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圈层的力量——我的一次阅读体验  

2015-03-15 23:32:00|  分类: 社会,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圈层的力量

——我的一次阅读体验

是彭学军的蜕变之作,故事的构思相当巧妙,悬念的设置、矛盾的解决都不落俗套。《下落不明的故事》有点失望,但总体来说还好。《蔚蓝色的彼岸》确实有参考价值。 这就是我在微信圈的影响下完成的一次阅读。影响我的决定的,首先是推荐人的可信度;再就是我对作者的关注度;但要完成阅读,作品本身的优秀也是必不可少的。 圈层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正因为影响力巨大,圈层里每个人自己的诚信度也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诚信不只是为人,比如作为作家,还有对作品的判断。 昨天,又在圈子里看到另外一位老师极力推荐一本书。今天我便在网上下单了。当我完成这本书的阅读的时候,我同时会完成对于这位老师的文学趣味、文学判断力的检查。圈层的力量真不可小觑。 2015313

汤素兰

 

大家都知道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媒体正在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它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近日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或者可以作为证明。

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不是技术控。自媒体推陈出新,我也不是弄潮儿。看看;第三,写这篇书评的是徐德霞老师,徐老师是儿童文学界的老编辑,对作家作品要求很严,她亲自操刀评论的一部作品,一定有道理,而且我注意到,这部作品还并不是徐老师供职的出版社出版的,她没有王婆卖瓜之嫌。于是,我对这本书有了兴趣。但也并不强烈,没有非看不可的冲动。 因为当时在北京开两会,一则会议对于纪律要求严,二则北京的气候我这个南方人不太适应,每到北京开会我都很少出门。好在这次住处离王府井近,可以饭后散步过去。3月6日晚饭后我去了趟王府井,本来是想散散步,走一走的,抬头看到王府井新华书店,习惯性地走了进去。进书店时并没有想要买什么书。一楼逛一圈,满眼都是“厚黑学”或者“成功学”,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逛二楼的少儿书藉。见到了自己的书,也有不少朋友的书,《戴面具的海》就摆在书架上,自然买了这本书,同时还买了两本,一本是《下落不明的故事》,另一本是《蔚蓝色的彼岸》。之所以买了这两本书,是因为《下落不明的故事》是“彩乌鸦”系列推出的新作,对这个系列我有信心;至于《蔚蓝色的彼岸》,是因为书的腰封上写着:这本书和孩子探讨关于死亡的话题。我自己正在构思的小说也会涉及到这个问题,可以读一读,作为参考。 我利用开会的闲暇时间,把这三本书都读了。《戴面具的海》没有让我失望,通过这本书,让我相信作家是会成长的,会蜕变的,我认为这2006 圈层的力量 ——我的一次阅读体验 汤素兰 大家都知道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媒体正在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它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近日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或者可以作为证明。 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不是技术控。自媒体推陈出新,我也不是弄潮儿。2006年1月10日,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博客;2011年6月22日,又是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微博,但后来基本上没有管理,微博的内容大都是博客内容的自动转贴。博客和微博给予我自由发表的原地,但并没有怎么影响我的生活,因为我只是将内容贴上去,而内容基本上没有反过来影响我。 2014年2月10日我加入了微信。微信对我的影响就完全不一样了。微信是圈子,圈子里的人大多数相熟,别人关注的事情往往也是我关注的。信息的传递和信息本身都对我产生影响。只要手机在身边,只要不是有意关闭,不管我关注不关注,新消息会发出滴滴的声音提醒我,我在有意无意之间,都会被影响。 2015年3月2日,我在朋友张鹰的微信里读到一篇书评:“彭学军《戴面具的海》:面具摘不下来以后”。这则消息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张鹰是某部队出版社的编辑,之前从来不关心儿童文学,她怎么会转发这条消息呢?