小的孙女叫到跟前,对她讲了一个故事——关于她和她的姐姐们的故事。她知道,当她最小的孙女也变成老祖母的时候,又会把这个故事讲给自己最小的孙女儿听。

当故事讲完的时候,她觉得非常快乐,因为她知道,故事也是长生不老的。

过去了,大姐从小树变成了大树。又一千年过去了,大姐变成了树化石。 魔法师对二姐说:“生命也在于运动。你看流水不腐,你看日子每天都是新的。你可以通过不断的变化,让自己长生不老。” 于是二姐让自己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中,不断变化。她不停地旅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因为去的地方多,见的世面广,她在旅行途中很喜欢和人交朋友,把自己的见闻告诉别人。她也爱搞恶作剧,或者和别人捉迷藏。总而言之,她无时无刻不在动,要让所人的人都知道她的存在。她在大地上飞快地跑,跑过村庄,跨过河流,翻山越岭。她跑得像风一样快,从来不知道疲倦。奔跑的时候,她会张开双臂,感觉自己被风托起来,像风中的树叶一样随风飘荡。慢慢地,她的身体越变越轻,她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她和风融为一体,变成了风的一部分,再也分不清哪是风,哪是她。 当两位姐姐出门的时候,大姐对最小的妹妹说:“你在家等着我,当我静修成功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还会把静修的心得告诉你。”二姐对她说:“你在家里等着我,等我在外边累了、倦了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我也会把我的见闻都告诉你。” 于是,最小的妹妹就在家里等着两位姐姐。她把房子修好,加固,把菜园打理好,给家里的仓库装满粮食,但两个姐姐没有回来。后来,她和一个小伙子结婚,生了很多孩子。她的孩子们又结婚,为她生了许多孙子。两个姐姐还没有回来。 当她成了很老很老的老祖母的时候,她已经头昏眼花,感觉也不如年轻时候灵敏,但有一天她心里特别想念自己的两位姐姐,于是,她拄着拐杖,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她就是在这儿和两位姐姐告别的。她看见屋后的山顶上有一棵挺拔的树,树的身姿非常优美,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她的大姐姐。她知道,大                                          2014/1/12

 

姐已经变成了一棵姿势优美的树,永远长在山上了。这时一阵轻风吹过来,拂在她的脸上,她感到了二姐的气息和二姐柔软的手指。当她们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二姐经常恶作剧,趁她睡觉的时候在她的眼睛上吹气,或者用手指像弹琴一样在她的额头上弹着玩儿……她明白了,她的二姐已经变成了风,顽皮的风——有时温柔,有时狂暴,这恰恰像她的性格。 不管是山上的树还是原野上的风,她们都比她活得长久——她们的愿望实现了。但她已经老了,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老太婆——她明白自己快要死了。 于是,她把自己最小的孙女叫到跟前,对她讲了一个故事——关于她和她的姐姐们的故事。她知道,当她最小的孙女也变成老祖母的时候,又会把这个故事讲给自己最小的孙女儿听。 当故事讲完的时候,她觉得非常快乐,因为她知道,故事也是长生不老的。 2014112 作者地址:长沙市麓山南路36号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邮编:410081

作者地址:长沙市麓山南路36号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邮编:410081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