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素兰的博客

 
 
 

日志

 
 

家蛇  

2016-09-02 17:23: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蛇

汤素兰

我们家乡把菜花蛇叫做家蛇。

从前我们老家的房子都是青瓦盖顶,土砖砌墙,位置依山傍水,房子冬暖夏凉。尤其房子里面傍着山脚的杂物间,往往黑暗潮湿,多有老鼠聚集,蛇最喜欢。

听母亲说,在我小的时候,有一条菜花蛇常年住在我家。白天母亲经常见它盘踞在房梁上,或者在屋檐下游走,追赶老鼠。晚上,这条蛇就睡在我母亲的床里边,跟我们只隔着一层苎麻蚊帐。乡下的床一般是靠着房间最里面的一堵墙摆放的。那时候的床没有席梦思床垫,铺的是稻草。冬天在稻草上放床旧棉絮,再铺上床单当垫被,既暖和又松软,效果并不比现在的席梦思差。夏天就在稻草上直接铺上水竹凉席。苎麻蚊帐是一年四季都要挂的。蚊帐的作用并不只是夏天防蚊子,冬天还可以挡风。还有更迷信的说法,人们认为鬼是不会掀蚊帐的,有了蚊帐,就不用怕鬼,晚上可以放心大胆睡觉。世界上有不有鬼我不知道,蚊帐能不能防鬼我也不知道。但听母亲讲了这条家蛇以后,我认为蚊帐确实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一定得足够结实。否则人就得直接和蛇同床共枕了。还好那时候的苎麻蚊帐都是自家绩麻纺线请匠人织的,质量靠得住,绝不会有假冒伪劣产品。

母亲说,每年夏天,天气炎热的时候,这条蛇就睡在紧靠着墙的床里边,蚊帐的外面。蛇不仅吃老鼠,还吃蚊子。蛇是冷血动物,哪怕是夏天也全身冰凉。夜里母亲睡觉的时候将我放在最里面,这样一则不用担心我从床上摔下来摔断脖子,二则因为清凉,不用担心我身上长痱子。听母亲说话的口气,那条蛇简直既是我的空调又是我的保姆。

母亲说,后来我家的旧房子拆了,改建成两层楼房,那条它蛇就不见了。

我对那条蛇全无印象。但母亲所说的故事却深深刻在我脑海里。所以,有一年我写童话的时候,原本是写一只蟋蟀追寻梦想的故事。因为蟋蟀是沿小溪而下的,我自然就想到了生活在溪水边的小生灵,比如青蛙啦、蜻蜓啦。我发现蜻蜓被人写得太多了,于是就写了跟青蜒长得特别相似的豆娘。有的地方也把豆娘叫作“鬼蜻蜓”。又说豆娘能照顾生病的蛇,是“蛇医”。于是,由豆娘我又想到母亲说过的那条“家蛇”。这个童话就是《梦想号游船》。在这个故事里,家蛇“菜花”成了很重要的人物,它帮助蟋蟀贝斯出逃,帮助它实现梦想。读过这个故事的读者,也会对家蛇菜花留下极深的印象,因为它性格幽默,时常来点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让平淡单调的生活变得有趣。

菜花蛇并不只存在于母亲的故事和我的童话想象里,在我现在的生活中,我也不止一次和它打过交道。

在我如今住的小区,我家和邻居家之间,有一片公共区域。它们包括一条小区便道,一座假山,一条雨季时排水的小溪和一片藤蔓纠缠的灌丛。当初来选这房子的时候,我对这条小溪很是看重。因为我的书房紧邻着这片公共空间,小溪虽小,虽无长沟流月的景致,但到底也能慰我“门前流水枕边书”的书生想象。而且我们不久就在便道边树丛里发现了“蛇蜕”,根据“蛇蜕”上的花纹,我们认出它是条菜花蛇。虽未见过它,但因为母亲的故事和我自己的童话想像,我对这条生活在我家附近的菜花蛇感到特别亲切,在某种程度上也认它为“家蛇”。

有一年,我们在靠近小溪这边自家院子里的橘树上发现一只鸟窝,鸟窝里有三只淡绿色鸟蛋。每日早晚,都能看到一只小鸟围着这棵橘树飞出飞进,我们猜想这位大概就是鸟妈妈。禁不住好奇心,有天晚上我们悄悄扒开枝叶往鸟窝里瞧,果然看到一只小鸟趴在窝里一动不动,用警惕的眼睛盯着我们。知道鸟妈妈在孵小鸟,我们尽量不去打扰它的工作,但心里还是惦记着鸟儿什么时候能出壳,所以每隔三两天,又会悄悄地去看一眼。

可是有一天早晨,我们再去看时,鸟窝空了,鸟妈妈和鸟蛋都没有踪影。

决不可能是鸟宝宝孵出来以后又飞走了。因为鸟儿从出壳、长毛到学飞,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鸟窝空了,只能推测鸟妈妈遇上了不测。这事八成是藏在旁边假山下溪沟里的那条菜花蛇干的。不过到底没有证据,我们也没有抓着现场,不能百分百确定。

前几天,这个贪婪的家伙终于在我家的菜园里现了原形。

那天晚上,我先生应酬回家后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钟,那时候我也刚从书房上楼准备睡觉。我先生兴奋地说:“菜园边的鸡笼里关了一条菜花蛇,有一米多长,要不要打死它?”

听说是菜花蛇,我立即制止:“打死它干什么,放了它吧。”

先生有点兴味索然,说:“那就随它在那儿吧,明天早晨再说。”

第二天早晨,鸡笼里空了,菜花蛇不见了。

我家这个鸡笼平时并不养鸡,只是从乡下带回来的土鸡如果当时不吃,暂时养两三天。为防黄鼠狼来偷鸡,鸡笼铁丝网的间距特别细密。鸡笼放在菜园里。聪明的老鼠为了偷吃鸡食,常从菜园的地面挖洞进到鸡笼来。鸡笼里的鸡前一天被我们打了牙祭,但鸡笼里还剩余一些零星米粒。我们猜想,应该是当晚老鼠又打了洞来偷吃鸡食。老鼠进到鸡笼以后,菜花蛇跟在老鼠的后面,也从鼠洞钻进鸡笼,把老鼠给活吞了。吞了老鼠以后,原先进来的鼠洞小了,菜花蛇便困在鸡笼里。经过一个晚上,也许是菜花蛇把老鼠消化了,也许是它把鼠洞弄大了,反正它成功逃出鸡笼,又回了自己的天地。

最近,邻人以水沟滋生蚊子为由,让物业公司把水沟填平、树丛砍掉了。说不准哪一天, 这假山连同空地,都会围进邻人的园子,变成他家花园的一部分。这条菜花蛇的生存空间便全然没了。蛇无处可藏,只能或者被人捉了做成口味蛇,或者离开这儿,去寻觅新的家园。菜花蛇虽然叫做家蛇,然而在城里,谁真的会让它住在自己的家里呢?它未来的命运,实在堪忧。

                                     2016/7/4

 

作者地址:长沙市岳麓区麓山南路36号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邮编:410081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