第二,彭学军是我朋友,也是我喜欢的作家,她又有新作了,我想110日,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博客; 圈层的力量 ——我的一次阅读体验 汤素兰 大家都知道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媒体正在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它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近日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或者可以作为证明。 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不是技术控。自媒体推陈出新,我也不是弄潮儿。2006年1月10日,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博客;2011年6月22日,又是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微博,但后来基本上没有管理,微博的内容大都是博客内容的自动转贴。博客和微博给予我自由发表的原地,但并没有怎么影响我的生活,因为我只是将内容贴上去,而内容基本上没有反过来影响我。 2014年2月10日我加入了微信。微信对我的影响就完全不一样了。微信是圈子,圈子里的人大多数相熟,别人关注的事情往往也是我关注的。信息的传递和信息本身都对我产生影响。只要手机在身边,只要不是有意关闭,不管我关注不关注,新消息会发出滴滴的声音提醒我,我在有意无意之间,都会被影响。 2015年3月2日,我在朋友张鹰的微信里读到一篇书评:“彭学军《戴面具的海》:面具摘不下来以后”。这则消息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张鹰是某部队出版社的编辑,之前从来不关心儿童文学,她怎么会转发这条消息呢?第二,彭学军是我朋友,也是我喜欢的作家,她又有新作了,我想2011看看;第三,写这篇书评的是徐德霞老师,徐老师是儿童文学界的老编辑,对作家作品要求很严,她亲自操刀评论的一部作品,一定有道理,而且我注意到,这部作品还并不是徐老师供职的出版社出版的,她没有王婆卖瓜之嫌。于是,我对这本书有了兴趣。但也并不强烈,没有非看不可的冲动。 因为当时在北京开两会,一则会议对于纪律要求严,二则北京的气候我这个南方人不太适应,每到北京开会我都很少出门。好在这次住处离王府井近,可以饭后散步过去。3月6日晚饭后我去了趟王府井,本来是想散散步,走一走的,抬头看到王府井新华书店,习惯性地走了进去。进书店时并没有想要买什么书。一楼逛一圈,满眼都是“厚黑学”或者“成功学”,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逛二楼的少儿书藉。见到了自己的书,也有不少朋友的书,《戴面具的海》就摆在书架上,自然买了这本书,同时还买了两本,一本是《下落不明的故事》,另一本是《蔚蓝色的彼岸》。之所以买了这两本书,是因为《下落不明的故事》是“彩乌鸦”系列推出的新作,对这个系列我有信心;至于《蔚蓝色的彼岸》,是因为书的腰封上写着:这本书和孩子探讨关于死亡的话题。我自己正在构思的小说也会涉及到这个问题,可以读一读,作为参考。 我利用开会的闲暇时间,把这三本书都读了。《戴面具的海》没有让我失望,通过这本书,让我相信作家是会成长的,会蜕变的,我认为这6看看;第三,写这篇书评的是徐德霞老师,徐老师是儿童文学界的老编辑,对作家作品要求很严,她亲自操刀评论的一部作品,一定有道理,而且我注意到,这部作品还并不是徐老师供职的出版社出版的,她没有王婆卖瓜之嫌。于是,我对这本书有了兴趣。但也并不强烈,没有非看不可的冲动。 因为当时在北京开两会,一则会议对于纪律要求严,二则北京的气候我这个南方人不太适应,每到北京开会我都很少出门。好在这次住处离王府井近,可以饭后散步过去。3月6日晚饭后我去了趟王府井,本来是想散散步,走一走的,抬头看到王府井新华书店,习惯性地走了进去。进书店时并没有想要买什么书。一楼逛一圈,满眼都是“厚黑学”或者“成功学”,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逛二楼的少儿书藉。见到了自己的书,也有不少朋友的书,《戴面具的海》就摆在书架上,自然买了这本书,同时还买了两本,一本是《下落不明的故事》,另一本是《蔚蓝色的彼岸》。之所以买了这两本书,是因为《下落不明的故事》是“彩乌鸦”系列推出的新作,对这个系列我有信心;至于《蔚蓝色的彼岸》,是因为书的腰封上写着:这本书和孩子探讨关于死亡的话题。我自己正在构思的小说也会涉及到这个问题,可以读一读,作为参考。 我利用开会的闲暇时间,把这三本书都读了。《戴面具的海》没有让我失望,通过这本书,让我相信作家是会成长的,会蜕变的,我认为这22日,又是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微博,但后来基本上没有管理,微博的内容大都是博客内容的自动转贴。博客和微博给予我自由发表的原地,但并没有怎么影响我的生活,因为我只是将内容贴上去,而内容基本上没有反过来影响我。

看看;第三,写这篇书评的是徐德霞老师,徐老师是儿童文学界的老编辑,对作家作品要求很严,她亲自操刀评论的一部作品,一定有道理,而且我注意到,这部作品还并不是徐老师供职的出版社出版的,她没有王婆卖瓜之嫌。于是,我对这本书有了兴趣。但也并不强烈,没有非看不可的冲动。 因为当时在北京开两会,一则会议对于纪律要求严,二则北京的气候我这个南方人不太适应,每到北京开会我都很少出门。好在这次住处离王府井近,可以饭后散步过去。3月6日晚饭后我去了趟王府井,本来是想散散步,走一走的,抬头看到王府井新华书店,习惯性地走了进去。进书店时并没有想要买什么书。一楼逛一圈,满眼都是“厚黑学”或者“成功学”,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逛二楼的少儿书藉。见到了自己的书,也有不少朋友的书,《戴面具的海》就摆在书架上,自然买了这本书,同时还买了两本,一本是《下落不明的故事》,另一本是《蔚蓝色的彼岸》。之所以买了这两本书,是因为《下落不明的故事》是“彩乌鸦”系列推出的新作,对这个系列我有信心;至于《蔚蓝色的彼岸》,是因为书的腰封上写着:这本书和孩子探讨关于死亡的话题。我自己正在构思的小说也会涉及到这个问题,可以读一读,作为参考。 我利用开会的闲暇时间,把这三本书都读了。《戴面具的海》没有让我失望,通过这本书,让我相信作家是会成长的,会蜕变的,我认为这

2014210日我加入了微信。微信对我的影响就完全不一样了。微信是圈子,圈子里的人大多数相熟,别人关注的事情往往也是我关注的。信息的传递和信息本身都对我产生影响。只要手机在身边,只要不是有意关闭,不管我关注不关注,新消息会发出滴滴的声音提醒我,我在有意无意之间,都会被影响。

20153 圈层的力量 ——我的一次阅读体验 汤素兰 大家都知道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媒体正在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它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近日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或者可以作为证明。 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不是技术控。自媒体推陈出新,我也不是弄潮儿。2006年1月10日,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博客;2011年6月22日,又是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微博,但后来基本上没有管理,微博的内容大都是博客内容的自动转贴。博客和微博给予我自由发表的原地,但并没有怎么影响我的生活,因为我只是将内容贴上去,而内容基本上没有反过来影响我。 2014年2月10日我加入了微信。微信对我的影响就完全不一样了。微信是圈子,圈子里的人大多数相熟,别人关注的事情往往也是我关注的。信息的传递和信息本身都对我产生影响。只要手机在身边,只要不是有意关闭,不管我关注不关注,新消息会发出滴滴的声音提醒我,我在有意无意之间,都会被影响。 2015年3月2日,我在朋友张鹰的微信里读到一篇书评:“彭学军《戴面具的海》:面具摘不下来以后”。这则消息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张鹰是某部队出版社的编辑,之前从来不关心儿童文学,她怎么会转发这条消息呢?第二,彭学军是我朋友,也是我喜欢的作家,她又有新作了,我想2日,我在朋友张鹰的微信里读到一篇书评:“彭学军《戴面具的海》:面具摘不下来以后”。这则消息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张鹰是某部队出版社的编辑,之前从来不关心儿童文学,她怎么会转发这条消息呢?第二,彭学军是我朋友,也是我喜欢的作家,她又有新作了,我想看看;第三,写这篇书评的是徐德霞老师,徐老师是儿童文学界的老编辑,对作家作品要求很严,她亲自操刀评论的一部作品,一定有道理,而且我注意到,这部作品还并不是徐老师供职的出版社出版的,她没有王婆卖瓜之嫌。于是,我对这本书有了兴趣。但也并不强烈,没有非看不可的冲动。

因为当时在北京开两会,一则会议对于纪律要求严,二则北京的气候我这个南方人不太适应,每到北京开会我都很少出门。好在这次住处离王府井近,可以饭后散步过去。3 圈层的力量 ——我的一次阅读体验 汤素兰 大家都知道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媒体正在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它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近日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或者可以作为证明。 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不是技术控。自媒体推陈出新,我也不是弄潮儿。2006年1月10日,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博客;2011年6月22日,又是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微博,但后来基本上没有管理,微博的内容大都是博客内容的自动转贴。博客和微博给予我自由发表的原地,但并没有怎么影响我的生活,因为我只是将内容贴上去,而内容基本上没有反过来影响我。 2014年2月10日我加入了微信。微信对我的影响就完全不一样了。微信是圈子,圈子里的人大多数相熟,别人关注的事情往往也是我关注的。信息的传递和信息本身都对我产生影响。只要手机在身边,只要不是有意关闭,不管我关注不关注,新消息会发出滴滴的声音提醒我,我在有意无意之间,都会被影响。 2015年3月2日,我在朋友张鹰的微信里读到一篇书评:“彭学军《戴面具的海》:面具摘不下来以后”。这则消息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张鹰是某部队出版社的编辑,之前从来不关心儿童文学,她怎么会转发这条消息呢?第二,彭学军是我朋友,也是我喜欢的作家,她又有新作了,我想6是彭学军的蜕变之作,故事的构思相当巧妙,悬念的设置、矛盾的解决都不落俗套。《下落不明的故事》有点失望,但总体来说还好。《蔚蓝色的彼岸》确实有参考价值。 这就是我在微信圈的影响下完成的一次阅读。影响我的决定的,首先是推荐人的可信度;再就是我对作者的关注度;但要完成阅读,作品本身的优秀也是必不可少的。 圈层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正因为影响力巨大,圈层里每个人自己的诚信度也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诚信不只是为人,比如作为作家,还有对作品的判断。 昨天,又在圈子里看到另外一位老师极力推荐一本书。今天我便在网上下单了。当我完成这本书的阅读的时候,我同时会完成对于这位老师的文学趣味、文学判断力的检查。圈层的力量真不可小觑。 2015313日晚饭后我去了趟王府井,本来是想散散步,走一走的,抬头看到王府井新华书店,习惯性地走了进去。进书店时并没有想要买什么书。一楼逛一圈,满眼都是“厚黑学”或者“成功学”,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逛二楼的少儿书藉。见到了自己的书,也有不少朋友的书,《戴面具的海》就摆在书架上,自然买了这本书,同时还买了两本,一本是《下落不明的故事》,另一本是《蔚蓝色的彼岸》。之所以买了这两本书,是因为《下落不明的故事》是“彩乌鸦”系列推出的新作,对这个系列我有信心;至于《蔚蓝色的彼岸》,是因为书的腰封上写着:这本书和孩子探讨关于死亡的话题。我自己正在构思的小说也会涉及到这个问题,可以读一读,作为参考。

我利用开会的闲暇时间,把这三本书都读了。《戴面具的海》没有让我失望,通过这本书,让我相信作家是会成长的,会蜕变的,我认为这是彭学军的蜕变之作,故事的构思相当巧妙,悬念的设置、矛盾的解决都不落俗套。《下落不明的故事》有点失望,但总体来说还好。《蔚蓝色的彼岸》确实有参考价值。

圈层的力量 ——我的一次阅读体验 汤素兰 大家都知道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媒体正在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它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注意。近日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或者可以作为证明。 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不是技术控。自媒体推陈出新,我也不是弄潮儿。2006年1月10日,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博客;2011年6月22日,又是在新浪网的反复邀请下,我开了微博,但后来基本上没有管理,微博的内容大都是博客内容的自动转贴。博客和微博给予我自由发表的原地,但并没有怎么影响我的生活,因为我只是将内容贴上去,而内容基本上没有反过来影响我。 2014年2月10日我加入了微信。微信对我的影响就完全不一样了。微信是圈子,圈子里的人大多数相熟,别人关注的事情往往也是我关注的。信息的传递和信息本身都对我产生影响。只要手机在身边,只要不是有意关闭,不管我关注不关注,新消息会发出滴滴的声音提醒我,我在有意无意之间,都会被影响。 2015年3月2日,我在朋友张鹰的微信里读到一篇书评:“彭学军《戴面具的海》:面具摘不下来以后”。这则消息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张鹰是某部队出版社的编辑,之前从来不关心儿童文学,她怎么会转发这条消息呢?第二,彭学军是我朋友,也是我喜欢的作家,她又有新作了,我想

这就是我在微信圈的影响下完成的一次阅读。影响我的决定的,首先是推荐人的可信度;再就是我对作者的关注度;但要完成阅读,作品本身的优秀也是必不可少的。

圈层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正因为影响力巨大,圈层里每个人自己的诚信度也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诚信不只是为人,比如作为作家,还有对作品的判断。

昨天,又在圈子里看到另外一位老师极力推荐一本书。今天我便在网上下单了。当我完成这本书的阅读的时候,我同时会完成对于这位老师的文学趣味、文学判断力的检查。圈层的力量真不可小觑。

是彭学军的蜕变之作,故事的构思相当巧妙,悬念的设置、矛盾的解决都不落俗套。《下落不明的故事》有点失望,但总体来说还好。《蔚蓝色的彼岸》确实有参考价值。 这就是我在微信圈的影响下完成的一次阅读。影响我的决定的,首先是推荐人的可信度;再就是我对作者的关注度;但要完成阅读,作品本身的优秀也是必不可少的。 圈层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正因为影响力巨大,圈层里每个人自己的诚信度也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诚信不只是为人,比如作为作家,还有对作品的判断。 昨天,又在圈子里看到另外一位老师极力推荐一本书。今天我便在网上下单了。当我完成这本书的阅读的时候,我同时会完成对于这位老师的文学趣味、文学判断力的检查。圈层的力量真不可小觑。 2015313

                                 2015/3/13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